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刺儿梅》三  

2011-10-20 14:19:19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 刺儿梅(删节版)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二

 

 

冤家路窄,崔咏梅迈进张翠花家的门坎儿,一脚门里,一脚门外,就瞧见郁秋香那双细长的丹凤眼,晃动着秋波。心里暗道:这只骚狐狸也在这。怎么办?扭头走?不行,走算什么?大面儿的咱得过得去!今个儿我叫你骚!牌桌上,赢她个王八蛋!

四人打风定庄,崔咏梅坐了东,郁秋香坐了南,言老顺的媳妇马琴坐了西,张翠花坐了北。四位老娘们儿入座了。

其实四位并不老。张翠花五十三岁,马琴四十七岁,郁秋香四十一岁,崔咏梅最小了,三十四岁。她们之间岁数相差不大,按大院内的习惯排辈儿,张翠花、马琴比郁秋香、崔咏梅高出一辈儿。不管马琴有没有资格做那两位的长辈儿,张翠花确实无愧称之为“刘婶儿”。如今的张翠花,两个儿子,一个女儿,两房儿媳妇,并且还有一个孙子一个孙女,她都当奶奶了。

做长辈的,要有做长辈的气派。张翠花双手哗啦哗啦洗着牌,码着牌,嘴上劝慰着崔咏梅:“我说他老姑,车丢了就丢了,丢财免灾!俗话说的好,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!”

崔咏梅没好气地应道:“什么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!我那可是新车!也不知哪家的王八蛋,浪得难受,偷到我们家窗户底下去了!”她这话里有话,话外有音。

崔咏梅用眼角的余光扫着郁秋香。郁秋香照旧是嘻嘻哈哈的样子。

她们两人之间,本来没什么过节儿,可也说不上怎么友好。都是棉纺一厂的职工,同厂的姐妹。崔咏梅大喜的日子,郁秋香送去了五十元的贺礼。五十元,这在当时那个年代,可以说是不少了。千不该,万不该,郁秋香把贺礼送到了崔家的户主,崔咏梅的老爸,崔相影的手中。这真是肉包子打狗,扔错了方向,让猪一口给吞了去,你说旁边那狗能不急吗?

于是,崔咏梅就瞅着郁秋香不顺眼了。郁秋香是满冤枉的,因为全院九家邻居随礼,都把份子钱送到崔家老爷子手中。可为什么偏偏她遭了崔咏梅的恨呢?按崔咏梅的理由,道理很简单明了。工厂车间里姐妹们随的份子,全都落入自己的腰包。那些姐妹们和自己同辈,自然受之无愧。全院各户当家人中,就你这么一个平辈的,还愣充大尾巴鹰,不买我的账!行!看我什么修理你!

机会来了,在婚礼酒席宴上,崔咏梅暗地吩咐大哥崔咏松,把郁秋香的丈夫唐威虎,安排到自己车间,这帮姐妹堆儿里,让姐妹们狠狠灌灌他!灌醉为止,灌死拉倒!

唐威虎,一米七八的身高,细腰奓背,宽肩膀,浓眉大眼,方面阔口,长得仪表堂堂,标准一个男子汉。

崔咏梅知道,这是他的外表,这家伙外强中干,内心里,还不如《红楼梦》里的林黛玉了,林黛玉到了关键时刻,还有个艮劲儿。他呢,遇事就会抹鼻子,掉眼泪。

没关系,姐几个,放心灌吧,没三两,他就得溜桌子,尿裤,瞧乐子吧!

