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刺儿梅》六  

2011-11-09 09:57:0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刺儿梅(删节版)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二

 

崔咏梅从小屋推出电动车,没出院门就骑上了。她打算先上大直沽,自家的“朝阳照相馆”看看沈阳在没在。如果沈阳没在,那就到海河公园找去。

太阳西去了,天色还是挺亮。此时已过下班的高峰期,马路上行驶的自行车,不太拥挤。

崔咏梅闪开骑车的人们,把电动车开到机动车道上,沿着机动车道与非机动车道,那断续的分界线,飞速前进。

经过第二工人文化宫门前时,她不觉向“小雨歌舞厅”坐落的方向,扫了一眼,低低地声音骂了句什么。

正这时,她的身体侧面,猛然响起急促的鸣笛声。惊得她脸色发白,身体抖了两抖。

她刹车定住了,旁边的面包车也停住了。

“妈的!你诈什么尸!姑奶奶碍你哪疼!挡你道了怎么着?!”崔咏梅横眉立目,几乎把眼眶瞪裂。

“哎喲!我的姑奶奶!今个儿真漂亮!是不是找情人见面去?要不要我送你一程?”车窗开处,探出个黑大脑袋,满腮的大胡子。

真丧气!怎么又碰见胡来汉?崔咏梅狠狠地骂道:“王八蛋!找不着媳妇,你就等着断子绝孙吧!”

她骂完了,启动电动车开去。

胡来汉的面包车,追上了她,又一通嘀嘀地按喇叭。

电动车速度加快,面包车的速度也加快。

电动车的速度减慢,面包车的速度也减慢。

这不是成心斗气嘛!

崔咏梅瞪着眼珠,不顾一切,全速前进,以至使路上的行人感叹道:这女人准是发神经了!

前面来到了光华路与东兴路交叉口,崔咏梅一个没留神,闯了红灯。其实也没闯多远,电动车越过停车线一米左右。

路口值勤的交通警察,闲庭信步过来了,抓了个现场,举手敬礼之后,张嘴就要罚款。

罚你妈的蛋!

崔咏梅一肚子怨气没处撒,一瞅这位交警,黑面皮,高颧骨,宽下巴,满脸的糟疙瘩,更是怨中生怨,气上加气!

此位警察,非是旁人,正是自己三姐崔咏菊的前夫,张峰!

这小子也他妈的坏了良心了!不看僧面看佛面是不是?我到底管你小子,喊了五六年的姐夫!真他妈的人去茶凉,翻脸不认人了!

崔咏梅气得心里哆嗦成一团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再回头一瞅,好嘛,后面等红灯过路口的行人,成半圆圈围了上来,其中有那个大胡子。胡来汉双手叉腰立在她身后,好像给她督战助威。

“罚款二十元!”张峰提高了嗓音喊着,并且从上衣警服口袋里,掏出一本儿票据,这就要撕票!

“慢点儿!!”崔咏梅尖叫一声,声音高得邪乎,仿佛晴天打了个霹雳:“姓张的!你眼瞎了!是我!!!”

“是谁都得遵守交通规则!”张峰不怠慢,已经撕票在手。

“啊呸!!”崔咏梅扭头狠狠啐去:“姑奶奶我今个儿身上没带钱!!!”

“好!”胡来汉鼓起掌。他心里高兴了,想再激把火,看一场大热闹!

热闹来了!

旁边有位穿白衬衫的男人,惨了,用手抹着崔咏梅刚啐出的那口唾沫。这男人看热闹,横遭口水,挺宽宏大量的,没说什么。他身边跟着妻子呢。丈夫受辱,妻子安能不管!这女子,不善,冲着崔咏梅张口就骂。

崔咏梅转身,盯着对方,眼睛里放出光芒,终于找到了个适合发泄的目标!窝在心里整整一天的怨气,像火山爆发似的,势不可挡了!

