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今夜星光灿烂》六  

2011-12-05 10:06:4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今夜星光灿烂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三

 

“大爷,您给谁挨个呀?”为了感谢干瘪老头的救驾,牛黄主动问道。

“孙子,三岁了。他爸他妈非闹着,叫这小子进国办园。”老人家嗓子眼儿齁喽齁喽,挺费劲,挤出了一句话来。

牛黄诧异地重新打量他,心里计算着,他这个岁数,能有个三十左右的儿子,进而有个三岁左右的孙子。也许吧,可能。昨天九排大院里,就来了个五十多岁的,侉腔侉调的要饭女人,背后,用布兜着个两岁来的孩子,口称:可怜可怜俺的妞吧。

“怎么不叫儿子儿媳来,您这么大的岁数?”

“唉,他们……忙呀。”老头看来有难言之隐。

“我们家的事,用不着你来掺和!”老头的孙女李香香又向牛黄开了一炮。

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,话不投机半句多,牛黄立时哑了嘴,不敢和李香香争辩,怕再惹来麻烦。他心里话,今天这生日过的,倒了血霉了,吃饱了没事在家待着,多舒坦,黑天半夜的,跑这来受这么个丫头的气,用我妹妹的话说,我今天是犯小人了!

“唉,哥们儿,咱俩聊聊。”大老黑叫着。

真不错,节骨眼儿上,有人给顺梯子下台阶,牛黄感激地看了一眼大老黑。他不想充当李香香的出气筒,更不想搅和别人家的事情,三十六计,躲远一点儿为上计,况且他心里还惦记着大老黑刚才那句低声的耳语。

“哥们儿,贵姓?”老黑递过一支烟卷儿。

“姓牛,单名一个黄字。”牛黄赶紧掏出打火机,打着火,伸手给老黑点燃烟,然后自己也点燃了。

“牛黄,名字不错呀!一副好药材,牛黄可是一宝,值钱呀!”

“见笑,让您见笑!”

“你怎么起了这么个名字?”

“不好意思,这是我老爸老妈,姓氏的组合。”

“哦,明白了,你爸姓牛,你妈姓黄,他们二人结合在一起,所以有了你这么个牛黄!”

“哈哈哈哈,仁兄说话有趣!仁兄尊称?”

“姓李,李金鼎。牛兄,我这眼里不揉沙子,咱看出来了,刚才你那一脚,有些功夫,踢过足球吧?”

一谈到足球,牛黄来了兴头子,把右手的大拇指冲着李金鼎翘起:“呦呵,你好眼力呀!我不是跟你吹,咱从小学四年级就踢足球!踢来踢去,踢到初中毕业,毕业后去了八一队!”

“好嘛,哥们儿原来是专业踢足球的,我说怎么那一脚力度,准头,并不比马拉多纳差多少!”

“打镲,咱能跟马拉多纳比?咱能赶上人家的十分之一就知足了!不过话又说回来,有时候我的脚头非常非常的准!刚才那一脚,差一点没……”牛黄说着,扭头朝后面一瞅,此时,那位干瘪老头的身旁,没有了漂亮的姑娘。

“现在的大闺女,都又扯又疯,卖得贱!”老黑也看出来姑娘走了,才敢这么说了一句。

“也不能全怪她,到底是咱那一脚惹的祸。”

“哥们儿,你是八一队的,踢过甲级联赛吗?”老黑瞅着牛黄,有些疑惑了。

牛黄听了打了个沉儿,心里想,这种事不能乱吹,如果人家是老球迷,对那十几个甲级队的队员们,如数家珍,了如指掌,自己不能冒大泡儿,满嘴的跑火车,弄不好就显大眼了。

“惭愧,我前几年,是在八一青年队里混来着,不过有一次一线队的教练看上我了,要调我,可是万分的不幸,这当口,我在训练中负伤了,就这样失去了机会……”牛黄说着说着没了底气,自己暗笑自己,吹牛大王,今天谦虚起来了,扫兴!

