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八月十五云遮月》一  

2012-03-12 08:31:5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八月十五云遮月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五

 

中山门公园,正中央,有一个圆形的喷水池。池子中心,立着条金色的大鲤鱼。鲤鱼的嘴朝着天空,往外喷出一丈来高的泉水。泉水微笑着散开,形成一个巨大的伞状花朵。花朵向周围招着手,几乎罩住了整个池子。

喷泉池有两层台阶。台阶前是花砖铺地的小广场。

广场上有位老汉,伸胳膊踢腿,打着太极拳。

他就是老寿星崔相影。

崔相影退休后,养成了个良好习惯,每天清晨五点起床,到公园遛早,活动活动身子骨。

左右金鸡独立。

别看老爷子六旬开外了,做起左右腿的单腿独立,毫不费劲儿。

左右倒卷肱、斜飞式、提手、白鹤亮翅。

崔相影右脚后移,右手上提,手心向里,停于头旁,左手下落,手心向下,靠在胯边。

他这里正然心平气和,两眼平视之际,“啪”地声,飞来一物,当头遭了一击。这一击虽不太重,却足以慑人心魄!

崔相影浑身颤了三颤,暗叫不好。

这是嘛东西呀?今儿个八月十五,难道天上能掉下个月饼?他想低头看看脚底落下的那一物,究竟是什么,可是这套太极拳正行之间,不能贸然做格外的动作。多少式了?打到哪了?他愣在原地,好一会,才想清楚,打到了六十四式的白鹤亮翅,离最后八十八式收势还早着呢。

他赶紧稳定心绪,继续行拳。

左搂膝拗步。

他左腿抬起,往前一迈,落地,身子中心移到了左腿上。不好!左脚脚底踩着个东西。“扑通”,老爷子斜着摔了出去。

这回好了,用不着收势了,也用不着还原了。崔相影爬起来一看,头顶遭击的,脚底下绊儿的肇事者,原来是只羽毛球。羽毛球已经踩扁,变了形。

偏偏此时,又有一物,黑乎乎,像颗流星似的,从天而降,朝着崔相影头顶而来。亏得他发现及时,脑袋一歪,那东西重重击在左肩膀上。呦!好疼!什么呀?这回是只网球。随着网球的落地,从不远处跑来位女青年。

“对不起,大爷!您……”女青年一瞅崔相影,不由呆了下,跟着笑了:“怎么是您呀,崔大爷!”

谁呀,崔相影认识吗?当然认识了。她是自己同事老哥们儿山河的老闺女,名叫山丹丹。

见着山丹丹,一下勾起了崔相影的一块心病。

老儿子崔咏柏,三十多岁了,整天地不着调,在社会上瞎混,混了几年也没混出个正式工作,恋爱婚姻之事,更是没有着落。谁家的闺女愿意嫁给一个没有稳定工作,没有固定收入的男人呢。

那是在去年的一天,崔相影与山河在公园里遛早,他谈及了儿子的婚事。山河也是一时心血来潮,就提起自己的女儿丹丹,让丹丹和崔咏柏处一处,交交朋友看看有没有缘分。

两位老哥们儿,在工厂工作时,很是谈得来,现在有机会做儿女亲家,崔相影可是满心愿意。

崔咏柏、山丹丹见面了,交往了。俩人互相还是比较满意。说实际的,山丹丹只是嫌崔咏柏没有正当工作。崔咏柏表示准备与人合伙开餐厅。

他们二人的感情,随着时间的推进,渐渐发展着。可是就在去年的八月十五中秋节,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……

也许是家境清贫,崔家的兄弟姐妹,从小就把财物看得特别重。兄弟俩还差些,秃小子,口袋里有几个弹球就满足了。那四个姐妹却不价,为了一把猴皮筋儿,或是一只鸡毛毽,就能争个脸红脖子粗。这一习惯,造就了姐妹之间,谁也不服谁,争强好胜的脾气。