她叫骂着,一手已是抓住了对方的头发,另一只手握紧拳头,抡圆了,重重击去。

这女子,三十出头的岁数,白白细细的面皮,挺文气的,看意思,吵几句嘴还可以,论打架,可是外行。她没想到崔咏梅会如此地疯狂,冷不丁挨了一拳,脸上立刻挂了彩,青瘀了,好像一块膏药贴在额头。

我的妈呀,怎么遇上个疯狗!早知这样,理她干嘛!现在想不打已经是不行了,这要不还手,还不净等着挨揍!

崔咏梅疯了,感染着那位也疯了。两位女人滚在一起,滚成了个。

交通指挥信号灯,由红变绿,由绿变红,这里人们越聚越多,交通堵塞了。

一辆警车鸣着笛赶到。

打架的双方被请上车带走了。

崔咏梅的电动车暂扣到交通中队。

 

沈阳经营的“朝阳照相馆”,坐落在大直沽六纬路上,门脸儿不大,两扇门,门旁一个橱窗。

照相馆,分里外间。外间西面又隔出一小间,作为经理办公室。外间东面,有个摆满相片的柜台,柜台内侧坐着沈阳,他负责收款取件的工作。眼下他打算招一名营业员,好腾出自己,专心专意地当老板。

经过外间,里屋便是照相洗相的工作间。沈阳聘来的摄像师,一个憨厚的东北小伙子在这主持。

今天下午,业务也是太多,来照相的一拨连着一拨,直到五点钟,才打发走最后一位顾客。

沈阳清点过账目款项,刚喘了口气,通地的玻璃门开处,走进一人。

这位,三十来岁的年纪,中等个,长得如同关公似的一张红脸,红脸的下巴颏,没有长须美髯,只是黑嚓嚓的胡子茬儿。

沈阳打了个愣,认出了来人是自己的老同学,多年的好友,夏雨。忙起身来迎,前胸先中了一拳。

夏雨是沈阳的中学同学。

他高中毕业,没考上大学,在一家纺织厂干了几年,嫌活累,工资待遇低,又到了一家制药厂混了些日子,工作中与领导闹了矛盾,不顺心又跳了槽。这回跳槽没跳好,没了个准地界儿,初一在这,十五又跑那。前些日子,他在街上偶然遇见了沈阳的母亲,听说沈阳在天津混得不错,开了家照相馆,新近又结婚成了家。

夏雨动心了,这才不远千里从沈阳来到天津,以求新的发展。

铁哥们儿他乡见面,激动的心情无法形容,寒暄过后,自然是共进晚餐。

沈阳领着夏雨来到了附近的“河东饭庄”。沈阳点了几个菜,第二次破例地给自己倒了杯啤酒。他第一次喝啤酒,是在自己的结婚宴席上。

哥俩儿几年没见了,有许多的话要说,喝着酒,就着菜,聊着各自的经历。

时间过得很快,晚上七点多了。沈阳忽地想起妻子,自己这么晚了没回家,怕她惦记着,就真诚地请夏雨到家做客。

夏雨目前住在一家小旅馆。他喝了两瓶啤酒,感觉有些头重脚轻了,就推托着说,改日拜访。

二人抢着买单,争了一会儿,还是沈阳做了东。

 

沈阳到了家,见大屋小屋门上都挂着锁。

他进了大屋。床上床单皱巴巴的,臃着一角。桌上零乱地摆着几袋小食品。沙发上还摊着一袋打开了的糖粘花生米。

崔咏梅哪去了?

沈阳纳起闷儿,到丈母娘家来找。

老丈人崔相影,丈母娘王春芳,还有三姐崔咏菊和她的女儿张妮妮,四口人正吃晚饭,说是没见着崔咏梅。

沈阳又来到刘胜发家。刘家的麻将桌已经开牌,鏖战正欢。四位巾帼英雄,分别是:吴招娣、朱美珠、马琴、张翠花。

听说沈阳来找妻子,吴招娣喊道:“你小子下了班儿不回家,上哪风流去了!害得你媳妇在家待不住了!我看见了,她骑着电动车,出去找你去了!”