“难得遇上您了,不管踢没踢过甲级联赛,怎么说您也是行家!”老黑不觉得扫兴,接着说道,“哥们儿,咱们国家队的足球上不去,我们球迷痛心呀!痛定思痛,前些日子,我研究出一绝招。我这一绝招要是实施,保准咱们国家足球队,立刻飞黄鹏达!什么意大利,巴西队,全不在话下!”老黑说得兴高采烈,竟把手中的烟卷儿给甩了出去。

旁边小白脸儿正在马扎子上,垂着脑袋打盹了,那只冒着火的烟卷儿,准确无误地,把火头,吻在了他的嘴巴子上。

“哎哟!”小白脸儿叫着,身子蹦起多高。

“哈哈哈哈~~~”这一情景,牛黄看了个满眼,引得他一阵大笑。

“谁他妈这么缺德,拿烟卷儿头烫我?”小白脸儿低头发现了跟前的半截烟卷儿,马上嚷道。

老黑本来要承认的,一听如果承认了,就落个缺德,也就不言语了。

谁缺德?对呀,那个猴崽子缺德!他回家这么半天了,还不回来,别是睡大觉了,睡到天亮再来,叫咱爷们替他排队,美死他了?

不行,我得去把他提了回来!

牛黄忽然想起了侯立军,就跟老黑打声招呼,说是去趟厕所。

九段十二排大院。

此刻正值晚上十点来钟,院内坐满了居民,仨一群,俩一伙,摇着芭蕉扇,闲聊着。

侯立军的家大屋黑黑的,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,肯定没人了。小屋里却是灯光明亮。

这大热的天,谁们家点着大灯呀?照着刺眼不说,也显着热得难受呀?况且屋门还关得严严的,猴崽子耍什么鬼花活?我先䁖䁖。

牛黄高抬腿,轻落脚,来到小屋跟前,隔着竹帘子的缝隙,透过门上的玻璃,往屋里一瞅,差点儿笑出了声。

怎么呢?屋里地上,铺着个枕席,侯立军正规规矩矩,跪在枕席上。他双手拄着枕席,垂着脑袋,额头上冒出了一层汗珠。显然他的对面,有一位极其厉害的脚色。由于那人躲在屋里东南角上,牛黄没看着是谁。

这是谁呀,这么大的道行,看把猴崽子吓的,一动都不敢动。能有谁呀?猴崽子上面有两个姐姐,早就结婚嫁人了,他如今就跟着他老爸老妈过日子。难道他也搞对象不成,他犯了什么错误,在他的对象面前,下跪认错?对,大概是这么个意思。真是这样,这小子也太没出息了!没见过对象,没见过女人呀!

等着吧,等着里面的人一说话,就明白的。

牛黄等来等去,屋里好像没别人,难道就猴崽子一人在傻跪着?不能呀,猴崽子比孙猴子都灵,他才不会一人没事跪着玩儿了。

“嗯嗯。”牛黄实在忍不住了,轻叹了两声。

侯立军听见了声音,只把脑袋向着门口歪了一歪,又垂了下去,身子一动没动。

呦呵,谁这么大的能耐,把猴崽子都吓傻了?

“嗯!嗯!”牛黄这回声音挺大,果然见效了。

门窗户现出了个白白的俏脸。

哎哟妈妈,怎么会是她?牛黄吃了一惊,愣住了。

谁呀?漂亮的姑娘,李香香!

李香香搞上了侯立军?这是真的,可能吗?

就在牛黄目瞪口呆之际,屋门开了,飘出了李香香的声音。

“你来得正好,进来!”话语有些严厉,带着命令的口气。

唉,还不错,她又主动和自己说话了。你说话能不能客气些呀?进去就进去,你还能吃人呀?

牛黄有些不服气,掀开竹帘子,稳稳当当进来了。

他进来后不知说什么好,但是外表还显得很从容。咱是老爷们了,不能像猴崽子那么窝囊!

“坐下!”李香香又命令道。

好咧,坐就坐,谁怕谁,我现在是有妇之夫,又不是你老公!

牛黄大模大样地坐在了床上。

“牛黄!”李香香没有回原位,站在那,目光紧紧盯着牛黄,猛地一声大喝。

牛黄闻听不由得心头一震,慌地答道:“有!”

