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损鸟》一  

2012-06-03 08:38:1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损鸟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七

题解

 

本篇的题目过于格涩,这里先做下解释。

“损”字,读阳平声。本来拟稿时,此字据《天津的方言俚语》一书,定为“面丑”,就是“左面一个面,右面一个丑”,可是,电脑输入时成了问题。本人目前机子里的输入法里,没有这么一个字。且只能用“损”字替代。好在替代起来,还有些形似。

损鸟者,天津俚语也。

天津方言,听起来,直率豪爽,朴实大方,利利索索,快人快语。

天津俚语,那更是,新奇独特,风趣幽默,形象生动,耐人寻味,魅力无穷了。

上面“格涩”一词,也是天津俚语。可以解释为,“超然的特殊”。

天津方言,流传至今几百年了,许多奇特词汇,有音无字。这个“损鸟”的“损”字,便是其中之一。它在老百姓日常的生活中,使用频率还极高。“损”,意为人长得丑,或者讽刺别人不吉利,不吉祥。这个音的后面缀个“鸟”字,有加重意思,加深形容之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沉重的铁门,徐徐地打开了,从劳动教养管理所,走出位姑娘。

姑娘相当年轻,微黑的肤色,散发出青春的气息。

她走着走着站住了,回转身,望了望自己曾经住过工作过,受教育的地方。一年零十一个月的劳教生涯,对于她刚满二十岁的生命来说,算不得什么,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。她完全有时间,也完全有理由,享受自己的快乐,享受自己的人生。

自己的人生,到底怎样?自己脚下,是怎样一条路?她心里有些模糊。她现在自由了,自由之身,急急渴渴往家赶,赶到家,去见一人,一个在她心目中的圣明之人。就是这人,在她入劳教所之前,警告过她,将有灾难降临。不过,当时她不信,打死也不信。

在通往市区的公路上,她上了公交车。临出所时,管教李大姐嘱咐她,这趟公交车,只到咸水沽,在咸水沽倒乘另一趟公交车,才能到达市里。

提前一个月,解除了劳动教养,管教李大姐,要通知她的家人,她没同意,她要一个人回家,她要给家人一个惊喜。

公路两旁,落了叶子的杨树,随风摆着枝条,欢送姑娘踏上归家之路,欢送姑娘走上新的人生。

 

果仁义、梁红玉两口子婚后,只得了个女儿,取名叫果然,视如掌上明珠。小闺女果然,聪明灵俐,长到八岁,进入小学,学习成绩相当好,门门功课考试成绩,都是一百分。做父母的高兴,这丫头是块料,好好培养她上大学,将来当个科学家。

就在果然遵照父母的心思,努力学习,准备考上个重点中学,然后再进入重点大学。关键关键的小学六年级,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。学校停课了,老师挨斗了,学生们忙着闹革命,破四旧,立四新。果然的学习生涯终止了,上大学的美梦,也随着全国各地的革命口号,付之而去了。

果然稀里糊涂地在中学混了三年,初中毕业了,按政策没有“上山下乡”,她分配到了商业局工作,在中山门土产门市部当营业员。那年月,学生们毕业了,几乎都是“上山下乡”,或者,远赴边疆,加入生产建设兵团。向果然这样的结果,少之又少了。她父母的心里,烧高香了。

果然姑娘,果然不一般。政府照顾她是独生子女,没让她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而她却搞了个驻津部队的小干部,结了婚。婚后不到一年,小干部孙迩转业回乡了。果然不顾父母的满脸泪水,毅然随着丈夫去了河北唐山。

那年头,社会上流传着,这么一句口头禅:“倒煤上唐山”。因为唐山一带地下,蕴藏着巨量的煤矿,国有大型的煤矿产业,支撑着那里半壁的经济江山。因此,华北地区,用煤的企业客户们,都往唐山跑。

“倒煤(霉)上唐山”,“上唐山倒煤(霉)”。老天爷终于印证了这句话。一九七六年,七月二十八日凌晨,被人们掏挖一空的地壳,再也禁不住人们的折腾,轰然地天塌地陷。唐山地区大地震了。刹那间,毁了整座唐山市,夺去了二十多万人的生命。

在这场惨绝人寰的大地震中,果然和她的丈夫孙迩遇难了。不幸中的万幸,就在宿舍楼倒塌的瞬间,果然拼命抱住了不满周岁的女儿,孙迩也用胸膛围住了女儿。在夫妻二人合力掩护中,他们的女儿逃过一劫,幸存下来了。

果仁义赴唐山,认定了外孙女,抱回了天津,到如今,已经二十年过去了。

孙瑶是在外祖父,外祖母,超级度的宠爱,溺爱下长大的。

 

冬季的田野,一片素静,一眼望去,除了黄土还是黄土。

远处,庄稼地里,影绰绰能见到一溜的暖棚。

一两棵杨树槐树,在寒风中,嘻嘻哈哈地挥舞着,光秃秃的枝条,好像在说:严冬即将过去,春天就在眼前!

