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损鸟)二  

2012-06-07 08:48:3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 损鸟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七

 

公交车徐徐进了终点站,孙瑶郁闷的心情渐渐平复了。

她缓缓地走出公交车站的院子,四下打量周围环境景色,努力思索着回家的途径,也许是近两年的高墙生涯,往日的记忆有些模糊了,她竟然不知此时此刻,自己身处何方。

其实,她只需回过头去看看公交站,偌大的站牌儿,醒目的黑字,就明白了。

她望了望天,天空中蓝汪汪的,好个清透。太阳呢,太阳哪去了?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。她的肚子里咕咕叫了两下,感觉有些饿了。

孙瑶摸了摸上衣的口袋,口袋里还有四块钱,刚才的两趟公交车花去了六块钱。这十块钱还是管教李大姐给的。李大姐要给她五十块的,她没要,十块钱足够回家的路费了。

“到家后,我寄回钱,还您!”

“还什么,只要以后,别叫我在这再见到你,我就心满意足了!”

再见了,李大姐!我还能见着她吗?

孙瑶觉得脑袋有些发涨,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别再胡思乱想了。

她看见路边有个小饭馆儿,就走了来。到了饭馆儿门口,她又犹豫了,四块钱能吃什么?吃完了,回家还有车费吗?

她隔着饭馆儿的窗户,瞅着里面就餐的人们,嗓子眼儿里,咽了几口唾沫,转身刚要离去,就听见一声高叫着:“哎哟!是老妹妹吗?多咱出来的?”

从便道那边,摇摇摆摆走来了一位漂亮姑娘,身着黑色皮大衣,脚上穿着黑色高腰皮暖靴。一身的黑,映衬着她雪白的容貌,越发的水灵。

孙瑶认出来人了。其实不用看,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。当年,玩儿闹圈里五朵金花的大姐,小仙女,丹仙。

五朵金花,在形式上,喝过结拜酒,拜了干姐们儿,其实她们之间,关系不是很铁,有人走得近,有人走得远。

五朵金花都是谁?大姐丹仙,外号小仙女,人长得白,模样也俊俏。二姐胡艳艳,外号花蝴蝶,此女正如她的外号相符,与许多的男生胡搞乱搞,孙瑶很看不起她。三姐焦小颖,外号美人蕉,聪明厚道,非常有人缘。四姐孙秀,外号小魔女,天生的胆子大,脾气犟,什么事都敢做,与孙瑶最合得来。最后一位就是孙瑶了。

孙瑶瞅着丹仙的穿着打扮,再瞧自己身上的蓝布裤子,茶绿色的夹克,还有脚底下那双挺旧的黑皮鞋。唉!自己简直就是花子啦!

小饭馆儿内,姐俩坐下了。

“咱们随便吃点儿。”孙瑶慢声地说着。

“不行!今儿个寸了!你刚出来,为你接风洗尘!你就只管吃!我请客!”丹仙笑着喊过服务员,叫孙瑶点菜。孙瑶也确实饿了,就不客气地点了俩菜,两碗米饭。

“大姐,这是哪呀?回咱们中山门,该怎么走?”

孙瑶的一句话逗得丹仙大笑起来。

“我说你呀,真是变了!学好了!你说,咱们五朵金花,在天津卫,还有不认识的地界儿?找乐呀!找乐!”

孙瑶脸色有些泛红了,心里话:“你还提从前干嘛!唉……你爱告诉不告诉,当我真找不到家了!”

丹仙拿出香烟让着孙瑶。

“戒了。”孙瑶摆手说着。

“真的是,老妹子,大变了!”丹仙自己点着了香烟,抽着,又问道:“当初,我就不明白,你和孙秀,怎么把曹贵捅成重伤!那曹贵可是你二姐的朋友!你们能有嘛深仇大恨的?”

孙瑶闻听此一问,心里不由得哆嗦了一下,怨恨之气,陡然升起。

深仇大恨?那可真是深仇大恨!

 

孙瑶初中毕业了,没上高中,也没上中专技校,就在社会上瞎混,反正有姥姥姥爷每月供给的一百元的零花钱,上酒吧,下饭馆儿,去迪厅,花吧,玩儿吧。头几个月,一百元钱将就着还够,到后来,她偏偏的又添了个爱好,玩儿大型游戏,到游戏厅一泡就是一天。不时地还在轮盘机,老虎机,水果机,角子机上赌一回。这些赌博机器,吐币的几率不大,吃钱的能力可不小。这以后,尽管在孙瑶的要求下,老两口子把她的零花钱,涨到了二百,可二百元还是不够用。

再找老人要求增加零花钱,孙瑶自己都觉得,太没羞没臊了,张不了这个口,也不能张这个口。她心里清楚,隔壁邻居,唐勇他妈妈,没黑没白的在工厂上班,每个月也就挣四百多块钱。我在家待着,要每月花上三四百,也太不是东西啦!

没办法,省着点儿吧。

花钱似流水的她,大手大脚惯了,能省的下来?

