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今夜星光灿烂》二  

2011-11-19 09:58:5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今夜星光灿烂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三

 

牛黄郁闷了一下午,到了晚上吃晚饭时,妻子为他敬了杯酒,祝他生日快乐,他这才把心情调整过来了。

牛黄一盅酒下肚,又开心了许多。他开心了,嘴上就没把门儿的了。

“我这人呀,就是有福,上学时,该学习了,也没用心费力劳神的,光踢足球了,混到了初中毕业,然后穿了两年的军装,然后娶了个漂亮老婆,然后生了个胖胖的儿子,然后……”

“打住,你要吹牛,就吹你自己好了,别把我捎上。”金文漪笑着说。

这家宴上,没有旁人,牛黄的父亲牛丰田、母亲黄红;他的媳妇金文漪、他的宝贝儿子牛亮;再有一人,就是他的有着半仙之体的妹妹牛红了。

牛丰田自顾自喝着酒,不理会儿子的吹牛。

黄红就不然了,最爱听儿子吹牛了,尤其爱听儿子吹他的媳妇了。自己这儿媳妇,长得没得挑了,苗条的身材,水蜜桃似的一张俏脸,尽显了朝鲜族姑娘的美丽容姿。

“这小子,当年也不怎么吹的,把他们厂里,这么个漂亮姑娘给吹得心服口服了。”黄红心里暗自笑着。

牛黄和金文漪都是天津麻纺厂的工人。一天,他在厂食堂吃饭,被同坐一桌的金文漪,出众的容貌给吸引住了。他立刻就施展了他的拿手绝活,胡吹乱侃起来。他说着:自己健壮的身子,浑身的肌肉,得力于,从小就踢足球,自己从小学踢到中学,又从中学踢到军队,初中毕业进入了八一足球队。

金文漪喜欢看足球,算是个足球迷吧,她听着牛黄海阔天空的话,很是顺耳,于是,在中午厂食堂吃饭的时候,隔三差五地听牛黄白话一阵,大多时是牛黄主动凑到她跟前,也许是二人今生有缘,牛黄就这样赢得了姑娘的芳心。

坐在金文漪身边的牛亮,嘴里嚼着母亲给包的大虾,含含糊糊地说道:“我爸就会吹牛!”

“好小子,说得好!我要不会吹牛,现在能有你吗?”牛黄挥着大手说着。

“你要是能吹,就把咱儿子吹进一个好的幼儿园,就算你本事了!”金文漪接着说道。

牛黄饮了口酒,吃了口菜:“好幼儿园,不就是国办园嘛,没问题,中山门有三个国办园了,河东的‘二幼’‘三幼’和‘十一幼’,你叫孩子想上哪个吧!咱到那,不费吹灰之力,就给儿子报进名去!”

“哥,别吹了,你知道国办园的报名时间吗?”一旁的牛红说道。

“你这个问题问的,我还真不知道。我亲爱的妹妹,你不是能掐会算,前知五百年,后晓五百载嘛,你说说,国办幼儿园哪天报名?”

“哪天?你就会坐在家里吹牛!没见着,二园门口,排了好长的队伍了!”

“排队?排队干嘛?”

“给孩子报名呗!队伍的前几名,打昨天晚上就挨上个了!”

“啊?吃饱了撑的!”

“你才是吃饱了撑的了,现在入个国办园,哪那么易的!”牛丰田说话了。

“真的是呀,现在孩子进国办园,真不易,明天早晨八点,才开始报名了,人们从昨天晚上就排队,唉,为了孩子易嘛!”牛红感慨着。

“啊?哦。”牛黄张了张嘴,又闭上了。

“你看看,平时吹牛行,到了关键时刻,完了吧。”金文漪笑着说。

“嘛玩意儿?完了!”牛黄站起身,左手拍了下胸脯,“为了儿子,我现在就去排队,”他右手筷子夹了口菜,送进嘴里,继续说,“我排它一夜儿的个,明天,早晨,”说着抄过酒瓶又往自己的酒杯里斟酒,斟了多半下,继续说,“明天早晨,准能报上名吧!”

“行,我爸够意思啦!”三岁的牛亮举起了右手的大拇指。

“这小家伙随他爹,也够能吹的!”黄红瞅着孙子笑了。

就在牛黄端起酒杯,送到嘴边,刚要喝,金文漪已经伸双手,拢住了那杯酒。

“你不是说给儿子排队去嘛,那就别喝了!”

“咳咳,排队那是一定的,这点儿酒算得了什么,闹着玩儿,我就能喝它七斤八斤的!”

妻子的劝阻,牛黄还有些不服气。

“哥,嫂子说得对。你要不去给亮亮排队去,那你就敞开了喝,没人拦你。这你要是喝高了,到大街上咋办,在那耍酒疯!”牛红笑着说。

“完了,听人劝,吃饱饭!”牛黄不再坚持,撒手放了酒杯。

金文漪给他盛了一碗米饭来。

一家人在说笑中继续吃着喝着。

“你去看看,二园也行,十一幼也行,哪人少你就在那排队。”金文漪吩咐着。

“好吧,您就䞍好吧!” 牛黄吃罢了饭,喝了两杯水,领命出征了。

他雄心壮志地步出院门,搭眼一看,街头电线杆子下,每天晚上的那个牌局,已经开战了。

“呦嗬,今天怎么这么早般,哪几个小子这么闲在?”