唐威虎名不副实,还威虎了,窝囊得像只病猫。老老实实叫人领到一桌清一色的娘子军里,中规中距地坐了。他只扫了一眼众姐妹,大气不敢出一声。棉纺一厂的姐妹们在班上,成天与男人嘻哈乱逗寻开心,哪里见过这么个木头疙瘩,顿时来了兴趣,你一杯,我一杯,唐兄唐兄的敬着酒。

九位女人,个个打扮得艳丽鲜亮,好像九位仙女下凡,把唐威虎团团包住。唐威虎酒杯上未沾唇,先自醉了一半儿,等到小半杯白酒进肚,已经晕乎乎端坐云中了。姐妹们不干休,从头到尾又轮着敬了一圈,这下可了不得了。就见唐威虎红布似的脸上,眼睛一眨,滚出了泪花。

姐妹们也是经常出入酒店饭庄,也陪着男人们吃过喝过的,哪里见过这样的呀,一时愣住了,不知怎么是好。

崔咏梅领着沈阳,前来道谢敬酒。唐威虎端起酒杯,哇地一声,大哭起来,泪如雨下。旁边桌上的邻居们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忙过来询问原因。唐威虎嚎叫着:“厂里的头看不上我了!我要下岗了!”

郁秋香刚去了趟洗手间,这时回来了。她急慌慌赶过来,嘴上嘟囔着:“现世呀!大庭广众的,有嘛事,回家嚎去不行!”就架起丈夫离去。

好在开筵席的饭店离家不远,是坐落在中山门广宁路上的“华勘酒楼”。

崔咏梅后悔了,后悔自己不该冒坏水。这么个娘们儿精,我欺负他干嘛,大喜的日子,这不添堵嘛!

 

崔咏梅抓足了牌,兴奋起来了,这可是一副千载难逢的上佳好牌:三张北风,一对红中,一万二万三万四万六万七万八万九万,一张幺鸡。这要是把幺鸡换成五万的话,那可是天和一条龙,并且是一条素龙!桌面牌墩儿亮出的是四条,即四五条的绘儿。

崔咏梅顺手打出幺鸡,单等着自摸五万,和个大和:素捉五一条龙!这才刚开牌,别人的牌都没成上副了,和牌的机率很大,最不济抓个四五条的,那也是捉五龙!她瞅着郁秋香直着眼绷着脸的样子,心里话:“小娘们儿,今儿个叫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!四圈牌下来,不叫你输得回家打爷们儿,算我走背字儿!”

也是该着扛着,大喜的日子,大好的牌局,她怎么想起“走背字儿”,这么个不吉利的词。

第一次抓牌,崔咏梅两根手指捏起牌,拉近眼前一看,是张“白板”,心里暗叫着:“他妈的!”故意把白板,放在郁秋香的眼前。郁秋香不理她,仍旧绷着脸。

好不容易转过来,第二次抓牌了,崔咏梅双手合十,心里祈祷着,偏这工夫,沈阳在门口喊道:“唉!咱妈叫你了!”

崔咏梅好个不耐烦,抓牌入手,扭头道:“把话说清楚了!是你妈,还是我妈!”

“是我妈,她老人家想儿媳妇了!”沈阳紧着奉承。

“倒霉呀!”啪!崔咏梅把又一张“白板”拍了出去。

“谁倒霉?你说的什么话!”沈阳有些生气,进屋来,就要跟她争执。

做为主家的张翠花,忙打圆场:“她不是说你,她是说她手中的牌不好!”

沈阳似乎不信这种解释,低头一瞅妻子的牌,这是怎么个不好法!就更来气了,非要叫崔咏梅走不可。

这时,崔咏梅第三次抓牌,是张“发财”,心里烦透了,冲着沈阳嚷道:“你妈不是后天才走吗!明儿个我再陪她不行?”

沈阳的母亲,前几天从东北家乡赶来,参加儿子的婚礼的。

好歹算是把丈夫打发走了,崔咏梅再次关注郁秋香,暗道不好,这娘们儿听牌了!瞧她那脸,笑模乎的,眼睛眯成一条缝了!说嘛我得抓张好牌!

