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牛半仙的婚礼记录》五  

2012-05-14 08:05:0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 牛半仙的婚礼记录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六

 

婚礼车队,又一次停住了,停在了中心南道的西半段上。

这次停车,并不是道路上又发生了什么意外,而是牛红预先安排的。

“常家餐馆”更名为“四仙居酒店”,更名揭匾的仪式,将在此时举行。主持揭匾的是牛红的哥哥牛黄。

牛黄身着深灰色西装。他吩咐崔咏柏、南郭玉龙,点燃了鞭炮,随后拉动酒店门脸上方,覆在匾上红绸子的绳子。绸子落下,黑地,烫金,浮雕,隶书体“四仙居酒店”,五个庄重沉厚的字迹显了出来。

牛黄一摆手,从酒店里走出来四位姑娘。她们都是外地来津的打工妹,在酒店做服务员。四人着装整齐,一律大红色的对襟唐装,雪白的工作裤。

四位姑娘来到吉利车前,站齐了,冲着车里的新娘子鞠了一躬,齐声道:“祝老板,老板娘,新婚快乐!”

牛红心情非常的郁闷,显然还没有从刚才路上,遇到的捅人事件中,解脱出来。虽然警察们及时赶到,抓走了凶犯,抬走了伤员,疏导了道路,婚礼车队并没有耽搁太多的时间,可是大喜的日子,冲上了血灾,十分的不吉利,百分的不吉利!

“祝老板,老板娘,新婚快乐!”四位姑娘见新娘子没反应,又鞠了一躬。

牛红还在走着心思。

她恨呀,她此时恨上了自己的俩叔伯妹妹,牛莉和牛莎。牛莉和牛莎现在正坐在后面第二辆大发车上。她还恨上了同学庄翱翔、程薇薇、甘寿、吴玉敏。要不是等你们几个,车队八点就启程了,哪还能遇得上血光之灾?

她又恨上了自己。你怎么这么笨!千算万算,偏偏没算出今天会出这种事?笑话呀!笑话!你还称什么半仙?呸!看来常彪说得对,该是金盆洗手的时候了!

四位姑娘见新娘子还是没反应,忙着又鞠了一躬,提高了嗓音喊道:“祝老板,老板娘,新婚快乐!”

牛红低着头,仍旧没言语。

一旁银凤沉不住气了,心里话:“你不吭声,还叫姑娘们鞠躬?姑娘们再鞠躬,成什么啦?”

银凤忙拉起牛红的左手,朝车外示意着。牛红这才缓过神儿来,从车中递出了红包,每人一份。

“谢老板老板娘!”姑娘们真就又鞠了一躬。

银凤忍不住笑出了声。好在牛红不知道姑娘们鞠了几次躬。

婚礼车队继续前进。

时运呀,时运!过了这个时,就没了这个运!该着杠着!没有办法!但愿前面一路顺风!

在牛红默默地祈祷中,在崔咏柏、南郭玉龙的开路引导下,车队缓缓驶过了中心南道,左拐上了中心东道。

中心南道是市场的布匹服装及粮食肉类禽类的专卖区,摊位规划整齐,道路也比较宽阔。中心东道又是一番的天地,道路的西侧,建有一列的红砖房子,房子前面是一长溜的石头案子。这里专卖海货水产品。商贩们不光是把鱼虾放在石头案子上,绝大多数的摊主,用大铝盆,大铁桶,编织袋,盛着鱼虾螃蟹,直接摆在了道路上。商贩们个个如此,你朝路中间摆,我比你还朝路中间摆,谁都想把谁压在身后去。他们的商品经营理念中,有个制敌必胜的经验。那就是,谁的货越能挡得住逛街的人们,谁的货就越能招徕人们的眼球!