牛黄也好玩儿扑克,隔三差五的,晚上吃完饭,也来这凑把手。

玩扑克的风气,这些年了,在天津卫的大街小巷,成了一景,一帮一伙的,六人一桌。有的地界儿最多时,能聚到十几桌,二十来桌。

九排大院门口的牌桌,属于零星部队,都是附近老少爷们,闲着没事,六人凑到一起,小牌桌旁坐下,就鏖战起来。

六人分两组,三人一组,玩儿的是“打六家”,游戏的玩儿法,规则,如同“大跃进”。“打六家”玩儿的是刺激,哥几个激昂振奋,把个牌桌拍得如同擂鼓,好在,“打六家”用的牌桌,几乎都是一尺见方,铁管儿铁板焊制的,禁拍禁揍又禁擂。

牛黄信步来到跟前,一瞅,还是那老几位,其中有三人是牛黄的同学。

一个叫马乘风,在上中学时,不知因为何故,同学们送给他一个外号:“秃子”,当时他对此还时常不忿,没想到的是,同学们喊了他几年的“秃子”没白喊,现如今他,年轻轻地,竟谢了顶,头顶光秃秃的锃亮,名副其实的成了个秃子。

一个叫侯立军,人长得瘦瘦的,小小的,再加上他的,小脑袋瓜,小鼻子,小脸儿,小眼睛。因此,在街道上,学校里,有个外号:“小瘦猴”。

一个叫白金山。白金山与侯立军相比,形成了极大的反差,他又高又大又胖,他的大腿根儿,几乎和侯立军的腰一般粗。坐在那里,如同一尊弥勒佛。

“三位仁兄,晚饭挺早的!”牛黄打着招呼。

“牛兄,早早!”

“牛皮,早早!”

只有侯立军没言语,此刻正赶上他出牌,他的两只小手,合在一起拢住牌,眯缝着小眼睛,右手抻出一张牌,然后屁股离开小板凳,胳膊抡圆了,使出了浑身的力气,把牌拍向牌桌,同时声嘶力竭地喊道:“尖子!”。尖子就是扑克牌中的A,侯立军出的是张梅花A。

啪的声,小牌桌颠了俩颠。

牛黄在侯立军的身后,用膝盖一顶他的后背:“饭桶!出什么尖子,纯粹等着叫人家砸呀!”

“哎哟!妈呀!”侯立军大叫一声,身子一蹦多高,等双脚落地后,咧着嘴道:“牛皮呀,你真狠呀!顶死我了!”

“瘦猴,你今天要死哈,成了纸糊的了,架不住我的一顶?”

“呀,哥们,你不知道,我这后腰上,长了个疖子,有一个礼拜了,好大好疼哟!”

“是呀,我瞅瞅!”

牛黄掀开侯立军的背心,他的后背靠左侧,真就长了个大枣般大小通红的疖子。

“呦!嚯!这么大个!这是疖子嘛,青乎乎,黄澄澄,紫威威,够吓人的!别是长的瘤子吧!你小子平常不干好事,净损人利己了!悬了,弄不好,这是个肿瘤,恶性的肿瘤!”

“什么?”侯立军吓得一哆嗦。

“别害怕!真的别害怕!呀,流了这么多的血。流点儿血没关系,还败火了,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人的!”

“啊?妈呀!”侯立军把手中的牌,塞给牛黄,“你玩儿吧,我得回家看看去!”说罢,他一溜烟跑了。

“牛皮,你真能吹!看把人家孩子吓的!”马乘风笑着说。

“对啦,不把他吓走,我能坐这玩吗?”牛黄心安理得地坐下了。

“嚯,你喝了不少酒!”身旁,十排大院的邻居,李小山喊道。

“那是,今天是我的生日,高兴,刚才喝了毛一斤的二锅头!”牛黄曲腿从裤口袋里掏出香烟,一人一支地分发着,最后自己点燃一支。

六人继续打牌,“蛤蟆”、“四喜”、“大毛”、“报数”地喊着,随着不断的喊声,小牌桌发出一阵阵嚎叫。

牛黄正在兴头上,这一轮抓了副好牌,九张牌,有一张小毛,两张2,两张A,两张J两张4。两张4,一张是红桃4,一张是梅花4。

这牌绝了,有红桃4,先出牌,简直就是无敌了。可以抢功,又可以保朋友。

“哈哈哈哈。”牛黄乐得闭不上嘴了,他先抻出一张方片J,刚要往牌桌上拍,就觉得左耳朵有些不得劲儿,不知叫谁拿手给捏住了,不但捏住了,还使劲儿地往上拽。

“哎哎哎,谁呀这是,看我这副牌眼馋了是不是?哎哎哎,小点儿劲儿,耳朵掉了!”牛黄说着,身子不得不随着那人的手头劲儿,而站了起来。

“谁呀,这么不讲……”他弯着腰,用眼睛一瞄,咳,是自己的妹妹牛红。

“你小子,我嫂子叫你出来干什么来着?真是欠打!”牛红又狠狠地拧了下哥哥的耳朵,这才撒了手。

“干什么?”牛黄脑子里一转个,想起来了,“对呀,是去幼儿园给儿子排队报名去的,我怎么跑着来玩儿牌了?”

“我这就去这就去,刚抓起牌,还没玩儿了!”

“你就瞎说吧!都过了半个小时了。快去!”

“哎,好了您了!”

“这牛皮哥们,不怕老婆怕妹妹!”马乘风给下了个结论。

牛黄走了,马上有人顶替他,坐下玩牌了。

他这一去,才引出后面一串的喜剧来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78)| 评论(4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