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瑞雪闹元宵》八  

2012-12-30 08:01:2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瑞雪闹元宵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十一

 

中国人过年,过的就是亲情。大年三十的除夕夜,全家人团团圆圆地聚在一起,其乐融融。往后就揭开了拜年的潮流。

说拜年是潮流,一点儿也不夸张。亲戚之间,朋友之间,不管是在去年,还是在今年,一起打头碰脸的,朝夕相处的,或者十天半个月不见面的,一年半载没来往的,他们之间,便你来我往,开始了拜年。

百姓们的大拜年活动,从初一开始,(初二姑爷节,另论)初三初四,一直到正月十五,人们的热情才算告一段落。

计划经济年代,百姓们的生活不富裕。在正月拜年的亲情行动中,往往是,你家今天收到的礼物,转天就转送到他家,他家收到了礼物,转过天又送到了别人的家中。那年月拜年,出过一些笑话。

张某买了一盒点心,初一拜年,送给了姑姑。而在正月初十,李某来家拜年了,张某接过礼物细看,却是自己初一送给姑姑的那盒点心,原封没动地又转了回来。

随着国家领导,调整建国治国的经济政策,改革开放后,百姓们口袋里的钞票多了起来,生活水准,大幅度地提高了,小日子越过越红火。那种拜年礼物大游行的笑话,销声匿迹了。反过来,出现了另一种现象,家家收到的过年贺礼,多得放不了了。有些亲朋好友多,交际面儿广的人家,几乎要单独腾出一间屋子存放礼物。

南郭守信家,去年正月十五这一天,收到的元宵,在桌子上一码多高,足有十五六斤。今天,又是十五了,现在看来,收礼的元宵打破去年的纪录,在所难免了。

这不,铁银铃和诸葛刚毅到了,送来了今天的第三份元宵。

小夫妻问过了大舅大舅母好,又到隔壁拜访二舅二舅母。

中午,银凤把表姐表姐夫及二婶,请了过来,连同裴巧巧、沈芳众人,围坐一桌,说笑之间,吃着饺子。

沈芳问了铁银铃婚后的生活,不善言谈的铁银铃,先自红了脸:我们小两口嘛,还行,暂时跟老爸老妈一起吃。

沈芳又问了她的工作单位,还景气不景气。提起了工厂的事,铁银铃口打咳声了:工作嘛,就乎吧,不知哪一天,我们住的那片儿居民区,连同我们的工厂就拆了,工厂一拆,我们就失业下岗了!

这年月,正值全市范围的“危陋平房拆迁改造”,拆厂房,引起工人们下岗的事,不算新鲜。本来有些小企业单位,生产设备陈旧老化,经济效益低下,或是对周边的空气环境污染严重,就是不拆迁,也得在经济体制改革的浪潮,优胜劣汰中,消亡掉。

众人说笑之间,房门开处,冷风雪花夹着一人进来了。

谁呀?九排大院崔家的老闺女,沈阳的妻子,沈芳的侄媳妇,南郭银凤的表嫂,崔咏梅。

崔咏梅怀孕有八个月了,挺着个大肚子,白皙的脸颊,黑了许多,还长了四五块蝴蝶斑。她手中提着盒“康乐”元宵。

崔咏梅在正月初一,已经给老邻居,新姑姑,沈芳拜过年,送过礼了。今天她上中班,在院子里出来进去,就看见一拨一拨的人,往姑姑家送礼,心里话,你们都是谁呀?你们亲,能亲得过我们?我们可是姑姑家的亲侄子,亲侄媳!不能叫别人比下去!她从家里拿了元宵,送了过来。

侄媳妇送礼,沈芳自然高兴,忙着叫崔咏梅也坐下吃饺子。

崔咏梅不是为吃而来,笑着说吃过了,把眼睛瞅着桌旁的客人。

银凤忙给介绍着:“这是二表姐,这是表姐夫。”

崔咏梅是这院的老住户,又是南郭家隔壁的邻居,铁银铃逢年过节的来看望舅舅舅母,崔咏梅有些印象,诸葛刚毅她是头一回见面。

她盯着诸葛刚毅,不错眼珠地盯着。小伙子浓眉大眼,一张国字脸,五官端正,相貌堂堂,好个英俊!

铁银铃发现了这位表嫂的眼神举止,她本来吃了多半饱,这下堵心了,不想再吃了,不时用眼角,扫向崔咏梅。

众人们,沈芳说笑着,诸葛刚毅听着,裴巧巧低头吃着饺子。唯有银凤姑娘,眼观四路,耳听八方,机灵得很。

“表嫂,你跟我们二姐夫认识?”银凤去倒了杯沏好的茶水,递到崔咏梅手中,笑着问。

这下崔咏梅缓过神来,暗自埋怨自己失态了。人家爷们儿帅,那是人家的福,你看着眼馋嘛呢?没出息!

“啊,是呀!是有些眼熟!二姐夫是姓葛吗?”崔咏梅胡诌了一句。

二姐夫姓葛?银凤笑了,笑着说:“是呀!姓里面有个葛!你真认识二姐夫?”

“我有个同学叫葛毅,长得像他,拿不准他就是葛毅?”崔咏梅胡诌,没想到诌到了点子上,只得接茬诌下去。

本来就好笑的银凤,听了这话,大笑不止了,把手指着崔咏梅,又指着诸葛刚毅,笑得说不出话来。

铁银铃也笑了,心想,人家表嫂是认错人了,自己生什么瞎气!

沈芳没注意听几位谈的是什么,因此有些莫名其妙。

银凤笑过后,喘着气说:“表嫂!我的老姐姐!我二姐夫不是你的同学葛毅!要是也是一半儿!哈哈哈哈!”她又笑弯了腰。

一半儿?崔咏梅不明白,想问个究竟,犹豫了会儿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自己刚才瞎编的话,什么同学葛毅,哪来的?是有人叫葛毅,那是自己早就绝交的男朋友!别问了,别再勾出别的话头!

“我复姓诸葛,叫诸葛刚毅!”诸葛刚毅也笑了。

呦呵!这么寸!他的名字,我蒙对一半儿!

崔咏梅心里也好笑,只不过她强忍着没笑出声。

别人继续吃饭。

崔咏梅闷头待着,越想这事越可乐,别人都不乐了,自己再乐,算是怎么档子事?再说,自己这么大的人,又是快做母亲的啦,放开嗓子乐,成何样子?强忍着,又有些忍不住,只得起身告辞。

她出了房门,雪地里不敢快走,好在隔一个门,就是自己的家。

她双手捂着肚子,走着走着,一头扎进,二姐崔咏兰三姐崔咏菊住的小屋,歪在床上,笑开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05)| 评论(4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