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酸甜苦辣过大年》八  

2012-07-29 08:20:0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酸甜苦辣过大年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八

 

李天娇两片薄嘴唇,说晕了李天齐。接下来,她还得劝说项玉兰。

项玉兰好劝说,她已经答应了见面,只不过把见面的日子提前几天罢了。

腊月二十九,李天娇还是上晚班。

她到了副食店,与项玉兰交了班,通告项玉兰:“今天下午三点,跟我哥见面!”

项玉兰没有一点儿思想准备,乍一听,立刻慌了神。

“干嘛……嘛……嘛……这么急?”

“不干嘛!为了你们的事,我腿肚子都快跑细了!找我二哥好几趟。我二哥倒是高兴,可我妈一个劲儿地直摇头!我妈摇头不是因为你。你也知道,我妈和你妈那是多少年的交情!她巴不得要找一个你这样的,知根知底的儿媳妇!我妈摇头是因为,你们见面的日子不对!正月里没有相亲的,这是老例儿!起先我也不懂。这叫做‘正月不做媒,做媒倒血霉!’没办法,明儿就是大年三十了,只有今天见面了。你说让我怎么办?”

李天娇一番言语说的项玉兰没了二话,只得同意提前见面了。

既然三点见面,那就别回家了,在店里待会儿吧。

项玉兰心里想着,坐在凳子上,稍微放松了一下,又去更衣室里,照着墙上的镜子,端详了自己的衣着容貌,用拢子拢了拢头发。

 

数九隆冬,有这么首歌谣:

一九二九不出手,三九四九凌上走,五九六九沿河看柳,七九河开,八九雁来,九九万物全复苏。

此时节当在“七九”里,可是应了那句老话:“七九河开河不开,八九雁来雁不来。”正所谓,倒春寒。

天气那叫一个冷,干冷干冷的。

中山门公园东南角上,铁栏杆围成一小小的游乐场。场内铺着环形的轨道,轨道上趴着一列六节车厢的小火车。小火车上没有乘客,连小火车站台售票亭内也没人。

离小火车站台不远,有一座亭子。这座亭子有些特别,东南北三面有亭台,而亭子的西面却连着一长廊。廊亭的结构,是用青砖叉花砌成的圆形柱子,柱子上横竖架着木条。一棵棵藤罗干,左缠右绕的盘在木架上。

廊亭旁边,几棵柳树,举着它们干枯的枝条,呆头呆脑地立着。

突然,柳树们的神色,有些喜悦起来。

打西面来了俩人,两个女人,两个年轻的女人,两个年轻漂亮的女人。

李天娇在前,项玉兰在后,二人进了长廊,款款走着。

长廊里没有人,廊亭两侧青灰色的水泥栏台,显得有些凄凉。

廊亭尽头,已在咫尺,然而那亭子里,空无一人。

李天娇奇怪了。

二哥不会说了不算的,更不会耍什么滑头。他出了什么事了不成?

不妙,先稳住眼前这位再说。

本来就不打算今天见面的,项玉兰并不着急。

李天娇没话找话,说这说那。

二人等着李天齐。三点一刻了,还没见李天齐的面。一向随机应变的李天娇,也没了主意。

再这么等下去,实在不像话。二哥今天要不来,自己可就栽大面儿啦!得赶紧陪个不是,先送走项玉兰,再去找二哥算账!

“甭等啦!我的姐姐,实在抱歉!你先回家,我马上找我二哥,明天你听我的讯儿!”

“明天是大年三十啦!我看算了吧。你不是说,正月里不提亲嘛,咱们过了正月再说。”

“过不过正月,明儿咱再定!”

二人分手了。

项玉兰轻松悠闲地出了公园前门而去。

李天娇双腿带风,刮出了公园后门,先到副食店,烦请王琴再多照顾一会儿自己的柜台,然后,急急火火往家赶。

家里的人太多,李天娇本想着见着二哥,把他拽出来,找个地界儿,狠狠地斥责他一顿。可是出乎李天娇的意料,家里清净得很,只有大姐李天珍,正往窗户上门上贴着窗花吊钱。还有母亲在煤气小屋里忙活着,小屋里飘出炖肉的香气。

“人都哪去了?”李天娇坐着,等着母亲忙活完了,问道。

“你大哥大嫂,一家四口,去逛劝业场了。你大姐夫爷俩,说是上集市转转。你爸,也不知扎哪去了。”刘小娟回答着。

李天娇这个急呀,不想知道的人,交代得清楚,要找的,却只字没提!

“我二哥,下没下班儿?”

“你二哥。早就下班儿了。瞧他愁眉苦脸的,耷了着脑袋。你大姐问她几句什么,不知现在他跑到哪去了。”

李天娇只得转移目标,出屋来,在大姐身旁,帮着她贴了一副对子,问道:“我二哥呢?”

李天珍笑了,说道:“这傻小子,下班儿回来,就像谁该他八百块钱似的,那脸蛋子,沉得冰冷冰冷的……”

“说正题!他人哪去啦?”

“你着什么急!哈哈哈,昨天,不是昨天,是前天,他那个女朋友,不是来咱家了吗,我看挺不错的。她叫张什么民。当时我就认出来了,她是我们同学张智民的妹妹。这姐俩长得非常像……”

“我二哥到底哪去啦?!”

