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今夜星光灿烂》七  

2011-12-10 14:23:25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今夜星光灿烂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三

 

河东区第十一幼儿园门前的队伍中,牛黄侯立军一人一个躺椅,并排靠在一起。

那位干瘪的老头,不见了,准是叫李香香领走了。

“猴崽子,你不是说,你给你外甥排队吗?”

“是呀,啊,不是呀,是香香的侄子啦!”

“好你妈的,还跟我斗心眼儿!实话实说不就得了。”

“我是想实说来着,就怕香香不乐意。”

“你们俩啥时搞上的?”

“有半年了吧”

“妈的来的,好可惜,这么香的一朵花,没想到插在了你这么一堆狗屎上!”

“哥哥,您老别说得这么难听好不好。我这人长得不错,浓眉大眼儿多精神,就是瘦了点儿。”

“行了,长的猴啦吧唧,还他妈的浓眉大眼儿了。算你小子有福走运!给我好好地疼香香,爱香香呀!”

“那是,这还用你嘱咐。”

侯立军觉得有些困倦了,闭上了眼睛。

“唉,再聊会儿!” 牛黄把手拍了拍他的肩头。

“聊什么,明儿我还得上班!”

“你上班,我还上班了!”牛黄站起身,转到侯立军身后,刚想用拳头打侯立军躺椅的帆布,也就是侯立军的背后。牛黄想着再给侯立军背后的疖子来一下,叫他醒醒盹儿,这时48号的老黑说话了:“牛兄,咱俩聊呀!”

“好呀。”有人陪着聊就行,牛黄这才放过了侯立军。

“哥们儿,咱们还接着刚才的话头聊!”老黑又递过一支香烟,牛黄客气了一回接过。

“刚才我说我为咱们国家足球队,研究出一绝招。这绝招不难实施,很简单很实际的。就是在球队的教练班子里,增加一名气功教练!最好请有名的气功大师!教队员们练鹤翔桩!练少林桩!练峨眉十二桩!待到队员们一个个气到功成,再参加国际比赛,一脚发力射门儿,神仙能挡得住?嗯!”

“高!实在是高!”牛黄把手一拍大腿叫道。

“哈哈哈哈”老黑笑了起来。

“李兄,臭喽的中国足球队不提也罢。我问问你,你在这幼儿园里烦人啦?”牛黄看着老黑高兴,趁机问着。

老黑闻听,先四下瞅了瞅,然后探着身子,右手拢在嘴边,压低了声音说:“哥们儿,在这排队的,大部分都烦人了。”

“是呀。既然烦人了,怎么还熬夜儿来这挨个?”牛黄有些不明白了。

“没辙呀!中国人太多了!有句俗语说得好:鸡多不下蛋,人多打瞎乱!这年头,在工厂里干的,在商海里玩儿的,在社会上混的,谁没个仨亲俩厚的。有路子,走后门儿,有路子得多了,都走后门儿?那就对不起,走后门儿,也得排着来!”

“是呀?真的?”牛黄把他善吹牛的嘴,张得老大。

“这就跟钓鱼似的,鱼钩就那么几个,愿上钩者可是太多了!这就得看谁勤快!您没听刚才看门的大爷说了:‘我这是好心,没烦人的,快回家去睡觉吧!’瞧,就这玩意儿!”老黑说了,重新在躺椅上躺好。

“真就这么邪乎?”牛黄把抽剩的烟卷头,撇了出去。

“邪乎?这算个屁!”老黑又侧过身子,“去年,也是这个幼儿园,卡了五个招生名额,给了某某厂子,咱就不提厂名字了。给名额,不能白给,条件是,厂方帮助幼儿园修建俩厕所,俩花坛。用国营厂的钱,给国办幼儿园办事,光明磊落,落了个赞助不说,自己还有方便,厂方头头何乐而不为!”

“真有这等事”?牛黄瞪起了眼睛,“你知道得挺详细,你对这幼儿园熟?”

“那当然了,我跟……不谈这个,不谈这个。”老黑住了话头。

大老爷们儿,说话打出溜,真叫人别扭!