真应了刚才那个词儿“走背字儿”。上家张翠花斗了张“六条”,六条是绘儿皮。崔咏梅摩拳擦掌,刚要伸手抓牌,下家的郁秋香喊道:“开杠!”好么,这回没戏了。还真没戏了,郁秋香把尾牌抓入手,又叫道:“杠开花!”

这一下,把个大好的牌断送了。出师不利,跟着转运了,再抓的牌是谁也不挨谁,崔咏梅心里急得没法。心急没什么用,打麻将就是这么个怪理。谁要是走了背点儿,抓嘛不是嘛,要嘛不来嘛。谁要是打顺风了,想嘛来嘛,挡都挡不住。

郁秋香今天太顺当了,手气壮极了。她一会儿喊着“碰对儿”一会儿喊着“开杠”,还连连喊着“和了!”

当郁秋香喊“碰对儿”时,崔咏梅就暗叫着:“你跟日本鬼子碰对儿!”当郁秋香喊“开杠”时,崔咏梅又暗叫着:“你跟阎王爷开杠!”等郁秋香喊和了的时候,崔咏梅咬牙切齿地暗道:“你们家坟头儿冒糊烟了!”

崔咏梅没炼过丹,没修过道,她没有八仙之一何仙姑那样的本事,她的那些咒语能管个屁用!真得连个屁都没管住!

只见郁秋香大把大把收着钱,大把大把地把钞票装进自己跟前牌垫的钱袋里,兴奋得一个劲儿颠屁股,终于给颠出个屁来,拉着长声,还真够响。

崔咏梅快四圈儿没开和了,可得找个机会,发泄一下,把手在鼻子前扇着,挖苦道:“嚯!底气够足的!不许匀着点儿劲儿!没把屁眼儿震半儿吧!”

马琴和张翠花手气也不太好,不过还是比崔咏梅强些,两位也是输得一脸愁云,此刻听了崔咏梅这话,脸上多云转晴,阳光灿烂,哈哈大笑起来。

郁秋香也笑了。她并不与崔咏梅矫情,好像故意再现显威风,没一会儿的工夫,又把屁股冲着崔咏梅翘起,吱儿的声,细声细语又放了个屁,嘴里还喊道:“爽啊!”

崔咏梅跟着喊道:“行了行了,打住!再爽就该流汤儿了!”

马琴、张翠花开怀大笑,笑得前仰后合。

郁秋香心里美,美得有些发疯。赢了许多钱,不能计较别人的“嫌言秽语”了,权当是赞美自己吧。想到此,她更是笑得捂着肚子,弯下腰去。

崔咏梅眼珠一转,趁乱出击,疾速地把手探入郁秋香的钱袋,救回一张刚才还属于自己的五元钱。

重新打风搬庄,第二锅牌开始。

崔咏梅使的那招,“浑水摸鱼”之计,还是不灵,并没有把水搅混。郁秋香这条“鲤鱼精”照旧的活灵活现,手气十足,连连和牌。崔咏梅背运不改,还是把把牌不顺,张张牌不好,输了个两眼一抹黑,连牌面的花点儿都瞧不准了,接连斗了两张“绘儿”。完了!惨喽!她不想翻本儿了,这锅牌完了,走人!

崔咏梅窝着气回到家,看哪都不顺眼了。

沈阳没眼力见,问道:“赢多少钱?”

这不堵上添堵嘛,崔咏梅没好气地抡起手,想了想,又放下了。毕竟是新婚第二天,不能动手打人。往后日子长着了,等我慢慢修理他,把他修理得服服帖帖不可!

崔咏梅喝了杯水,身子歪在沙发上,努力使自己郁闷的心情,尽快平复下来。可是,适得其反,不到半天就输了许多钱,她越琢磨越窝火,越琢磨越生气。

沈阳不合时宜地又问:“今天晚饭,咱做什么?”

崔咏梅哪有心思吃饭,更没有心思做饭了。把沈阳支到他姑姑家蹭饭去,还美其名曰:陪着你母亲,多孝顺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8)| 评论(3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