这可是他们二人,情感出现问题,分手以来,李香香头一次喊牛黄的名字,牛黄没有一点儿心理准备,一阵心慌后,又有些兴奋,又有些激动。

“牛黄,我来问你……”

“等等,香香!在你问话之前,能不能答应我个要求?”

“好,说吧!”李香香皱了下眉头。

“第一,咱俩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,我如今已经是孩儿他爸爸,咱们之间就不要赌气,好吗?第二,看意思,我这个侯兄弟,爱上你了,你们俩好,我是太高兴了。他做了什么错儿,叫他改正不就完了,别再让他下跪了行不行?”牛黄一本正经地说着。

李香香大眼睛闪了闪,瞅了瞅侯立军,然后用右手指点着牛黄说道:

“唉,我说,你这小子,刚才在马路上,你拿臭托鞋砍我,我没跟你计较,你还得寸进尺,向我提出要求!”她说着食指指尖杵向了牛黄的脑门儿上。

“向你提出个要求不行呀!”牛黄腰板儿一挺,自己送上脑门儿,挨了李香香一手指头。他心里话:我可不是窝囊废的猴崽子,不能让你吓住了!

“好小子,还是当年的脾气!行,我答应你,只答应你的一个要求!可是你提出了两个要求,未免说不过去了吧?”

“是吗?两个?”牛黄一琢磨,可不自己提了两个要求,“两个也不为过呀。”他辩解着。

“不行,说一个就一个!我答应你一个要求!你自己挑选吧!”李香香小脸儿绷了起来。

“啊,好,牛某人向来通情达理,一个就一个!我就选头一个!关于这猴崽子,爱跪多久就跪多久吧,跪他一千年!跪他一万年!又有我嘛事呀!”

“呦,牛皮将军,你好狠呀!跪一万年,那我可舍不得。你起来吧!”李香香说着笑了。

侯立军听了,起了身,长喘了口气,冲着牛黄说道:“谢谢哥哥求……”

“打住!不许说话!不许串供!”李香香严厉喝道,侯立军马上又哑吧了。

串供?和谁串供?和我吗?猴崽子犯了什么错误?错误严重不严重?这丫头可不是省油的灯!怎么也把我牵扯进去了?牛黄心里有些不解了。

“牛皮皮!我来问你,你看这是什么?”李香香说着展开左手,她的细嫩洁白的小手上,托着张牛皮纸的纸条。

牛黄看去,正是自己刚才给侯立军的那张50号的号条,心里更加疑惑了:“幼儿园排队的号条,出了什么问题了?”

看着牛黄愣神了,李香香脸上的微笑一扫而去,两只眼睛又瞪了起来。

“说!这纸条你见过吗?”

“见过呀!我给小侯排队挨个接的呀!怎么啦?”牛黄不服气地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烟卷儿,递给侯立军一支。

侯立军吓吓唧唧地接过烟卷儿,扭头瞅李香香,见她没有什么表示,马上来了精神,小声说道:“就是呀,我哥哥给我接的纸条,怎么啦?”

 “牛皮皮!你给接的号条,谁能证明?” 李香香随手夺过侯立军手中的香烟儿,甩到床里面。

“我这有一张!那张是50,我这张是49。不信你看看!”牛黄亮出了他的号条。

“我爷爷就在你后面,他怎么没有这种号条?”

“是这样,人家前面发条的就发了50号,50号之后,就没有条了。”

“就是呀!”侯立军看着牛黄从容不迫地答着话,胆子又长了几分。

李香香听罢牛黄的言语,把手背到背后,在屋里来回遛了两趟,然后站住了一板一眼地说道:“看来,我今天,误会了,小侯同志。这样吧,为了表示我的歉意,照顾一下,小侯同志的情绪,我命令,侯立军马上去幼儿园门前排队,排到明天早晨七点,我来接替为止!”

“另外,牛皮皮同志,接号有功,从今往后,在我面前,可以吹牛了!”

说罢,她开门掀竹帘子,出屋,飘然而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82)| 评论(5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