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牛半仙的婚礼记录》六  

2012-05-18 08:29:0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   牛半仙的婚礼记录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六

 

婚礼车队,如同唐僧师徒西天取经,途中坎坷颇多,磨历九九八十一难,挣扎着终于抵达了目的地。

九排大院东院门,迎亲的人们各就各位。常彪在伴郎,银凤的大哥南郭玉鸿的陪伴下,迎到了轿车的门前。

鞭炮声过后,常彪冲着轿车三鞠躬。牛红微笑着打开车门,迈腿刚要下车,迎亲的人们,和围观的人们,一阵哗然,只见一中年男子,手托着一个花圈,撞着人群,硬挤了过来!

吓得牛红大惊失色,身子又缩回车里,不由得一颗心怦怦地急跳起来。

这不是添堵嘛?怎么回事?

牛红眉头紧皱着,百思不得其解,眼眶里转起了泪花。

南郭玉龙也急了,上前一把揪住那个男子,就要动手。是动手砸花圈,还是动手揍这个家伙?他正想着,只听得街的前面不远处,一时哭声大起,原来斜对过十五排大院,真有一家办丧事!

这可应了那句俗话:娶媳妇打幡儿,凑热闹!

围观的人们乐开了。

这时候,老天爷够烦人的,也来起腻。呼啦啦,猛地刮起了风,刮起了西北风,风力挺大。随着风的呼啸,空中旋起了雪花,鹅毛般的大雪,张牙舞爪,扑向迎亲的人们,扑向婚礼车队。

牛红心里堵了个疙瘩,由银凤催着下了轿车。

等候多时的程薇薇和吴玉敏,忙把准备好的彩色纸屑,抛出来,撒向新娘子。

天呀!这些纸屑,调皮地伴着雪花,微笑着随风起舞,然后,飘摇而去。

新娘子的碰头彩,黄了。

牛红再也顾不上别的了,理都没理常彪,一头扎进院内。

风雪中,人们散去。

风雪中,汽车开走。

风雪中,来了一人。

看来人装束打扮,是位农村的老太婆。

老太婆腿脚硬朗,肩上扛着个鼓鼓的口袋,踏着薄雪,一路小跑,钻进了九排大院。

老太婆是常友礼的姐姐,常彪的姑姑,有个美丽的名字,叫常娥。她从老家山东来。当年父母离开家乡时,把她托付给了自己的兄嫂,她是跟着大爷大娘长大的。

常娥解放后来过几次天津,父母不在了,这一晃约有十年没来了。做姐姐的想兄弟了,趁着大年头前来津瞅瞅,不想赶上侄子娶媳妇。她一个劲儿地埋怨兄弟,为啥不给老家去个讯儿,老家要是知道了,不能我一人来呀,你的几个外甥,外甥媳妇能不来?

常友礼面对姐姐的质问不好回答,本想着婚事前给老家送讯儿的,就是怕姐姐岁数大了,这大老远的来了,别累着。

常娥解开了口袋,掏出了带来的东西,家乡的土特产。牛红特意地瞧了个仔细,挺好:一兜金丝小枣、一兜栗子、一兜花生、一兜石榴、还有两张山东大锅饼。此锅饼,以面粉酵面为主料,制成的烙烤食品。直径有一尺二寸左右,厚度一寸来的。

天津卫的老少爷们儿,哪见过这种食品,瞅着新鲜,都想尝尝。

常彪便用手掰着,分给大家。

不错!又酥又脆!

亲友们聊着家长里短。

中午时分,开饭了。两家的亲戚朋友,由牛黄照料着,安排在了四仙居酒店用饭。常彪、牛红的八位老同学,则留在了牛家就餐。

吃喜面。

常彪的中专同学,孙仁和徐方,用三轮车从四仙居酒店,拉来了两大保温罐,煮得的面条。

大喜的日子,给同院的邻居,每家送上两碗面。常彪的母亲朱美珠,牛红的母亲黄红,负责挨家送面。

大号的海碗,盛着捞面,面上顶着,鲜红、翠绿、桔黄色的卤子,煞是好看,打老远就能闻见,香喷喷的味道。这两碗面的分量和起来得有一斤了。

两位新人的母亲,送面时都打着雨伞。

风住了,雪却越下越大。

漫天飞雪中,新房里传出了卡拉OK的声音,喇叭音箱,一个嘶哑的男中音:

“朔风吹,林涛吼,峡谷振荡,望飞雪,漫天舞,巍巍群山披银装,好一派北国风光……”

牛红正在原先的家中,凝思沉坐,想着再过几个小时的结婚典礼,心情特别兴奋,忽然听到父亲,学唱京剧《智取威虎山》的声音。

唱得这是嘛呀!要韵没韵,要调没调!不好!怎么拿这当威虎山了!待会儿难道开百鸡宴?

牛红忙着跑了过来,拦住父亲,叫他换一曲。

牛丰田倒是换了,换成了京剧《红灯记》李玉和的唱段:“临行喝妈一碗酒,浑身是胆,雄赳赳……”

这更不吉利了!怎么着,要上刑场?牛红气得一指按停了录像机,劈手夺过父亲手中的话筒。

千不该万不该,她不该把话筒塞到常彪姑姑的手中。

常姑姑认字不多,电视机里伴唱的画面换了几个,她全不理。她不是不理,而根本就一个字也看不懂。于是没了伴唱,也不管电视画面了,哼哼唧唧地,她唱了起来。

侉腔侉调侉大嗓,经过功放器的处理,从喇叭中,颤颤悠悠地冒了出来,震得人们的耳朵嗡嗡响。众人听了半天没听出她唱的是什么。

好不容易常姑姑的唱功结束,尽了情,放了话筒。

牛红笑着问:“您唱得这是嘛呀,是吕剧吗?”

常姑姑笑了:“你可说到点子上啦。俺唱的就是吕剧!这可是我们老家的著名吕剧《李二嫂改嫁》!”

闻听此言,牛红白里透红的脸蛋儿,立时变成了紫色。众人也是一愣,随后大笑起来。

南郭银凤正喝着茶,一口茶水喷出,笑着扎进牛红嫂子金文漪的怀中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60)| 评论(5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