牛黄心里有些不痛快,忽地他想起了高英培和范振钰说的一段相声里的名句:“走后门儿有嚷的嘛?”也就谅解了老黑。

 

侯立军呼呼睡着,大老黑李金鼎也打起了酣声。

牛黄把躺椅开了最大的角度,舒舒服服地躺在那,瞅着满天的星斗,想着心事。

他是性格开朗,气度豪爽之人,还有什么心事?有,只有一件心事。本来春去秋来,斗转星移,随着日月的流逝,他那隐在心中的惆怅,消去了不少。没想到的是,今天一个飞腿,甩出去拖鞋,打着了昔日的心上人,又没想到,昔日的心上人和侯立军搞上了对象。他这心里,一阵惋惜,一阵难过,一阵兴奋,一阵嫉妒。惋惜者,这么如花似玉,仙女般的李香香,竟然看上了长相跟孙猴子似的侯立军,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狗屎堆里。难过者,自己当年与李香香多么要好,可惜呀,月下老人不睁眼,错过了缘分。兴奋者,今天的几度巧遇李香香,化解开了二人之间,多年的怨气。也称不上怨气的,顶多算隔阂吧。嫉妒者,他妈的猴崽子,比自己有福!

牛黄肚子里好像装了调料罐儿,酸甜苦辣的滋味,搅着他的心,不知不觉,合上了眼,迷迷糊糊中他也睡着了。

忽然一阵地骚乱声,把牛黄惊醒,他看见排队的人们,都往前跑,幼儿园的门前,人们挤成了个疙瘩。

“怎么了,猴崽子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侯立军伸着胳膊,打着哈气说着。

“不会是幼儿园开门儿了,要报名吧?”牛黄瞅了瞅手腕上的表,深夜一点一刻了。

“唉,没准,我去看看!”侯立军蹿向前面。

“猴崽子,等会儿我!”牛黄跟在他身后。

在桔黄色的路灯灯光照耀下,幼儿园通红的大门,开了条缝儿,那条缝隙的前面,站定一人,一位年轻的女子,身着黑裤白衬衣,鼻梁子上戴着副眼镜,不用问,肯定是幼儿园的老师了。

“真的要报名吗?不会吧,大半夜的?”牛黄疑惑起来。

“什么不会呀,人家老师都出来了!提前报名,这可苦了我了!”人群里的侯立军,呲牙咧嘴地说着。

呦,是呀!他是给李香香的侄子报名的,李香香的侄子叫什么名字,他能说出来吗?唔哈哈,这回有猴崽子的好看了!

牛黄想到这,心里得意起来,该!猴崽子找个美人做对象,哪有那么好受的!美人天生就是是非多!

牛黄得意的劲头没过三分钟,就被幼儿园的女老师给打破了。

女老师双手拢在嘴边,高声喊道:“我再说一遍!大家回去吧!回家去睡觉!明天早晨八点才报名了,保证你们大家都报得上!”

这位老师甜美的女高音,深夜里一传多远。

“报名归报名!录取归录取!你能保证录取我吗?”一个破锣似的男低音叫着,好像要与那位老师的歌喉,一较高下。

牛黄隔着人缝儿顺声看去,见是位四十来岁的,长得瘦啦吧唧的汉子,暗道:“可笑,你也不瞧一瞧自己的岁数,人家幼儿园能录取你吗?”

“真的,大家回去吧!这一宿儿在街上,气温又高,蚊子又多,多难熬呀!”女老师的声音又提高了一个八度,更加的悦耳动听。

“三十来年都熬过去了!谁还在乎这一宿儿?”一条公鸡嗓子,自不量力,也叫了一句。

“大姐,您发回号吧!园里发了号,我们心里就有底了,自然回家搂着老婆睡觉去!”

这声音熟悉,是48号的老黑,牛黄扭头看去,果然在人群中看见了他。

“这位大哥有意思!我们不发号!”

“不发号?那好吧!我们给您看大门儿啦!不要工资!您回屋了歇着去吧!”

“诸位!诸位!这样不好吧!影响不好吧!”

“您把心放肚子里!没人给报社打电话!记者现在也不会来!”

这时,一辆黑色小轿车,打着两道明晃晃的光柱驶了过来,不知是谁喊道:“记者来了!”

人群又骚动起来,立时转移了目标,一拥而上,团团把那辆轿车困住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4)| 评论(5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