沈阳听了此话,着实感动了。自己一时回家晚了,让妻子这么惦记!一日夫妻百日恩,结婚才几天就品味儿出来了!

他发现家里没有饭,赶紧到集市上买了两张家常饼,又在街头小饭馆儿炒了俩菜,一个“鱼香肉丝”,一个“宫保鸡丁”。

沈阳坐在沙发上,看着电视,侯着崔咏梅回来。

他今天有些累了,还喝了杯啤酒,此时酒精刺激着他的大脑神经,迷迷糊糊之间,仿佛走进了“小雨歌舞厅”。

郁秋香面带微笑地等在那。二人在欢快的舞曲中跳起了“中三步”。他们配合得很是默契,舞姿优美动人。

旋转中,沈阳忽然感受到来自异性强烈的吸引力。那高耸眼前,微微颤动着的乳峰,那已拥在怀,纤细的腰肢,那近在咫尺,满面春风的笑脸。

沈阳渐渐地控制不住自己亢奋的情绪,右臂用力,使前胸紧贴到那对蛊惑人心的乳峰上,低头吻向郁秋香。

二人嘴唇要挨没挨之际,他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。挨打了?谁打的?不能呀,郁秋香此刻含情脉脉,怎能动手?

沈阳揉了揉眼睛,睁开再看,崔咏梅凶神恶煞般地矗在面前,原来自己刚才做了个美梦。

又一巴掌扇来,凿凿实实,“啪”的声,够响。“你说!你死哪去了?!”崔咏梅满头的发卷乱颤,红着脖子,红着脸,挥手跺脚,疯了似地喊着。

沈阳被突如其来的两巴掌给打懵了,脑袋嗡嗡直响。以前也挨过她的打,可那是小两口亲昵的举动,不轻不重地开玩笑。今天这是怎么了?

沈阳也不干了,立起身子嚷道:“我上哪了你先别管!你说你上哪了?!”

这一问,真不亚如,一盆硫酸泼到崔咏梅脸上。只见她双手掩面,仰身就倒,“哇”地嚎啕大哭起来,委屈的泪水,顺着指缝泉涌而下。

沈阳吓坏了,也慌了,没工夫再计较挨打之事。

他费力地把跌坐在地,悲痛欲绝,身子一个劲儿抽搐的妻子,抱到床上,然后拿来毛巾,掰开她的手,给她擦着泪水,劝抚着,安慰着。

好一阵,“洁白纯朴”的毛巾,左右抵挡着女主人的泪水,还是阻不住两汪泉眼的涌动。

到底因为什么?急得沈阳眼圈发红,鼻子一酸,几乎也要掉眼泪了。崔咏梅这才,泣泣涕涕,断断续续,说了事情的经过。

怎么等你不回来,等得人家心急如焚;怎么骑车去找你,怎么半道上遇见了胡来汉;怎么闯的红灯;怎么和人打了起来,进了派出所。

“最后怎么解决的?”沈阳问道。

这一问,又好像用刀子捅在了崔咏梅的心窝上。她“哇”地又大哭起来。

“他妈的……打架……还好……解决!……罚款……给他钱!……可是那车!……那辆……电动车……是……是……是他妈偷的!……该死的崔二呀!……可……可……可把我害苦了……冤死啦!”崔咏梅仰面倒在床上,悲恸得险些没背过气去。

同院的邻居们闻声过来,在门外窗外扒头朝屋里瞅着。张翠花想进屋劝解,叫爱看热闹的吴招娣给拦住了。

崔咏梅察觉了屋外有人观看,马上止住了哭声,身子敏捷地跃起,一步蹿到门口,隔着纱门,一手叉腰,一手比划着:“看什么看!没见过两口子打架!都给我滚!”

这伙人中,除了张翠花小声骂了句街,其他人不言不语,各自干各自的事情去了。

新婚小两口的屋内,安静下来了。

这一夜,九排大院,没有吵闹声,也没有听到哭声。

 

(本篇到此结束,欲知后续故事,请看九排大院轶事之五《八月十五云遮月》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40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