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杜鹃花开》八  

2012-11-01 09:20:16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 杜鹃花开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十

 

我心里有了这个疑问,就想着找机会问个明白。

没等我找机会,杜鹃主动出击了。趁着她母亲在厨房里炒菜的工夫,她把我拽进她的房中。

房门关上了,她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前襟,另一只手,立起食指,戳点着我的脑门儿,瞪着眼,低声叫道:“你小子听好了,今儿个,你捡了个便宜,我暂且饶你!往后,再有什么背着我不说的事情,小心你的……”

“不会!我保证!不会啦!”我赶紧呲牙咧嘴笑了起来。

“好吧。”她放了手,却用小手掌,轻轻地扇着我的嘴巴子,一下,两下,三下,……

这可真是,打是疼,骂是爱,她的这一顿,温温柔柔的小耳光,直扇得我心中又是一阵地激动。我猛然不顾一切地伸双臂抱住了她,嘴唇对着她的嘴唇,狠狠地吻了上去!

“我不明白,刚才你怎么说我是见义勇为,学雷锋呢?”激情过后,我问道。

“傻小子,我那是给你脸上贴金!”杜鹃笑了。

是呀!我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,还想伸手抱她,慌得她连忙后退,脸蛋子又绷了起来。

“吃惯甜头,你还得以啦!”她高叫着。

行了,我非常的满足,识举了,在书架上找了本儿书,装模作样地看着。

段大夫,炒了六个香味扑鼻的菜,一家四口人,开席了。

我平日里滴酒不沾,今儿个多少也得意思意思了。杜鹃往我跟前的小杯中斟了也就一两多酒,接着给她的父母斟酒。看意思,她的父亲,我未来的老丈人的酒量,也比我大不了哪去。

“玉鹤呀,进门儿这半天了,没见着你吸烟,我们家也没准备香烟。”准丈母娘说着。

“您不用客气,我不会吸烟!”我赶紧应着。

“这可太好了!咱家里没有一人吸烟!我也实在是闻不了那种烟熏火燎的味儿!”老人家笑容满面,更加地喜形于色了。

看得出,我这个准姑爷,因为不动人间的烟火,已经赢得了丈母娘的好感。连一旁的杜鹃也高兴得眉飞色舞。

未来的老丈人,那位杜大夫,不善言谈,这会儿只是笑哈哈的吃菜抿酒。大概吧,大概,他自从和这位老伴儿结婚后,说话的权利就被老伴儿剥夺而尽了。听着段大夫,侃侃而谈的家常话,我真是服了。难怪杜鹃说她母亲那张嘴,说起话来赛过机关枪。真是的,这半天了,光听她一人说了。她向我介绍着,她的宝贝闺女的成长经历,在哪上的小学,在哪上的中学,学习成绩怎样,……

我心里暗暗地庆幸,杜鹃在这方面,不随她的母亲,要不价,我和她结婚后,日子一长,也得像她老爸似的,渐渐地变成半个哑巴。

“听杜鹃说,你爱好文学。你到底爱看哪方面的书?”丈母娘,话锋一转,考上我了。她问我看过《诗经》、《楚辞》吗?什么是《大雅》,什么是《小雅》?谁写的《离骚》,谁作的《九歌》?什么唐宋八大家,什么苏门六君子,《三言二拍》、《老残游记》、《儒林外史》、《官场现形记》如何如何,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红楼梦》怎样怎样……等等。

这些古典文学,当然难不倒我。我有问必答,滔滔不绝,不带打笨儿的,听得丈母娘,笑容满面,心花怒放。一方面,这些年来,我在中国古典文学上,确实下过不少的工夫,没少了看书。二方面,杜鹃早就向我提示,要我关注哪方面的书,她的母亲可能问及到的题目。我是有备而来的。

我心里有些纳闷儿,在书房里,没见着多少文学书籍呀,怎么丈母娘她老人家,文学知识这么的渊博?当我再次来这拜访她老人家时,才知道,在二老的卧室,还有两书橱的书籍。

午饭过后,收拾完了碗筷,丈母娘依旧是谈笑风生,反观杜鹃,倒是一时脸上挂着笑,一时脸上的肌肉绷绷着,我心里暗道,许是现在,她还在生我的气呢。

说话之间,已经是下午三点来钟了,家里来了位年轻的小伙子,是杜鹃的表哥。

我呢,喜爱写作,平日总是抓住生活中的小事小情,收集素材,所以特别留意,某些人的形象外表特征。

杜鹃的这位表哥,身材高大,扇子面儿的体型,肩膀宽宽的。五官也很有特点,大大的眼睛,一双浓眉,眉毛长长的,眉梢处打着卷儿,往上翘。只是此刻他脸上的表情不太好,一副心事重重地样子。

“你今天不去对象家,跑到这来干什么?”段大夫问道。

表哥把目光,瞅了瞅杜鹃,又瞅了瞅我,欲言又止。看来当着我这个生人的面,他不好开口。

杜鹃冲我使眼色,示意我可以走了。

今天来的目地达到了,我全面地通过了准丈母娘的审核。人家家中有事,我还赖着干什么?就起身告辞。

杜鹃送我出来的,我们在路边儿又聊了会儿,等来了辆出租车。

就在我开车门儿,要上车时,杜鹃喊道:“等等!”

嘛事?我心里暗道:“看来还是心上人疼我,她要为我付车费了!”

我笑哈哈地转过身,刚要说:“谢谢,我带着钱啦!”话没出口,杜鹃右脚穿着的小皮鞋,不轻不重地蹬了下我的左脚面:“行了!走吧!”

啊?敢情不是给钱,是赏了一脚!行了,这下她算是出气解恨了。

我呲着牙,哈哈了两声,问道:“还有什么交代的?没有,我就回见啦?”

“走吧!走吧!对啦,哪天我上你们家去,我打电话通知你!”

“好嘞!我等着!”

 

正月十五,杜鹃拜访了我家。她也得到了我们全家的认可。其实我父母从来不干涉我们兄弟姐妹的婚恋,只要我认可了,我们全家就认可了。这以后,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,就是杜鹃通过小妹银凤,把她的表哥,介绍给了姜玉女。让人没想到的是,她的表哥与姜玉女见面时,却偏偏地看上了小妹银凤。更没想到的是,杜鹃的表哥,最后却跟大妹金凤谈上了恋爱。(详情请看,九排大院轶事之十四《凤凰展翅》)

 

(本篇到此结束,欲知后续故事,请看九排大院轶事之十一《瑞雪闹元宵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21)| 评论(5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