中心东道比中心南道窄了许多,这里采买做卖的人们近乎糗成了人酱!好在南郭玉龙,“烂鱼先生”的外号不是白叫的。他在这条街上混迹多年,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鱼老板们都得给他面子。

南郭玉龙指挥着海鱼河鱼、海虾河虾、海蟹河蟹,一律地给车队让道,婚礼车队才得以插进了中心东道。

牛红在车里瞅着忙得团团转的南郭玉龙,心里感慨万分,感激不尽。

“这里怎么比中心西道还要拥挤!平常走到这怎么不注意呢?”

牛红又恨自己了,恨自己又失算了。早知这样,婚礼车队绕个大圈,走龙潭路,津塘公路,广宁路,这会儿都能到家了。

“今天多亏了银凤妹妹这个老兄弟,到家后一定封个重重的红包送他。”

牛红闭上了眼睛,嘴巴一张一合,旁边的银凤也没听清她说了些什么。

婚礼车队爬行着,一切顺利。

突然间,人群分处,对面迎头来了一辆,披着大红花的黑色桑塔纳轿车,显然这也是婚礼车队。

吉利轿车里三个人三种表情。

女司机“噗哧”一下笑了,自言自语道:“巧了,这叫双喜临门!”

银凤吐了下舌头,接着女司机的话茬说道:“挺好!抬头见喜!”

“挺好个屁!”牛红心里骂了一句。

婚礼车队中途撞上了婚礼车队,这种事情也是出乎牛红的预算之外。她心里又起急了,脑门上冒出了汗,想拿什么东西擦擦汗,可是身上,手绢手绢纸,什么也没带着。

银凤笑着掏出条手绢递给牛红:“新娘子姐姐,别着急!船到桥头必然直!车到山前必有路!吉人自有天相!”

吉利轿车停住了,只是发动机转动着,没有熄火。

牛红脑子里紧急思索着,没听见银凤说的什么。

她想起了一本儿婚俗书里介绍过,中国古代民间旧时的婚嫁,如果两位新人乘花轿途中相遇,双方为抢道互不相让时,双方可以派出下书人。两个下书人,各托着礼让红包,比输赢。当着众人撕开红包,包内钱少者认输,认输就得给人家让路。

要拼红包吗?

牛红心里发慌了。出门儿上车前,只预备了四个红包,那四个红包已经给了酒店的四位姑娘!这可怎么好!

中心东道上,在摊主和路人们的主动礼让下,才腾出一条缝,将就着能通过一辆车,要是两辆车相逢错车而过,那是万万不可能的!

怎么办?

只能有一个车队打倒车,后退。好在双方车队尾部,都有一条岔路,给倒车者留做退身之用。

牛红婚礼车后退之路是友爱道。对方婚礼车后退之路是团结道。

当初建设中山门工人新村,规划道路的设计师们,仿佛预见了今天要发生的事似的,在环形的中心道四周,呈几何状开出了八条放射形道路。便是:一号路、二号路、三号路、四号路、团结道、友爱道、互助道、和睦道。

天才的道路设计师,为半个世纪后的今天,解决两队婚礼车途中相遇之事,留下了回旋的余地。

关键是哪一方的婚礼车退一步让路呢?

倒车让路?这可不是一桩小事!

牛红满脑子里都是大吉大利,四平八稳的思想理念。

倒车!想都甭想!

婚礼车前,两位冲锋将军,崔咏柏和南郭玉龙,那也是蛮高的心气。叫我们让路?放你妈的狗臭屁!

对方婚礼车前照样有两位开路的元帅。那俩小伙子,照样的七个不含糊,八个不在乎。

“瞧你们这辆破吉利!还耀武扬威!不嫌载面儿呀!”

“你们那辆好,不也是破车嘛!”

“破车?你懂个屁!桑塔纳两千!你坐过吗?赶紧后退让道吧!吉利给桑塔纳让道,应该的!”

“应你妈的头!你小子找残废是不是!”

