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八月十五云遮月》七  

2012-04-24 08:38:2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 八月十五云遮月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五

 

在小屋里看电视的老两口子,心烦意乱了。对过大屋,闺女们的叫,姑爷们的喊,压过了电视里的声音。

老人们养育了儿女们,一辈子不容易。做子女的给老人们祝寿,应该高兴,应该和睦才是。这年年都在争吵中度过,算怎么回事?

崔相影一肚子气,想去那屋说两句?说谁呢?几个孩子从小就不听管教,尤其是,这一大一小俩闺女,更是不顺南不顺北了,说了也不听,就跟放屁似的,还不如放屁啦,放屁还有个响,有个味儿!

崔相影说要出去走走,王春芳听了,也要跟去,唉!先躲开吧,眼不见心不烂!于是,老两口子一前一后,出了屋门,出了院门。

乱世中方显出英雄本色,英雄是哪个?

就在这样吵闹声中,有两个人做到了,“任凭风狂雨暴,我自岿然不动。”

院内,崔咏松照样地抖勺持铲炒着菜,文静照样地洗碟子洗盘子打着下手。

院子里的邻居们,也许是听惯了,每年八月十五这一天,崔家姐妹的争吵声,竟没有一人跑来观瞧劝解的。连最好事的快嘴大妈吴招娣,也没再露一面。

吵骂声,连绵不断。

终于引来个好奇之人,是从隔壁来的。

南郭玉龙,光着膀子,晃着脑袋,一步三摇,到了跟前,站在了炉灶旁边。

虽然他们家因拆迁,头一天搬到了九排大院,可是南郭玉龙从小到大,没少往大爷南郭守信家跑,因此他在大院里,混得很熟,尤其是跟崔家的老二崔咏柏,更是混出了一番朋友道。

“大哥,还支了个灶炒菜!有事呀?”南郭玉龙问着崔咏松,目光却通过纱窗盯向屋里。

崔咏松回说给老爷子过生日。

南郭玉龙笑了,不知是成心还是无心地说道:“我说呢,你们家怎么这么热闹!原来是老爷子的生日呀!”

崔咏松脸红了,无言以对。

南郭玉龙又笑了,压低了声音又说:“屋里姐几个不对乎,矫情起来了?要不要我给劝劝?”

崔咏松把刚做得的两条红烧鲤鱼,装进盘子里,住了手,瞅着南郭玉龙,心里话:“连我都不敢靠前,就你,能劝得动她们?”

“怎么着,你不信?我一张嘴,他们整个得变哑巴了!”

“兄弟,别开玩笑!”

“开嘛玩笑呢!不信咱就试试,我这可是保质保量,实行三包!”

这时屋内的争吵声更加地激烈,崔咏松心想,不如让他试上一试,行了不就清静了。

“那你就快劝吧!”

“等等,我有个要求!”

“要求?”

“对,我想吃松鼠鱼!”

“松鼠鱼?那得有黄花鱼!”

“我有黄花鱼!一会儿我去拿,拿两条,一条送你,一条你做好了我拿走!”

“好,你先进去劝架!”

南郭玉龙并没有进屋,只见他又朝屋里瞄了瞄,忽然可着嗓子吼道:“像话嘛!还吵!看把老爷子气的!背过气去了!”

这一嗓子真管用,如晴空落下个炸雷,炸雷冒着烟儿滚进屋里,屋里的人们惊呆了,顿时静了下来,鸦雀无声。

大约过了三分钟,崔咏竹出来了。她到小屋转一圈,自然没发现背过气去的老爷子,就捩了崔咏松一眼,丢下一句话:“神经病!”

她以为刚才是崔咏松喊的了。

南郭玉龙果然拿来了两条,一尺二三寸长的黄花鱼。

他扒头朝屋里看看,侧耳又听了听,然后得意地挑起了大拇指。

崔家的姐俩也许是因为南郭玉龙的叫喊,而感到内疚了,此时只听得见屋里录音机放着甜美的歌曲:

“在欢度节日愉快的时刻,祝你岁岁平安天天快乐,让歌声驱散往日的忧愁,让酒香温暖人们心窝。祝你愉快学习,舒心工作,焕发青春,幸福生活。”