姐妹们长大了,有了自己的工作,有了自己的家庭,有了自己忙不完的事情,互相之间没了关联,也就没了矛盾。

难得的中秋佳节,每年的农历八月十五这一天,难得的给老爷子过生日。兄弟姐妹全聚到一起了。自然也是一个难得的争强好胜,显示自己的机会。

八十年代时,给老爷子过生日,姐几个比着送礼,看谁花钱省,礼品送的既经济又实惠,那谁就是赢家了。

自打三姐崔咏菊结了婚,她丈夫张峰出手大方,头一次为老岳父祝寿,献上了重礼:一瓶汾酒,一瓶五粮液,立马镇压群芳。

那年月,平常百姓人家,喝一元钱一瓶的“蚌埠”,就满足了,谁见过名酒呀!谁又喝得起名酒?

这一年,三姐小两口,当之无愧成了赢家。也从这起,转过年给老爷子过生日,姐妹们争着比,看谁的贺礼重了。可是,一年,两年,三年,谁家的贺礼,也压不过三姐家的贺礼。

大姐崔咏竹,也是个要脸面的人,又到了农历八月十五,又给老爷子过生日,她下定决心在贺礼上要力争压过崔咏菊。

崔咏菊呢,这时期,意外地发生了婚变,她与张峰离婚了,带着幼小的女儿回了娘家居住,也就再没有心思争比了。崔咏竹少了个强力对手,一举拨得头筹。

二姐崔咏兰,快四十了,还守身如玉,待字闺中,孤身自赏。她没有兴趣与大姐竞争。老妹子崔咏梅呢,正在全力存款,积累资金,以备日后自家小日子的需用,更不消跟大姐拼搏。因此崔咏竹年年手拿把攥的是,老爷子生日上的贺礼冠军。

想不到,这一年,崔咏柏领来个女朋友山丹丹,山丹丹的贺礼竟然压过了崔咏竹。

山丹丹是未来的兄弟媳妇,外姓人。对外姓人的竞争,崔咏竹本不放在心上,坏事就坏在了有人挑拨,闲言碎语像扔手榴弹似的,一会儿就在人们的耳旁炸上一颗。

挑拨离间者,不是旁人,九排大院里出了名的小刺儿头,崔咏梅。

任你敲铲子,任你打边鼓,做大姐的怎能和刚见面的老兄弟的女朋友叫劲儿?可是不叫劲儿吧,不行了,肚子里的这口气已经拱上来,咔在喉咙,憋得难受。

“哈哈,认栽吧!不寒碜!”崔咏梅还嫌不够,扇的火不旺,又给加了把柴草。

崔咏竹恼羞成怒,终于把矛头对准了崔咏梅:“你他妈的算老几?这屋里有你说话的份儿!”

崔咏梅当然地不示弱,用手指点着崔咏竹的脑门儿叫道:“臭娘们儿!你说谁行老几?我没有说话的份儿?你他妈嫁人了!我还是崔家的闺女!我没说话的份儿!再说我撕烂你的嘴!”

这姐俩吵了起来。

山丹丹哪见过这阵势,劝也不是,不劝也不是。

片刻之间,那姐俩越吵越凶,竟然动起手来。

山丹丹只得告辞离去。

山丹丹这一离去,也就断绝了和崔咏柏的交往。用她的话说:你们家里的人怎么会这样呢!崔咏柏无言以对,只得接受现实:我们家历来就这德性,分手就分手吧。

崔咏柏对爱情的得失,抱着无所谓的态度。可是老爷子崔相影心里头放不下。

“老二,丹丹跟你完了?”

“完了。”

“你就不能再追追?”

“追个屁!瞧您几个闺女,过生日大闹宴席!谁家的老实闺女敢跟我呀!”

“那怎么办?”

“没关系,今年您老过生日,我给您领来个烈害主,把她们姐几个,都给镇了!”

“你又搞了?”

“那是!”