“你有急事呀?刚才你二哥问我,他那个女朋友,行不行。我说行呀,没问题!她姐姐还是我们插队的知青战友呢。你二哥急急火火,没等我把话说完……就……哎哟……”

李天珍脚底下踩着的凳子,忽然倾斜了,她叫着摔了下去。

她爬将起来,再找老妹妹,李天娇没影了。

 

李天珍,你个扯娘们儿,处处跟我作对!那天买风衣,你跟我戗行市!今儿个又他妈的来浪气了!我做媒牵线儿的,她给我暗中下绊儿!真他妈的不是东西!刚才我那一脚,也够她受的,不把她屁股摔成八瓣儿!还他妈同学的妹妹,你个奶奶的卷儿!

李天娇心里骂着,一溜如风赶回了中山门公园。

她要看看自己的傻二哥,去没去约会的地点。那实心眼儿的人,一般不会失约的。

但愿能见到二哥,我还要费些口舌,使他回归正果!

李天娇经过公园中央喷水池时,习惯性地向右侧,也就是向西面绕去。她不经意中,一扭头,发现了大哥大嫂,还有他们的儿子女儿,从喷水池的另一则走来。李天娇要是走左侧东面,正好与他们碰头。

碰上头,还得没话答咯话。这下挺好,我快去办正事!

李天娇想着,刚要加速快走,忽听侄子李卫,高喊了一声:“我奶奶不一视同仁,太偏心了吧!”

她心里忽悠一下,马上站住了脚:奶奶偏心?偏什么了?

这个问题有些奥妙,不能不追究!

李天娇等着兄嫂四人走得稍微远些,赶紧小跑着跟上那四位,在他们身后侧耳细听。不听还可,这一听,直堵得她心里像吞了个秤砣,沉甸甸的。

原来是做奶奶的那天,一瞅见自己的大孙女,出落得水灵灵一位大姑娘,高兴喜欢得不得了,马上许愿要送孙女一件礼物,问孙女要什么,李津哪好意思说呢。奶奶便给大儿媳妇二百元钱,看着给李津买件可心的东西吧。

这不,一家人去了劝业场,李津买了块,“海鸥”手表。

一块手表,好一点儿的,百十来块钱,算不得什么。可是让人生气的是,做老的的,真够偏心。孙男外女的一大帮,为嘛偏偏给她买东西!她远在内蒙了,您以后能指着她,养老送终?

李天娇越琢磨越有气,越琢磨越上火。这一头的怨气,一腔的怒火,在她的肚子里翻滚着,好不难受,再不找个人撒一撒火,待会儿,她的肠子非得爆了不可。

终于有了个出气的目标。

清净,寒冷的亭子里,呆坐着李天齐。尽管来晚了,他还是没有失信于人。

“你怎么搞的!干嘛要蹲人家?!”李天娇怒不可遏,还没走进亭子,就在李天齐身后嚎了一嗓子。

这附近,没有声息,没有人,干冷的空气中,没有半丝的风。杨树柳树各个无精打采,垂头耷脑的,连时间也好像,被冻得凝固了似的。寂静,太寂静了!

李天齐昨天叫妹妹那番话语,给搞懵了,一宿儿没睡好觉,再加上今天上早班,起得又早,脑袋昏昏沉沉了一天了。

这工夫,他坐在亭子的栏板上,双手揣在防寒服的袖筒里,垂着头,闭着眼,朦朦胧胧之中,似睡非睡。

李天娇那一声大叫,不亚于晴空响了个霹雳。

只见李天齐身子一抖,扑通,摔下去。他的双手还插在袖筒中,没来得及伸展胳膊支撑一下身体。好可怜,他的脑袋先着地,咚的声,身子跟着着地。这下摔得猛了点儿,身子着地后,没有稳住,轱辘一个滚儿,又轱辘一个滚儿。本来轱辘俩滚儿后,他从栏板上摔下去的动力,几乎消失了,身子应该停住了。可是他的身子,却停在了不应该停的地界儿,亭子进口的台阶处,他一半儿的身子,在亭子里,一半儿的身子探出亭子外了。可怜李天齐又不是杂技演员,他哪里掌握得好这种平衡度,脸朝天,背冲下,没坚持五秒钟,又一个滚儿,滚下了台阶。

这下可把李天娇乐坏了。她弯着腰,跺着脚,挥着胳膊,一通大笑。笑过后,一头的烦恼,一腔的怨气,去了大半。

等李天齐迷迷糊糊地爬起来,李天娇再细看,好嘛,二哥的额头上起了个包,左脸颊青了,右脸颊白了,鼻子尖却是灰蒙蒙的一下尘土,好像戏台上的小丑。

李天娇又是一阵大笑。她胸中所剩的怨气,随着哈哈的笑声,飘然而去了。

既然二哥意外地挨了惩罚,那么别的话,也就不说了。

“今天你来晚了,这事怨你。你说这事怎么办,哪天再见面?”李天娇笑过了,绷起脸上的肌肉。

“还见面呀,我不想见了。”李天齐好一会儿,才缓过神来,哭丧着脸说。

“咱大姐,给你灌迷糊药了,是不是?她远在石家庄,几年才来一趟,她知道个屁!她说张慧民是她同学的妹妹,你就信!就算张慧民是她同学的妹妹,同学的妹妹有嘛了不起?那又碍着咱嘛相干!哦,是同学的妹妹,就非得娶她不可?谁给她定的?哪国的法律有这么一条?哦,同学的妹妹,是个混蛋,是个损鸟,咱也要呀?行啦,你也别愁眉苦脸,明天就是大年三十,明天的下午三点,还在这见面!你跟人家项玉兰见面后,搞与不搞,大主意还得你自己拿!我做妹妹的不好强求你!行啦,明天再迟到,我可饶不了你!”

李天娇恨恨地说完,没等李天齐吭声,已经出了亭子,一阵风似地去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07)| 评论(6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