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都是布头惹的祸》六  

2012-02-29 08:15:3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 都是布头惹的祸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四

 

星期日,太阳公公也放假了,不知躲到哪个别墅山庄休闲去了。

天空中一片碧蓝,没有半点儿的云彩。阵阵的微风吹过,好一个难得的凉爽天气。

集市上,人山人海,人声鼎沸。

那一帮见了布头就走不动的,大娘大嫂,大姐小妹们,头顶上没了往日骄阳的炽烤,更加肆无忌惮地挑拣着布头。

贾佳妍今天出摊儿,特意地推出预留下来的,颜色鲜亮,地质独特的布头料子,往地上一铺,立刻盖过了其他几家布头摊儿。

诸位问了,就贾佳妍家能打来好布头,人家那几家就没有?那几家有倒是有,只是他们不懂得经销之道,把好布头掺在次布头之内,早被顾客们挑去。现如今那几家布头摊儿上的料子,再也吸引不了多少人的眼珠了。

这边,刘胜发、贾佳妍的布头摊儿,被人们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这爷俩儿,用尺量着料子,成团成团的布头出手;拿手点着票子,一把一把的钱币入兜。

刘胜发忙了个红光满面。

贾佳妍却是有条不紊。

她不光应着一多半儿的生意,还得接待意外客人的买卖。

什么是意外客人?瞧,这不来了嘛。大星期天的,他们就不应该出现,工商所的管理员。

茶绿色的制服,威风凛凛,挺周正的脸盘儿上,挂满了一片的青春痘。他虽然戴着副墨镜,贾佳妍也认出来了,是熟人,庄小老。

“行呀,大哥!你也真能装!头一回看你戴墨镜,这假阴天的,没个太阳,你这不是,多一层不如少一层嘛!”贾佳妍笑侃着。

贾佳妍跟庄小老同岁,还比他大俩月了。贾佳妍结婚后,第一次在中山门市场上卖货时,会到了庄小老,喊了他一声大哥,这以后就喊习惯了。

庄小老本来的名字,非常绕嘴,叫庄葳蕤。什么人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,文字功底差的人,见了“葳蕤”二字,还真不认识,更不晓得字面的含义了。他参加工作,头一天到工商管理所报到时,同事们,一个个被他的名子给吓住了。好在他家就住在中山门新村八段,他在家行老,小名叫小老。于是,工商所里内定了他的名字:庄小老。

庄小老上边有一个哥哥,俩姐姐,一辈子也没想当人家的大哥。这一天,被扯大刘新婚的妻子,这么一叫,心里感觉暖烘烘的。

当大哥不能白当,他一高兴,贾佳妍头一个月的工商管理费,免了。

“我说妹子,这条牛仔裤样子不错,我穿着合适吗?”

贾佳妍心灵手巧,眼一份,手一份,有着一身好裁剪缝纫的手艺。她用眼一搭,就知道庄小老的腰围在二尺七寸,马上拿出条裤子递了过去。

“这条你穿合适!”

跟着,庄小老,装模作样的付款。

跟着,贾佳妍,假情假意地收钱。

一条核桃纹儿加厚蓝白色水磨,牛头牌六兜牛仔裤,售价一元钱。

天知道,贾佳妍头一天,头一次,在中山门市场,做的头一笔生意,赔了多少钱?话不能这么说,做哥哥的能叫妹妹吃亏?那一个月的工商管理费,就值三十元呀!

这以后,哥哥没少在场面上关照妹妹,妹妹责无旁贷地时不时,以特价优惠卖给他服装。

庄小老摘下墨镜,观察着满地的布头:“我说妹子,你嫂子惦着做件连衣裙,你给参谋参谋。”

“嫂子要做连衣裙,你等着。”

贾佳妍转身从三轮车上的包袱里取出一块料子。

嚯!一下,四周拣布头的女人们,眼睛瞪圆了,目光呆呆地盯着那块料子。

这是块,朴素大方,又不失鲜艳夺目,桔黄色,藕荷色,相间图案的长长的一块料子。

“这是专给你留的!”

“谢了,多少钱?”

“优惠价,十块!”

庄小老递过一张五十元的票子付款。贾佳妍麻利地找了钱。

庄小老一捻接过来的零钱,是五张十元的票子,满意地笑了。

送走了这位瘟神,贾佳妍心里有些堵得慌。一旁刘胜发埋怨道:“一块布头,送给他得了,要什么钱呀!”

贾佳妍苦笑一声,没言语。

这工夫,又来了一位意外客人。高挑身材的一位老婆子。

这老太婆长得俏鼻子,俏眼儿。甭说了,年轻时,肯定是漂亮的大美人。此时此刻的大美人,满脸的皱纹,如同一朵盛开的菊花。菊花虽美,丰韵已去。但是,值得她骄傲自豪的,并不是她饱经沧桑的容貌,而是她左臂上戴着的红箍,红箍上印有四个黄字:“卫生执勤”。

她是中山门保洁队的市场收款员,甄丽丽。

甄丽丽一月一次收取摊位的保洁费,自然也和摊主们混得蛮熟。

她与贾佳妍打过招呼,猫腰挑拣起布头,很快,选中了四块满意的布头。

她询问价钱。

贾佳妍对她本来也是一向大方的。她以前买过几回服装,也都是与其他的市场管理人员同等待遇,打八折。

贾佳妍今天也想给她八折的优惠,可是嘴上报价,却报了个实打实的价钱。也许吧,也许这个老婆子姓甄。贾佳妍最近些日子,跟姓甄的妯娌打了一回架,所以见了姓甄的,心里就不痛快。

甄丽丽一听布头的价钱,立刻咧了咧嘴,并不划价,痛痛快快地付了款。

“收费,九月的保洁费!”甄丽丽抬起左胳膊,高叫着。

贾佳妍笑了,递过十五元钱。

“三十块!”甄丽丽的嗓音拔了一个高度。“、

“怎么,保洁费涨钱了?”