做松鼠鱼比较麻烦,得劈鱼的脊骨,片鱼的肋骨,还得在鱼身内里剞上十字花刀,那刀法的深浅轻重很是讲究。文静不具备这种技术,崔咏松亲自操刀收拾。

两条鱼在崔咏松手中,魔术般地整理完毕,炉灶上,换了大号的炒锅,放油,油热,炸鱼。

当金黄色的如松鼠般奓着刺儿的鱼,装入鱼池中,再浇上汤汁,真是色香味儿俱全。

南郭玉龙乐乐呵呵端着一条鱼满意地走了。今天他们家也摆宴,是南郭守信哥俩两家的聚宴。

崔咏松终于可以缓口气了,准备宴席的十个菜,烹制完毕。

爆炒鱿鱼丝、烧茄子、蒜苔肉丝、醋熘土豆、西红柿炒鸡蛋、扣肉、虾仁扒豆腐、鱼香肉丝、黄瓜炒虾仁、红烧鲤鱼。每样菜都是双份装,偏偏多出的松鼠鱼是一只单盘。

按照往常惯例,宴席是大屋开一桌,小屋开一桌。大屋是大人们聚餐,小屋里则是不爱热闹的崔咏兰,还有离了婚的崔咏菊,带着孩子们就座。

这一条松鼠鱼,上了这屋,上不了那屋,怎么办?弄不好又要闹矛盾!又要吵架!崔咏松伤透了脑筋,也想不出个办法,因询问文静。

文静想了想说:“这条鱼也是多出来的,没人知道,不如你拿去送给干爹。”

好主意!崔咏松不怠慢,趁着孩子们和老两口,出去转悠没回来的空儿,端着那条松鼠鱼,几步跑进果仁义的家里。

 

崔咏竹与崔咏梅没有再争吵,可是每人的心里还是生气,还是忿忿不平,说话言语之间还是带着刺儿。

崔家姐妹郁闷的心情,似乎感染了老天爷。老天爷阴沉了一天的脸,此时此刻,竟然眉头紧锁,泪眼淋漓,泣泣涕涕抽动起来,雨点儿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,一滴一滴落了下来。

滴滴嗒嗒的雨点儿,渐渐下密了。

崔咏松赶紧把事先准备好了的塑料布,四角拴上绳子,分别系在了门框窗户框子,及墙上,在大屋与小屋之间,吊起个天棚,把炉灶和炊事家伙遮住。

细雨蒙蒙,赶着外出的人们回家。

雨声沙沙,送来了一位不同凡响的客人。

崔相影、王春芳老两口子刚进门,身后跟进了崔咏柏,紧随着崔咏柏的是,一脸春风的水芙蓉。

崔咏柏去接女朋友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。

做姐姐的崔咏竹,做妹妹的崔咏梅,为了去年这一天无聊的吵架,把崔咏柏的恋人给搅走了,心里多少有些感到内疚,正各自暗地琢磨着这回不定领个嘛样的来,肯定不会比去年那个好。

水芙蓉的出现,使一家老小大吃一惊。这姑娘太漂亮了,论容貌,论身材,可以说得上百里挑一,千里挑一的主。再看她那风度气质,穿着打扮,举止动作,完了,崔家的众姐妹们,都成土老冒了。

水芙蓉玲珑剔透的体形,超前脱俗的神态,惊得两位姑爷,目瞪口呆。那姐几个,更是哑口无言,无比地诧异。

过了片刻,嫉妒之心使得崔咏梅首先发难。她已忘记了自己许下的愿,今天不再搅和二哥的恋情。

崔咏梅冲着水芙蓉讥讽道:“看意思,你岁数肯定比我小,我就叫你妹子吧。我说妹子呀,头一次登门,就给老爷子带来个蛋糕。我们老太太可受甩了!”

水芙蓉白净的脸颊,显出了万朵的笑颜,朝着崔咏梅,双手拢拳一拱,说道:“谢谢老姐的提醒!我今天既然来了,就不能丢了崔咏柏的面子!况且,以后,咱们也许还在一个屋檐下乘凉!到时候,尽管你岁数比我大,可你还得叫我一声嫂子,对不对!”

水芙蓉身子转了个圈,接着说:“几位姐姐姐夫,大哥大嫂,今天我来的有些仓促,没买什么东西。今儿个是老爷子的六十六大寿,咱们图个吉利,这是六百六十块钱,老太太,您老收下!”

水芙蓉说着,不知从身上什么地方,变出一沓钞票,塞到王春芳的手中。

王春芳一下呆了,在她这一生的记忆中,还从没见过这么大方的人!这位姑娘不但出手大方,而且模样长得还俊,说不定以后还能做自己的儿媳妇!