 

崔相影的这套太极拳,打了一多半儿,中途而废了。他自己也不清楚跟山丹丹说了几句什么话。他心情烦闷起来了。去吃早点吧,吃完早点还得进厂,领取厂里给退休职工的中秋节礼品,二斤月饼。

崔相影信步走来,进了中心北道上的“回民豆腐房”。他爱喝这里的豆浆,汁液浓,味儿清香。这里的果子也不错,个头大,金黄黄,色好,入口酥脆,略带咸味儿。

豆腐房内,生意兴旺,顾客盈门,几十张桌子都是满座。卖豆腐脑及豆浆的窗口,排着长长的队伍。排队买早点的人们,大部分是买了早点回家吃的。

崔相影先买了一两馃子,两个烧饼,又排队买了碗豆浆。

他一手端着豆浆,一手托着烧饼果子,转了好一会儿,才在一个角落找到了个座位。这也是刚吃完早点的一个小男孩,给他腾出来的地儿。

放好早点,坐定了,崔相影发现,同桌对面的小伙子有些眼熟,好像在哪见过,浓眉大眼,四方大脸,这是谁呀?

小伙子冲他点了点头,崔相影忙点头示意。等那位小伙子吃完早点走了,对面换了位年轻的姑娘坐下了,崔相影才想起,刚才那位小伙子,是二女儿崔咏兰相处过的男朋友,姓什么来着?他的姓挺稀罕。对了,姓嫪。说来还是四五年前的事了。小嫪往家去过两三趟,后来,不知什么原因,与二女儿分手了。

这下又勾起崔相影的另一块心病。二女儿从那以后,再也没有谈过对象。如今她都四十岁了。

崔相影的心情越发地郁闷。他一口馃子,一口烧饼地吃着,把目光又盯向对面的姑娘。怎么也有些眼熟!

崔相影心里一紧,暗道:“今儿个是怎么啦?净遇上熟人!莫非这姑娘跟自己也有关系?她是谁?”

暗说,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子,盯住一位姑娘,死乞白咧地看,算怎么回事。

姑娘挺大方,微笑着说:“您老看我眼熟是不是?我是东道二小的老师,班里学生的家长大都认识我。”

“您是姜老师!”崔相影明白了,姑娘是自己孙子崔斌的班主任。孙子上一二年级时,自己接送他,几乎每天在学校门口都能见到这位年轻的小老师。

崔相影平时就不善谈,想当初,为了六个儿女的学习,没少被学校的老师请去挨训,今儿个遇到了孙子的老师,更是哑口无言了。

他心想,赶紧吃吧,吃完了走人。崔斌这小子学习也是不怎么样,可别找着挨训!

他几口塞完了馃子,又几口填完了烧饼,双手端起喝了半碗的豆浆,一仰脖,咕咚咕咚灌了下去。

别人喝豆浆,喝到最后,碗底上大都留一些。崔相影勤俭节约一辈子了,哪有剩碗底儿的坏毛病,因此才有刚才那一举动。

他想着快些躲开对面的姜老师,喝得有些急了,没料到,出事了!咕咚咕咚,清香可口的豆浆进入肚中,嗓子眼儿却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。

噎着啦?!

崔相影赶紧用手抚摸肚皮。揉揉肚子,好喘出这口气。不对,不是噎着了,怎么连气都喘不出来!霎时间就憋得他满脸通红。

姜老师看着他的举动,愣住了。

崔相影赶紧调气,把浑身的力气,运到丹田上,然后往上提,往上冲气。几年间,跟着师傅学习太极拳的功夫没白费,这下用上了。

只听得,啊嘿!叭嗒,一物从崔相影的口中喷出,落在地上,滴溜乱转,片刻停住,原来是一枚五分硬币。

年轻的女老师不干了,这就要去找豆腐房的服务员,理论理论。

崔相影不想惹麻烦,猫腰捡起硬币,用手把硬币抹了抹,放进裤兜里,出了豆腐房,快步而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94)| 评论(6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