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八月十五云遮月》六  

2012-04-20 09:23:2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八月十五云遮月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五

 

崔咏松从小脑子就不太灵活,上小学一年级时,一加一知道等于二,二加二也知道等于四,再往多里数,十以内的数字相加,还能凑乎着蒙出来。他上到二三年级,学乘除法的时候,就崴了,乘法口诀,经常背错。

一天,老师在课堂上提问,问得数为十的口诀,点到了他的头上。他站起来,憋了半天,才回答:“俩五一十!”同学们一阵大笑,从此他得了一个外号,便叫做:俩五一十。

别看崔咏松算术不行,语文也差,可是他有一项特长,绝对够棒!

他上四年级的时候,喜欢上了做饭,只要一有空,就随着母亲身边,学着怎样用开水烫棒子面,怎样捏窝头。又学了怎样和白面,怎样发面,怎样搋碱。没用多久,他蒸出的馒头,就超过了大姐崔咏竹蒸的馒头。那馒头不仅碱匀,色白,而且还是戗面的,咬着有嚼头,赢得了众兄弟姐妹们的赞扬。

终因母亲王春芳,舍不得把大把大把的白面,被白白的戗进面团中,崔咏松这一绝活再也没有机会展现了。

崔咏松不灰心,他把主攻的方向转到了学炒菜上面。而自家的菜谱,长年不变,不是白菜就是土豆,这能学出什么?

崔咏松傻人有傻心眼儿。他瞅着同院果家,两口子都有工作,只养着一个女儿,生活富裕,每天的饮食饭菜不断地变换花样,于是就往果家跑,去了几趟,开口提出要求,要学果婶儿的厨艺。

梁红玉笑了,指着丈夫说:“你跟我学厨艺?他可是喜来登酒店的高级厨师!”

崔咏松大吃一惊。自己从小在这个院子里长起来的,长这么大,十四五了,才知道果伯伯是个厨师,还是个高级厨师!

崔咏松立即跪下磕头,要认果仁义为干爹。

果仁义的脾气相当古怪,别看他命里没儿,有好几年也盼着妻子再生个儿子,叹天不遂愿。这时凭空掉下个干儿子,让他伤了脑筋。梁红玉高兴了,劝他答应了。

干儿子不白当,从此,果仁义家里的体力活,买煤买面的全由崔咏松包了。

日子长了,果仁义瞅着这干儿够实在,像个做儿子的样子,所以不时地教他几手烹饪之道。傻小子崔咏松真有这方面的天赋,一点就透,一学就会,没用两年,煎炒烹炸,焖煨爆熘,氽炖熬煮,烧贴烩扒,样样拿得起来了。

果仁义很是欣赏干儿子兼徒弟的手艺了。崔咏松只要有时间,就是果家的专职厨师。他的厨艺自然也受到干妈妈及干姐姐的捧场。

干儿子的实在和孝顺,换来了干爹的回报。

崔咏松初中毕业了,果仁义通过关系,把他招进了佟楼餐厅。崔咏松如鱼得水了。

如今的崔咏松,已经是佟楼餐厅的三级厨师。

 

家里的天然气灶头,火口不够硬,崔咏松借来个铁桶改制的大灶,灶膛内填上砸成块的蜂窝煤,灶火正旺,撺出半尺高的火苗。

大灶临着大屋的窗户放着,把本来就不宽的院子,堵了个严实。灶旁又支了张方桌,这下更过不去人了。好在崔家住在院子的中间,两边的邻居们,还能分走东西两边的院门。

崔咏松背心裤衩短打扮,腰间系着蓝布的围裙,胳膊上戴着蓝布的套袖,手持菜刀,正在菜墩儿上切着鱿鱼,准备烹饪下一个菜。

这工夫,只见院子西面,一个宽大的家具,由前后两个人抬着,缓缓地向院里挪来。

崔咏松下了一跳,忙着放下手里的活,看着,心里话:“这是谁家搬家?没长眼?前面就是大灶了,你往哪搬?”

