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今夜星光灿烂》五  

2011-12-01 09:37:3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今夜星光灿烂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三

 

牛黄见自己的拖鞋惹祸了,再也没心思听黑白二人的悄悄话,慌着右脚尖点地,身子晃悠着来到肇事地点,先把那只拖鞋,归到右脚上,站稳了身子,弯腰伸手,要扶躺在地上的骑车人,细一瞅,大吃一惊,慌着又缩回了手。

这是位十分年轻的女子,一位姑娘。

一位姑娘,用得着大吃一惊吗?

此姑娘非别人,正是牛黄的初恋情人李香香!

真是冤家路窄!越怕碰见她,偏就碰见她,今天就碰见她两次!上午在副食店门口,差点儿没撞个满怀,现在可好,这回惹着她了!向她赔礼,道个歉?张不开口,有几年没跟她说话了。

牛黄不言不语,只把李香香的自行车扶了起来。

“流氓!混蛋!看你姑奶奶长得俊是不是?成心拿我找乐!”李香香爬了起来,认出了眼前之人是牛黄,直气得骂开了。

“什么流氓?混蛋?她是说我吗?”牛黄不禁一愣,好像不认识李香香了,挪动一下身子,借着路灯灯光,仔细打量她,但见:白白的一张俏脸,因为生气,拉得很长;水灵灵的一双大眼,因为发怒,瞪得溜圆;闪着红光的两只耳坠儿,因为疯狂,随着她的脑袋,乱摆着。

“看什么看!姑奶奶我长得俊吧?眼馋了是不是?”李香香又补充了一句。

李香香的容貌确实出众,是个美人坯子。随着她的话音,一股浓烈的柠檬香香水的味道,直扑向牛黄的面门。

牛黄心里暗自叫苦,这几年了,就盼着,李香香开口和自己说话。今天好,可盼到她说话了,她就这么瞪着眼珠子,骂了自己。骂自己也没关系,要命的是她装着不认识自己!

咋办呀?跟她挑明了,说我认识你?不行,我说我认识她,她要来个不认账,那我不真的成了流氓混蛋了?

这么能说会道的,有着吹牛天赋的牛黄,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对答了。

“说话,你为什么用拖鞋砍我?耍流氓,是不是?”李香香呆了片刻,又瞪起眼睛。

这不是挤了哑巴说话吗?

“不是,我没砍!”牛黄不能沉默了,反驳道。他心里话:“你个臭丫头片子,装不认识我,那我还不认识你了!”

“你没砍,难道那只拖鞋长了双色狼的眼睛,自己飞到我的胳膊上的?”

“不是!”

“不是什么不是?你们男人,没一个好东西,个个都是色鬼!今天玩儿到姑奶奶我头上了,小心姑奶奶我赖上你!”

哎哟,天呀!她的嘴碴子,还是那么的尖酸刻薄!

牛黄和李香香是初中时的同班同学,学生时代,俩人的关系很要好。初中毕业时,牛黄参了军,李香香上了高中,俩人天各一方。多好的朋友一分开,感情随着岁月的流逝,肯定得疏远。当几年后牛黄退伍时,李香香已经情移别恋。为此,牛黄大为不满,说了不中听的话,李香香也是怀恨在心,从此,二人结下了怨气。

“好!好呀!”有人叫道,喊起了好来。

牛黄这才发现,自己的身边周围,站满了围观的人。

中国老百姓,天生的习惯,就好瞧个热闹。今儿个这天气闷热闷热的,大街上乘凉的人很多,人们一看这里有情况,马上聚拢过来。用一位红脸大汉的话说:“这街头的真人剧,比电视里那些胡编瞎演的电视剧,可强多了!看着过瘾!”

那句好,就出自此人之口。

牛黄从小到大,就爱吹牛,又爱与人抬杠,虽说今天的这种事情,由于自己理亏,一时间,接不上李香香的话茬子,可是现在,一听有人喝彩,立时挂不住了脸。不行,怎么着也不能输给眼前的这位丫头片子!

“你赖上我,怎么个赖法?”他没有喊,很平静地问着,尽量装着很有度量的样子。

“你找便宜!你耍流氓!你调戏妇女!”李香香用手指点着牛黄怒吼道。

牛黄的彬彬有礼的姿态,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。

“看这人长得人模狗样的,还真是个色鬼?”

