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牛半仙的婚礼记录》一  

2012-04-28 09:23:53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牛半仙的婚礼记录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六

 

提起牛半仙来,那可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的人物。

半仙者,半拉神仙也,能耐大着去了。她就是住九排大院3号房牛丰田的女儿,牛红。

今儿个,一九九六年,二月六日,星期六;农历腊月十八,牛红二十四岁的生日。

今儿个,也是牛红倾心算定的好日子,千载难逢的“六个双”大好吉日!

今儿个,牛红和常彪要喜结连理。

今儿个,喜庆的日子里,闹出好多喜庆的故事……

 

牛红为何叫“牛半仙”,这里还有个典故。

牛红平日里喜欢看书,爱琢磨事,对“自然之谜”,“世界之谜”,“海底之谜”,“神功奇能”,之类的书感兴趣,尤其对神功奇能,也就是特异功能,更是着迷。什么隔物识字呀,隔墙透视呀,意念取物呀,多神奇!有一本儿书,介绍一个叫某某的人,说他能预测别人的未来。他说你的汽车哪时出事,就哪时出事。他说你出的事有多大就有多大。出事之中死不死人全凭他的一张嘴。

这些近乎天方夜谭的故事,人们只当是听个笑话。牛红却对此深信不疑。哎!只叹爸妈生自己时,没赋予自己奇功异能,先天不足呀!先天不足,后天努力吧,又苦于无处寻名士拜老师。

一天,她偶然地在集市书摊儿上,买了本用扑克牌算命的书。这本书里介绍了,怎样预测爱情,预测人生,预测流年运气,预测一个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种种方法。

牛红如获至宝,闲着没事时,一手捧书,一手摆着扑克牌,兴致勃勃,一钻研就是半天。

同院邻居,孙瑶来查电表,收取电费,遇上了牛红正研究扑克牌算卦,就开玩笑地让牛红给自己算上一卦。牛红就按书中的“命运之树”之法,算了算,竟然测算出,孙瑶近日将有灾难降临。头一次给人算卦,连牛红自己都不信这种预测。

“就算开玩笑吧。”牛红做了结论。

孙瑶把这事更是当成笑料,见人就说,逢人便讲,两天之内,全院的人都知道了。不想,没出一个月,孙瑶真出事了,她因仇伤人,犯了案子被抓,进了劳动教养所。

这下,牛红火了,出名了。

平常百姓人家,大娘大婶儿们,邻里之间,就爱串个门儿,聊个家长里短,街坊新闻的。九排大院出了个能掐会算之人,也算是新闻一件,奇闻一条。牛红的名声传到了街上,传遍了九段。这里的居民,每家都有一两位在棉纺一厂工作的,于是,牛红的名气,从街道上,传进了工厂,从工厂传进了车间。

找牛红算卦的,今天一个,明天两个。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算得灵还是不灵,反正人们都来找她。也许是在中山门立交桥下的算卦摊儿,个个都收费,而她是免费服务吧。

车间里的姐妹们找她算卦,还有要求看手相的。她的这点儿扑克牌的功夫,再也应付不了了。赶紧充电把,她又买来了,看手相、相面、批八卦、测字、姓名学,等等的书籍。经过一番的苦读钻研,功夫不负有心人,除了易经八卦,高深莫测,艰涩难懂之外,其它的学问,牛红样样精通了。牛红可以对得起,人们封给她的“半仙”的称号了。

关于这个称号,不管人们是夸奖呢,还是讽刺呢,牛红欣然接受了。

她的准丈夫常彪,听人们呼她为“半仙”时,心里很是反感。在常彪的记忆里,前几年看过的一本儿小说中,有个跳大神的老婆子,也叫什么“半仙”。那可是个反面人物!

常彪劝牛红:“咱们别给人算卦看相了,都是些迷信的东西!”

牛红和常彪,爱深情重,感情好得无法形容。她要是提出什么要求,常彪是绝对遵循,办到。反过来,常彪要提出什么要求,牛红也是尽最大地努力办到。

“你叫我金盆洗手,可我好这个呀?”

“好这个没关系,定下个规矩,以后,非亲属关系,对外人一概不理。”

“好!就这么定了!今儿个,婚礼过后,对外人,就金盆洗手了!”