公路边,出现一条河,河里白茫茫一片冰。冰面上,有五六个闲人,对着凌窟垂钓。

孙瑶眨了眨眼,她回想起中学时期,在学校搭的“伴儿”,那小子叫王百发。王百发就爱钓鱼,自己也陪着他去东丽河沟里钓过几回鱼。只是这家伙有点儿太花了,钓鱼的技术不怎么样,钓女生的手段也不高明。初三的时候,他反倒叫别的女生给钓走了。

公交车快速地行驶着,每到一站,就上来几人。从这些人们的言谈中得知,郊区的农民们,趁着头年这几天,去市里采购置办年货。

孙瑶坐在末位的乘椅上,车上的人再多,也挤不着她。她只把目光瞅着车窗外的田园景色。

忽然,她看见一只小鸟,竟追随着公交车飞行着。

孙瑶的眼睛瞪圆了。

但见这只鸟,个头不是很大,在一哈左右,身子深灰色,而前胸及两只闪动着的翅膀,却是雪白的。

孙瑶盯了它足有五分,它也追着公交车飞了五分钟。那小鸟还频频朝孙瑶点头致意。

“多可爱的鸟呀!”孙瑶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。

旁边五十多岁,一脸褶子的妇女,回头看了一眼,说道:“我当是嘛啦,什么玩意儿!这大年下的,要是遇上喜鹊画眉的,那可是吉祥如意!吉星高照!一年得顺当!咳!原来是损鸟一个!”

闻听此言,孙瑶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脸上猛然涨得通红。

“损鸟”是她的外号。在市内,河东一带的玩儿闹圈里,一提“损鸟”,那可是大名鼎鼎,她常以此为荣。

现如今,经过政府劳动管教所的帮助教育,孙瑶的处世人生观,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她从收容到现在七百来天,头一次听人喊出“损鸟”一词,当然了,人家指的不是她,可是孙瑶的内心深处,隐隐地作痛了,她感到了耻辱。

 

关于“损鸟”外号的来历,有两个版本。

孙瑶是在外祖父、外祖母极度的宠爱下长大的。那宠爱溺爱的程度,可了不得了。果仁义、梁红玉两口子把疼爱女儿,怀念女儿的心情,双倍地转移到外孙女身上了。

这孙瑶从开始记事起,想怎么着,就怎么着,姥姥姥爷百分之百地满足她,那可真是,要星星不敢给月亮,要飞机,不敢给大炮。

上小学时,溺爱只能使孙瑶,养成些耍脾气拧性的坏毛病,可是到了中学,姥姥姥爷照样宠着,姑娘大了,在青春期发育的关键时期,家长的疏于管教,使她与学校里社会上,一些“玩闹们”混在一起,这样,她还能学得好吗?

九排大院的邻居,看不惯她的行为,一个十四五六的中学生,整天擦脂抹粉,描眉染法,打扮得流里流气,还经常与男生挎着胳膊压马路。

一天,张翠花吃完晚饭,出门遛弯儿。她遛着遛着,来到了中山门公园,无意中发现,在公园的一角,孙瑶和一男生正搂抱在一起。

这事在九排大院传开了,邻居们都以她为耻,斥之为:“损鸟”!

外号的正中版本,发生在学校。

孙瑶就读于团结道中学。平常就纪律散漫的她,经常地迟到早退,无故地旷课,班主任管不了,德育主任管不了,这女孩无可救药了,学校也不管了。于是孙瑶在学校,想怎么着,就怎么着,几乎为所欲为。

千不该万不该,在这一天,她还为所欲为。

这一天区教育局的领导,来学校视察工作。学校里做了充分的准备,楼道、操场,打扫得干干净净,学生们也规规矩矩地坐在教室里上课。学校领导陪同区局的领导,很满意地在校园里视察着,忽然,发现了教学楼背后,偏僻的角落里,一男生一女生,正忘我地拥抱接吻着。

区局领导的面子上挂不住了,学校领导更是下不来台。

转天学校召开紧急会议,大喇叭里通报批评了这对男女生。由于校长情绪过于激动,过于气愤,把女生名字的音给读差了。读成了“孙鸟”,于是,孙瑶有了自己正式的外号:损鸟。

因此,“损鸟”一炮打响,在学校出了名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26)| 评论(5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