那家具是个三门的大衣柜。大衣柜还在缓缓移动,眼看就接近院子中间了,吓得崔咏松赶紧侧身挤过炉灶,挺身当在灶前。他刚要喊着,叫对方停住,要不人撞炉灶,非惹祸不可!那两个抬家具的人,没等他开口,已经站住了脚步。

崔咏松虚惊一场,上前询问。

南郭家的二儿子南郭玉鹤,正在指挥着后面其他搬家具的人门。他忙里偷闲回答了崔咏松。原来是南郭守信的兄弟,南郭守用一家,居住的中山门新村十二段,危改拆迁了。南郭守用找哥哥借了一间房,全家今天搬来了,搬进了紧挨着崔家的6号房间。

九排大院热闹了,原本清静的西边院子,叫南郭守用一家搅翻了天。搬家公司的几个小伙子,里外进出地忙活了半个多小时,才把一卡车的家具,大大小小的包裹,锅碗瓢盆的,搬理完毕。南郭守用的两个儿子,南郭玉虎和南郭玉龙,又用三轮车从十二段往这,折腾了好几趟零碎物件。

吴招娣还嫌不乱,趁着搬东西人们,喘口气的功夫,跑到了院子中间。她不怕热,就贴在火燃熊熊的炉灶旁,瞅着崔咏松干活。她把两片子嘴唇,一张一合地说着。

她聊起了十二段拆迁之事,聊起了现时的拆迁政策,又说起了九段的拆迁,说是:“咱们九段明年也许就拆,明年不拆,后年肯定得拆!”

她又谈起了这次十二段拆迁,有一户人家,哥几个因为房子和拆迁补助款的利益问题,打了起来。

崔咏松一会儿持刀切菜,一会儿抖勺炒菜,哪有闲工夫听她白话,不时哼着答着,好,是。

一旁崔咏松的妻子文静,坐在小板凳上收拾着鲤鱼,也没工夫跟她聊天。

吴招娣自顾一个人说着。只要有听众,她自己侃侃而谈,心里就舒服极了。

崔咏松是佟楼餐厅的厨师,文静是棉纺一厂子弟幼儿园的厨师,两人正所谓志同道合,对烹饪艺术一往情深,对烹调工作爱不释手,因此,老爷子过生日,炒菜做饭之事,责无旁贷地落在了他们夫妻肩上。

崔家的姐几个命好,凡是家中聚会,用不着她们水里火上的下厨干活。每当此时,她们清闲了,清闲得难受,一个比一个嗓门儿高。

高门儿大嗓,来自正房大屋里,一桌麻将战得正酣。

崔咏竹居中而坐,她的对面是黎元。黎元的下家,是沈阳。沈阳的对家是崔咏梅。两对夫妻四个人,转圈地摸牌拍牌。两位丈夫举止文雅,两位夫人却是谁也不服谁。

大姐高叫着,打出一张牌:“一饼!”小妹一准比她的声调高一个八度:“八万!”

崔咏竹心里话:“我看你长得就像八万!你有嘛了不起!瞧你那德性!这几年苦熬着,憋得难受,刚有了爷们儿就奓刺儿!买了这么多的东西,!成心气人!大姑奶奶我不生气!你爷们儿有嘛了,东北老坦儿!一个开照相馆的个体户!我爷们儿是嘛,退伍军人,国营服装厂的厂长!比你爷们儿强多了!你等着,等着明年咱们再来!”

崔咏竹下了决心,准备在明年的八月十五,老爷子生日这一天,一定一定要压倒了崔咏梅。

她净想着心事,拍出了刚抓的一张牌:“小鸟!”

她的下家,崔咏梅欣喜若狂了,乐呵呵地喊道:“你可斗绘儿了!”

打麻将的规矩,斗绘儿,属于犯规,谁犯规了,手上有多好的牌也不许和了,只能干斗牌,眼睁睁的看着其他三家和牌。

崔咏竹心里一惊,眼睛盯着桌上牌垛末尾倒数第六张,翻出来的绘儿,是九条。得,一九条的绘儿,自己把张幺鸡给斗了!