牛红真的能金盆洗手?常彪对此不担心。他们二人,生在这个世界上,简直就跟一个人似的。

牛红和常彪,都是一九七二年出生的。牛红生在了二月六日,常彪生在了三月六日,牛红比常彪大了一个月。为此,牛红小时候没少埋怨妈妈,为什么不晚生我一个月!

一九七二年鼠年的春节是二月十五日,生在了二月六日的牛红,没福气属鼠了,所以就属了猪。她和常彪,虽说是同岁,虽说是只差一个月,可是一个属猪,一个属鼠。

隔着一个墙壁的两家邻居,跨着年,一家得了千金,一家得了小子,那可高兴坏了。况且,两家的关系又不错。常彪的母亲抱着常彪出院时,牛红的母亲出满月了。两位母亲开玩笑地说,要把这一儿一女,培养成一对夫妻。

过后,牛红的母亲黄红,没拿这当回事。常彪的母亲朱美珠可当了真了。朱美珠在儿子会爬,会坐,会走路,呀呀学话后,就在儿子的耳边,不断地教诲着:旁边那家的小姐姐,可是你媳妇呀!

常彪家里,三口人,除了爸妈,就是他。他小小的脑子中,接受的第三个人的信息,就是这位小姐姐了。媳妇是什么概念?他当然不理解,他只知道,爸爸妈妈是最亲的人,那媳妇也是最亲的人了。

一对小儿女,一同地玩儿,一同地长,一同进了棉一子弟幼儿园。

幼儿园离家不远,就在中山门新村十一段。

他们两家每天只出一个人接送他们俩。

幼儿园的小朋友,当他们俩是一家人。每当常彪说牛红是自己的媳妇时,牛红从来没反对过,都乐乐呵呵地承认。小伙伴儿们也深信,牛红是常彪的媳妇。

二人幼儿园毕业了,一同进了中心东道第二小学,分在了一个班。

在新的集体里,常彪照旧向同学们吹嘘,牛红是自己的媳妇。

小学生不同于幼儿园的小朋友,有好事的就把这事报告了老师。

小学老师也不同于幼儿园的老师,老师马上请来了家长。两位父亲,常友礼和牛丰田,对老师提的疑问,回答是一致的:我们就是亲家!

这样,老师不管了,同学们也不告了。可是,就在二年级开学的当天,牛红叮嘱常彪:“媳妇之事,你心中记住就行了,以后不要提了。”常彪真的再也没提过。同学们都知道了,也没有提的必要了。

两人小学毕业升到了九十八中学,还是在一个班。他们那个小学的班,原封没动,整个端到了九十八中学。

中学时代,青春年少,情窦初开,常彪和牛红的感情,升华到了新的高度,二人在家里在学校是形影不离了。

班里新转来一位男同学叫晏津,坐在了牛红的同桌。小伙子高高的身材,皮肤白白的,一表的人才。

晏津不知就里,一来二去,看上了牛红,递了纸条。牛红说:“我有男朋友,是常彪。”晏津不信:“他是你男朋友?你敢当众吻他?”

吻自己青梅竹马的男朋友算个嘛事?背地里不知吻过多少遍了。牛红就在教室里和常彪一阵地热吻。同学们见怪不怪。随着上课的铃声,年轻的,刚刚大学毕业的女老师,他们的班主任,走进了教室,正好,把这情景看了个满眼。

皇甫红韵老师的脸颊,真的红晕起来。这是什么行为?早恋呀!现在的小青年们,活得真是开放!中国传统的道德观念,被他们抛到了九霄云外!这要任其发展下去,早恋,未婚先孕,那还了得!我如今都二十四了,还没有接受过一个男性的吻!

皇甫老师,一半儿的责任心,夹着一半儿的嫉妒心,把热吻事件上报了。初中部德育处的胡主任,可逮着个教育广大学生们的题目。于是,张榜批评,请家长。

两位家长,孩子的父亲来了,表明了态度:两个孩子的恋爱关系确实存在,回去一定教育他们,不要太张扬了。

学校的主任老师,无可奈何,不了了之了。

牛红和常彪对皇甫老师,没有怨恨。二人不但不怨恨,而且还通过实际行动,给班集体做了不少工作,与老师的关系,越处越好。

初中毕业时,牛红和常彪向老师提出了要求:将来结婚一定请老师做证婚人。

皇甫红韵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73)| 评论(6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