“可不是,他拿着拖鞋往人家姑娘的嘴巴子上蹭!”

牛黄正然为着李香香诬蔑之语,气得肚皮鼓鼓的,忽然又从人群里,飘过来这么一段对话。呀呀呸!是可忍,孰不可忍!谁呀这是,找挨嘴巴子是不是?

牛黄右手运足了劲儿,顺着说话的声音看去,目标是一高一矮两位中年妇女。晦气!又是娘们儿。

俗话说得好:“妇女能顶半边天。”不对,那是指过去,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时代早就过去了,现在的天下,是妇女们一手遮天的天下。女人,老娘们儿,动不得,你不服不行!有事实为证。

牛黄想起了,他们厂里同一车间的职工王义。王义是有名的楞子,就不服这个劲儿。有一天,他在厂食堂排队买饭,无意中碰了身后一位年轻女性的手,二人因此争吵起。当代的女性,当然要显示显示女性的派头,女性的脾气。冷不丁,这位女性的手掌,与王义的脸颊,猛烈地接触了。楞子不吃这个,马上以血还血,以牙还牙,回敬了对方一个耳光。

诸位,耳光与耳光大不相同。女的打男的,那是活该,最多闹个这小子脸皮刺痒。男的要是打了女的,那问题就严重了,流氓、坏蛋、侮辱、调戏,等等的礼帽,就恭候着您去戴了。

这场男女之间的厮打,结果是以王义的倒霉而告终。行政记大过,罚款一百元,并且把一封黄纸黑字的检讨书,贴在食堂大门口。

那位女性,在这次打架事件处理中一点儿事都没有。过后听说,那女人的爷爷是某某公司的头头。

牛黄想到这,心里泄下一半儿的气,谁知道,旁边这两位女人的爷爷是干什么的?

还有眼前的这位,当年的红颜知己,她的爷爷是干什么的,还是少惹事吧。俗话又说得好:“好男不和女斗!”

这时,拿48号条的大老黑过来了,打着圆场。

“姐姐,这哥们儿,真不是成心的,你又没伤着哪,就算了吧!”

“算了?太便宜这小子了!一只臭脱鞋,找便宜找到了姑奶奶我的胳膊上,能就这么算了?他得赔我的精神损失费!”看来俊美的姑娘,真动气了,洁白的小脸涨得通红了。

赔精神损失费?牛黄不服这个劲儿了!

“你说吧,赔多少钱?”

“最起码,也得二百块!”

“什么?你就值二百块?”牛黄也急了,说话带刺儿了。他口袋里有百十来块钱,心里话,小不然的,要个几十块钱的,给她就得了,没想到这位一张口,就要二百,什么呀?没磕着,没碰着,哪也没红,那也没肿的?这女人讹人呀,简直是土匪!

直气得牛黄差一点儿,就把“土匪”俩字扔出口。

“啊呸!姑奶奶我,岂止就值二百!多要怕你赔不起。”

什么?我赔不起?牛黄想反唇相讥,又一琢磨,不行,得稳住了,相讥,讥起火来,较上劲儿,难道我还真赔她不可?那我可亏大了。

天下之事,无奇不有,又道是,无巧不成书。牛黄刚才还寻思着,这位姑娘的爷爷,不知是干什么的,没想到,她的爷爷出现了。

“香香别,这么横,这位大哥,真不是,故意的。”说话的是排在牛黄身后那位干瘪老头。

“爷爷!您在这!我找了您两圈了,二园三园的门前都找了,没找着。您在这排队啦?”姑娘的小脸露出些笑意。

“算了,看在我爷爷的份上,不与你计较了!”李香香说着又狠狠地瞪了牛黄一眼。

真没想到,这么个干瘪干瘦的老头,会有这么个水灵灵的孙女,更没想,这位孙女很听她爷爷的话,刚才还张牙舞爪,母老虎一般的她,立时间,转变了态度。

人家姑娘能立时大转变,咱老爷们儿岂能再装狗熊,再说了,这次事故的责任全在自己,牛黄马上向李香香道歉,说了好听的。

一场风波过去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9)| 评论(5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