“钱倒是没涨,不过你们得缴三十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你一个人,又占了个案子,又摆了个地摊儿!”

这不冤枉嘛?自己的那个案子是卖服装的,下个月,别说下个月了,以后的几个月里,那个案子都得闲着。看来这个老太婆要用她手中的权利,打击报复自己刚才的“装傻”了。

贾佳妍也不多辩解,该打,认罚,缴足钱,了账。

这下倒是把甄丽丽心里的火给勾了起来。她撕了票据,往布头摊儿上一拽,怒气冲冲而去。

布头摊儿前,抢购的高峰过去了,只剩下三三两两的挑客。说她们是挑客,一点儿不假,几乎每天,几乎就是这么几个人,在布头摊儿前挑来挑去,拿了这块,放下那块,拿了那块,又放下这快,很少买,只是摸着布头,过过瘾而已。贾佳妍从来不嫌弃她们,照样的笑脸相迎。其中有位五十多岁,弯着罗锅腰的小老太婆,就在昨天,偷偷地往袖子里塞了块一尺多长的布头,她都装着没瞧见。

这些人不易呀,雇人做托,也没有她们这么专业。贾佳妍心里非常坦然。

时至中午,张翠花给这爷俩送来了午饭。干饭加肉丝炒土豆,每人一个中号的饭盒。

张翠花在摊儿前照顾着生意,刘胜发、贾佳妍退到一旁用餐。

这时从市场东面,中心南道上,跑来个二十来岁的愣头小子。他肩头上扛着个鼓鼓囊囊的化纤编织袋,一股海货的腥气味儿也跟着飘了过来。

张翠花认得这小子。一米八几的个子,黑黑瘦瘦的脸,麻杆儿似的身子,一头乱七八糟,像滚了鳔胶似的披肩长发。他是同院邻居南郭守信的侄子,南郭玉龙,小名叫小龙。

“喂!小龙!跑嘛呀,后面有老虎追你?”张翠花见他慌慌张张的样子,高声喊道。

南郭玉龙站住了脚,咧着嘴说道:“就我,在中山门市场上,我怕谁?我刚听说,我们十二段,刚才叫人用白灰水,给刷上了‘拆’字,我得回家看看,确定下拆迁的日子!”

他喘了口气又说道:“你们几位注点儿意!税务局下来人啦!”

他的嗓门儿并不大,却像一枚重磅炸弹,落在这里开了花。立时周围的摊贩们着了慌。

紧挨着刘家摊位的苏文仁先收拾布头,准备装车了。另外三家的布头摊主,一见苏文仁的举动,忙打听原因,也慌慌张张地,收拾起摊儿上的布头。

依贾佳妍的意思,咱们也赶紧收摊儿,先把布头放在马路对面的常家餐馆,等税务局的人查过去了,再继续卖。

张翠花却阻拦道:“不用,把心放肚儿里。你们吃饱喝足了,接着卖!税务局咱有人,没关系!”

贾佳妍早知道小叔子刘康乐的同学在税务局工作,也深懂得商场与官场的关系路子。不管哪个部门,只要有人,什么复杂难办的事情都能摆平。

“您跟他们熟吗?” 贾佳妍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“熟!税务局的冒明,是个小头头,跟小乐那是从小一起光屁股长大的!”

张翠花打过保票,又补充道:“没事,一点儿事都没有!这小子跟咱有面子!”

大约过了十多分钟,果真来了俩税务局的人。别说,这俩人真给面子,溜溜达达,悠悠哉哉,集市上那么多的摊位,他们不闻不问,直奔刘家的布头摊儿而来。

贾佳妍盯着来人一瞅,是个生脸的,从没见过面。那一身崭新的,还没下过水的,说灰不灰,说白不白,说蓝又不蓝的制服,还有胳膊上刺眼的“税务”袖标,再加上乳臭未干的娃娃脸,说明这俩是刚出学校的生瓜蛋子,看意思好对付。

张翠花瞅着这俩位,心里来气了。这年头干嘛事不都得排队呀!凭嘛你们这俩小子不挨着个地查税?一步就蹦到我们眼前了!哦,想来个“捉五”呀!有你们的!

“有照吗?”其中一个个头稍高的税务娃娃开口了。

废话!姑奶奶起照时,你俩小子大概还穿开裆裤了!

贾佳妍心里说着,嘴上并不言语,不慌不忙,从人造革提包里,取出工商营业执照,递了过去。

税务娃娃并未接执照,又问:“有税务证吗?上税了吗?”

贾佳妍又拿出税务登记证,及一张票据。

税务娃娃只接了票据,把票据捧在手中,仔细瞧,左瞧右瞧没瞧出票据上的毛病。

旁边另一位税务娃娃提醒着:“这是所得税单子!”

这位持票据的主,脸色微红了,塞还了票据,愤愤地说:“谁要看你的上月所得税!把布头的报税单拿出来!”

坏了,怕嘛来嘛!贾佳妍寻思着怎么回答,说是根本就没缴税,没开单子?还是说布头的纳税单子忘家了,没带来?

张翠花说话了:“我说两位大哥,税呀,我们还没来得及上!我们跟你们所里的冒明是老熟人!过两天我们就去补税!”

税务娃娃,马上横起眉,立起目:“好嘛,不上税就敢卖!这还了得!走!收起布头!跟我们走!到所里该怎么办就怎么办!”

“我认识你们所里的冒明呀!”

“少废话!有嘛事,到所里说去!”

两位大义凛然,秉公执法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3)| 评论(5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