王春芳呆了会儿,缓过神儿来,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。她真想马上清点一下手中的钞票,看是不是如她所说的,真有六百六十块这么多。

屋内一片寂静,只听得外面雨点儿打着房檐,滴滴嗒嗒的声音。

就在王春芳要点钱,还没点钱之际,崔咏竹过来了,一把夺过了母亲手中的钞票,一手捏着,一手埝着,数了数,然后把钞票展开成扇形,举过头顶,叫道:“真是六百六呀!”

她又把钞票特意地在崔咏梅的眼前晃动,直晃得崔咏梅的脸颊,由煞白转成了潮红,由潮红转成了粉红,由粉红又变成了赤红。崔咏竹这才满意地收手,把钱还给了母亲。

崔咏梅一下子,叫那把钞票扇子给扇哑巴了,这以后就一言不发。小刺儿梅失去了说话的功能,因此,这屋里免去了多少的闲言碎语。因此,今年的生日宴会,得以平平安安地收场。

崔咏梅在内心深处,种下了对水芙蓉的仇恨,以后的日子里,她千方百计地破坏挑拨,崔咏柏与水芙蓉的关系,终于使一段姻缘毁灭,一个家庭解体。(详情请看九排大院轶事之十五《芙蓉出水》)

崔咏柏今儿个可开了眼了,知道了什么叫面子。

大姐向他挑了大拇指,二姐向他挑了大拇指,三姐也向他挑了大拇指。他的那位妙龄少女的外甥女黎莉,更是向他挑出双手的大拇指。

崔咏柏有些飘飘然了。

宴席开始。上酒上菜。

众位欢声笑语,吃着喝着。唯有一人,闷闷不乐。那就是哑巴了的崔咏梅。

宴席过后,一家人分食蛋糕,理所当然是老寿星先吃头一口。崔咏竹和崔咏梅姐俩抢着切自己买的蛋糕,往老爷子跟前递。

崔相影今儿个点儿太背,早晨喝豆浆,叫一枚五分硬币给卡着一回,现在吃蛋糕,没吃几口又给噎着了。这次噎得相当严重,他憋得满脸通红,嗓子里呼呼的,只有出的气儿,没有进的气儿,一会儿的工夫,人就快不行了。众人慌着喊着要送老爷子去医院,乱成一团。

一家人惊慌失措之中,只有水芙蓉一人,面目从容,保持着镇静。

就在崔咏松、崔咏柏哥俩架着崔相影往门外走时,水芙蓉猛地挥手重重地击了老寿星背后一掌。只见崔相影身子一挺,噗,从嗓子眼儿里喷出一块东西,砸在地上。众人一瞅,原来是块葡萄珠大小的硬面疙瘩。

崔相影别看嗓子给堵住了,可心里明白,这要由两个儿子送自己去医院,没准儿半道上就得憋死断气儿了,亏了这位仙女般的准儿媳妇,关键时候有主意,我算死里得活,捡回一条命!

崔相影冲着水芙蓉笑了笑,算是表示谢意。

老爷子差点儿出危险,谁的责任?

崔咏竹嚷了起来,说是崔咏梅买的蛋糕有质量问题。

说句公道话,众人看得清楚,老爷子的碗里,分盛着她们姐俩买的蛋糕,谁知道,那块缺德的硬面疙瘩,出自哪个蛋糕?

好在崔咏梅今儿个是死不言语了,只用白眼球翻了翻崔咏竹而已。

 

晚上九点多钟,老天爷顺应民心,及时地忍住了悲伤,外面的雨住了。

水芙蓉起身告辞。

崔咏柏今儿个高兴,酒喝得有些多了,说话舌头都打着卷,醉熏熏的,他还是坚持要送水芙蓉。

水芙蓉一一跟众人告别。先是崔相影、王春芳老两口子,再是大姐崔咏竹夫妇,大哥崔咏松夫妇,二姐崔咏兰,三姐崔咏菊,最后是崔咏梅夫妇。沈阳倒是挺客气地回应着,崔咏梅只用眼角夹了夹她。

水芙蓉微笑着,转身,抬手,掀起了门口的竹帘子,丰满浑圆的屁股,一扭一摆,婀娜的身子,飘了出去。

崔相影瞅着她的背影,忽地想起,今儿个上午,在92路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位姑娘。

对!是她!二百五十块钱就是她偷的!

寿星老眼前金星乱冒,脑袋发晕了,踉跄了两步,身子一歪,靠在了椅子上。

……

(本篇到此结束,欲知后续故事,请看,九排大院轶事之十五《芙蓉出水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45)| 评论(5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