这一天,孙瑶在市场首饰摊儿上,看上了一副项链,翠绿的宝石心形坠儿,再加上黄澄澄的拧花链子,式样真是非常好看。

孙瑶爱不释手,摊主要价三百八十元,经过反复划价,降至二百八十元成交。

她一掏口袋,只有八十元,这怎么好。偏巧五朵金花的二姐胡艳艳,也来逛市场,孙瑶就找她借了三百块钱,买了项链。

欠债还债,借钱还钱,这是天下的常理。

孙瑶却不认这个常理。

胡艳艳是自己的干姐姐,她能催着要债?再说她在一个小旅店里当服务员,不干不净,净收小费,钱来得易,能指着这三百块钱?自己也确实省不出钱来还她,还她钱,一个半月我喝西北风?

孙瑶没有还钱,压根儿就没想还钱。

却说这一天,胡艳艳的相好的曹贵找来了,逼着要债。

“我借我二姐的钱,用得着你来要?”

“你二姐的钱,就是我的钱,当然我来要了!”

“没钱!”

“没钱?不能吧?一个大闺女,白白嫩嫩的,浑身上下都是钱!”

曹贵的眼睛闪出邪光,贪婪地盯住孙瑶高耸的胸脯。

“你想干嘛?”

孙瑶吓了一跳,赶紧后退,才发现,这里的地势不好,前面是一片树林,中午时分,树林里连个人影都没有,身后是泛着碧波的月牙河,再退就退到河里了。孙瑶后悔了,后悔干嘛要跟这小子,跑到这里来!

“让我玩儿你一回,三百块钱一笔勾销!”

“什么?你个混蛋!想嘛了!”

“今儿个是让玩儿也得玩儿!不让玩儿也得玩儿!”

“啊呸!”

孙瑶不退反进,猛然飞起一脚,踢向曹贵的下身。

曹贵一点儿防备也没有,没想到这小丫头还能跟自己动武,吓得急闪身,总算是躲过了要害部位,可是左大腿根上着实挨了一脚。

“呦呵!他妈的你真狠呀!”

曹贵疯了一般,双手握拳,与孙瑶厮打起来。

女孩子毕竟力气弱,没十分钟,孙瑶气喘吁吁了,一个招架不住,脑门上中了一拳,跟着后脑海上又挨了一拳。

孙瑶脑子里“嗡”的声,一阵天旋地转,眼前一黑,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等她醒来时,发觉自己的牛仔裤,半脱半穿着,褪在胯上,里面的贴身内裤没了,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。她看了看表,感觉自己也就昏过去了十多分钟,就在这十多分钟之内,遭到了曹贵的奸污。她伸手指探了探自己的下身,果然那里,粘糊糊,湿漉漉,一片狼藉。

 

回忆以往的恨事,使得孙瑶的心情急剧变坏。

她饥饿之感顿消,这顿饭算是吃不下去了,象征性地说了两句,告别了丹仙。

丹仙本来是在这等男朋友的,孙瑶匆匆而去,也就没拦着。

孙瑶按照丹仙的指点,沿着马路往前走,果然不久看见了海河,还有跨海河的一座桥梁。当她看清楚,周围的景物,环境,那座桥真的是刘庄桥时,张嘴长长地出了口气,出了口心中的怨气。

刘庄桥畔,海河两岸,景色怡人。绿草如茵的海河公园,假山石,小亭廊,精美,幽雅。当然了,此刻冬季的草地,显得一片的枯黄。

当年,也是在冬季里,也是在正月里,就是在这里,海河公园,亭廊后面,孙瑶和孙秀,两人手握着明晃晃的刀子,把曹贵捅了个血染草地。

依小魔女孙秀的意思,要把曹贵给阉了,还亏了孙瑶极力阻拦,毕竟这家伙跟二姐有些关系。仇归仇,恨归恨,别把事情做得太绝了。

曹贵倒在地上,手捂着大腿上的两个口子,哎哟着直认错,求饶。

孙瑶瞧着他的痛苦样子,心里压抑着三个来月的仇恨之火,算是消去了大半,捅了这小子两刀子,也就行了,别真把他捅死,闹出人命来就不好办了。

“四姐,你走吧!我一个人兜着!”

“说的嘛话!该关,该判!姐姐跟你同出同进!不过这样也太便宜这小子啦!”

孙秀说罢弯腰,双手用劲儿一掀曹贵,曹贵哎哟着趴在那了。

孙秀又找了根长短粗细正合适的树枝,用刀子两下削出个尖儿,然后把那根树枝,狠狠地插向曹贵的屁眼儿。“啊!”一声惨叫,那树枝非常不情愿地进了曹贵的肛门里。

姐俩心满意足踏上了刘庄桥,过了桥,迎着交通警察走去。

 

现如今,孙瑶再次踏上了刘庄桥的桥面,想起了还在劳教所里的孙秀,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。要是搁现在,自己被人欺负了,肯定去报警,要用法律捍卫自己的尊严。私下里报仇是解气,只是连累了孙秀,好在再有半年孙秀也就出来了。她出来后,我一定约劝她,好好做人,老老实实生活。

福兮祸所伏,祸兮福所倚。

也亏了出了这场灾祸,得以使孙瑶及时地受到了政府的挽救教育,二十岁的年轻生命,回归到了正确的人生轨迹上。

她今后的人生旅途将会是怎样的呢?她将面临着什么样的人生难题?她还会遇到哪些生活坎坷?

孙瑶迈着愉快的步子,穿过了刘庄桥。宽阔的海河,一眼望不到边的,晶莹剔透的冰面,被她远远地甩在了身后。

她奔进了河东,急急渴渴往家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94)| 评论(5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