崔咏竹心里这个悔呀,这个恨呀。她这副牌可是万子捉五一条龙!两张东风做将,三张白板成一副,一万两万三万四万六万七万八万还有一张二条。她手中没绘儿,抓了个幺鸡是绘儿,只要把那张没用的绘儿皮二条斗下去,那就听牌,捉五一条龙!

崔咏竹瞪着幸灾乐祸,双手乱舞的崔咏梅,气得双手禁不住也是一阵地抖动。

她丈夫黎元不开眼,笑着说:“斗绘儿美了,抖什么抖?”

崔咏竹可找着个出气的主:“我乐意!管着嘛!”她心里却暗道:“我抖?你瞎了,看不出来我这是气的!”

“和了!提了捉五!”崔咏梅高叫一声,推倒牌,让其他三家验证。

沈阳看也不看。黎元看了个大概。崔咏竹可看了个仔细,直盯着牌有二十多秒钟,确实是四万靠着九条绘儿,提了个五万,和牌,一点儿毛病没有,给人钱吧!

叫这个小缺德的,捡了个便宜柴禾。崔咏竹心有不甘。她起身说是去厕所,走了,一走就是十多分钟。

打麻将大都有个规矩,牌桌上玩儿到半截,没到一锅结束时,在座的人,不能轻易走开,这是牌运的问题。因为此时牌运好的主,可能就会被一时的停顿而打扰,改变牌运。

崔咏梅此刻手气正高,她也是担心这一点,停牌拖的时间越长越倒霉。

崔咏梅急得直搓手,终于把大姐盼了回来。她冲着崔咏竹嚷道:“成心是不是?有你这样上厕所的吗?没掉茅坑儿里?”

崔咏竹就是为了气一气她,目的达到了,也不争辩,呲呲牙,咧列嘴,坐下了。

四人接着打牌。

崔咏梅果然让崔咏竹这么一蹲一凉,牌运走了,手气没了,点儿背了,抓什么不是什么,稀里糊涂被拉下了庄,自己这一庄不但没做住,接下来的一圈,再也没开和,只开了个小杠。

崔咏梅心里这个气呀,气得她咬得牙齿嘎嘎直响。

这一圈打完了,崔咏梅找崔咏竹要杠钱,崔咏竹却说杠钱给完了。

给了没给?两位男人都没作证。

崔咏梅外号叫“刺儿梅”,那绝对是够刺儿的,正好趁机发火。她右手习惯性地扬了起来,准备扇去。但是她一看崔咏竹一副横眉立目地样子,毕竟人家是姐姐,心想,算了,巴掌免了,骂她几句了事。

于是,什么缺德,财迷,玩儿赖,不是东西,坏透膛了,损阴丧德,一连串的修饰词,像儿童玩儿的气压水枪枪筒里的水似的,从崔咏梅的嘴里,喷出来,直喷到崔咏竹的脸上。

崔咏竹也不是省油的灯,赶紧还口。但是她的嘴力,哪里抵得住崔咏梅的话碴子。

崔咏梅接着喷水:黄鼠狼,狐狸精,吝啬鬼,穷疯了,小时候,为争掉在地上的五分钱,急得差点儿没尿了裤子。

小刀子似的言语,一下一下地割着崔咏竹的脸蛋,她的脸蛋开始发红了,气得心脏怦怦乱跳:谁跟你争掉在地上的钱了?那是崔咏兰!你他妈的瞎安黵儿!在我爷们儿面前叫我难堪!我他妈的劈了你!

不知是姐姐先动手打了妹妹,还是妹妹先动手打了姐姐,反正在两位丈夫还没反应过来时,姐妹俩同时遭了对方一记耳光。

那姐俩还想厮打时,已被各自的丈夫架住了胳膊。男人力气大,能阻挡女人动武,可是阻挡不住她们的两片嘴唇,一场对骂在所难免了。

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67)| 评论(5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