几句话没谈拢,四人分两对,互相抓住了对方的衣襟,就要动手。

南郭银凤慌了,心想,大喜的日子可别打架呀!她赶紧推开车门,准备下车去劝解。

这工夫,对面桑塔纳轿车车门开处,下来位姑娘。呀!直惊得吉利车女司机,瞪圆了眼睛。

但见这位姑娘,高挑的身材,婀娜的身姿,穿着一件茶绿色旗袍;白玉般的瓜子脸,笑容可掬的样子,双颊上闪动着迷人的酒窝。

“她不坐在我身后,怎么跑到人家的车里去啦?”女司机诧异地欠身回头:天呀!身后的姑娘还在这里!这位脸上,眉舒目展,腮上也绽出了俩酒窝。

为了解释女司机的疑惑,也为了提醒发呆的牛红,银凤笑着说:“行了!咱们赢了!我姐姐下车了!”

牛红早瞧见了车前的南郭金凤,也早知道金凤今天去参加同事的婚礼,只是没想到金凤做了人家的伴娘,更没想到她出现在冤家路窄的对方车上。

金凤在人家那面,咱们就赢啦?她能说服人家新娘子让步倒车?

牛红心里没底。这事搁谁,谁也不会让步!

“哥哥兄弟住手!玉龙住手!”金凤银铃般的声音,极具魅力,更何况四位男子汉,都认识她 。崔咏柏一愣神儿之间,明白了,这是金凤。

“自己人!自己人!”

“自己人!自己人!”

南郭玉龙、崔咏柏,忙着向那两位,拍肩示好。对方也挺开面,拱手讲和。

讲和不管用,得解决实际问题!

中山门市场的管理员庄葳蕤及时冒了出来。他看着两方婚礼车僵在这,围观的人群,挤了个里外十几层,这时间长了,还了得!他灵机一动,出了个主意,叫双方各出一名代表,用“石头,剪子,布”来定输赢。输者让路,不能反悔!

对方新娘子同意了。牛红犹豫着,银凤替她决定:同意!

庄葳蕤怕双方有人不认账,特地找来双方的摄像师,把摄像镜头对准车前的决斗之地,摄下这一特别的决斗场面。

王成肩扛着摄像机,准备就绪。他心里想:“对方的决斗代表,就是这位刚下车的姑娘了。自己这方派谁呢?对啦,一准把那位绝色美人伴娘,派遣出场。也只有她,才能和这位美人,相匹相敌!”

憨厚老实的王成,料事如神。

吉利轿车,车门开了,南郭银凤出场了。

霎那间,乱糟糟的市场上,鸦雀无声了。街道两旁围观的人们,好像叫谁施了法术似的,个个目瞪口呆,张大嘴巴,变成了哑巴。连庄葳蕤也不例外,像个泥人张捏的泥胎塑像,呆呆地傻立在那。

同样的笑脸儿,同样的酒窝,同样的身材,同样的着装,同样的迷人姿态,同样的美人坯子,同样的两位姑娘!

王成心里早有准备,及时开动摄像机,工作起来。对方的摄像师已经苶呆呆,成了木头人。木头人还能干什么?

还得说市场管理员,人家到底是穿着肩章制服的。庄葳蕤头一个鼓起掌来。随着这一掌声,围观的人们高叫起来:“好呀!”掌声四起。

接下来,双胞胎姐妹,玩儿起了游戏,“石头、剪子、布”。天津卫俗称“锛、铰、裹”。

做妹妹的冲姐姐使眼色,做姐姐的心领神会。

“锛!铰!裹!”姐姐故意快着一步,理所当然是妹妹赢了。

游戏结束了。

桑塔纳连同后面跟着的六辆红夏利,只得委屈地打起倒车,缓缓退出中心东道,退向团结道,等着人家的婚礼车驶过去,再继续前进。

牛红庆幸自己胜利了,心里高兴了。

还有一人比她高兴。

在这次婚礼车撞车的事件中,得到了两盒中华烟,两盒石林烟,及两大包的糖果。

谁呀?庄葳蕤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58)| 评论(6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