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欢天喜地姑爷节》二  

2012-08-23 08:32:1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欢天喜地姑爷节---刘康乐倒霉透顶的一天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九

 

刘康乐的出租车,迎来了头一趟乘客。这是一家三口,三十多岁的夫妇,带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。

打乘客一上车,刘康乐就瞅着那位男士,有些眼熟。可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他。

刘康乐开着车,不时通过车前中间的后视镜,盯一下那男的。是谁?到底在哪见过?他心里要解这个谜团,便把俩耳朵支楞起来,听着车后那一家人的说话。

“妈,上姥姥家去,怎么不带礼物呢?”

“到地儿,下了车再买礼物不迟。”

“爸,三十那天,上我奶奶家,咱们可又是买点心,买香蕉的。到那一天里,我一块点心,一个香蕉都没吃着!今天不会买完东西,我还落不着吃吧?”

“别提了,你奶奶抠门儿,一辈子财迷!别说是你啦,你老爸我,从小都没吃嘛好东西。绝对是吃糠咽菜长大的。我小时候过年,最多也就几块山芋对乎对乎,算是好的啦!”

“妈,我姥姥呢?我姥姥不财迷吧?”

“你姥姥,那个疯婆子!不财迷?得把那个不字去掉,换上个特字!特也的财迷!”

“三秃子!你放屁!把话讲清楚了!我妈怎么财迷啦?”

刘康乐心里话:“那小子叫三秃子,黑毛线帽子下面,肯定是个光头了。”

“他妈的白板!你妈财迷的事,海了去了!远的不说,就拿去年正月初二,咱们给买的嘛酒?两瓶古井贡!你妈的,一会的工夫,不知把古井贡藏哪去了!晚上吃饭时,愣拿衡水老白干灌我们几个姑爷!你说缺德不缺德!”

“你这秃挨刀的!平常你不就爱喝个衡水老白干嘛。喝时挺美,美得胡说八道!现在说风凉话了!”

“爸,妈,你们别吵啦,行不行?”

“白板,你凭良心说,你老娘财迷不财迷?”

“你少叫我外号!”

刘康乐心里乐了:“这娘们儿叫白板!我刚才还纳闷儿了,他妈的白板,是嘛意思。”

“唉,你个娘们儿,我叫完白板了,你看行嘛?你那臭老娘,我还管她叫八万啦!瞧她长得难看样儿,还他妈的不拒八万啦!”

“好你个秃子!你扒我妈!我看你妈也好不了哪去!这年头,有给孩子压岁钱,就给十块的嘛?亏得她出得了手!”

“呦!我操!我老娘,我说说还可以,谁准你在这嚼舌头根儿?”

“啪”,一声响脆的耳光传来,也不知是丈夫打了妻子,还是妻子打了丈夫。刘康乐忙着把目光扫向后视镜。

“他妈的,你跟你老婆叫板!欠揍!”

“行呀!妈得来的!打得好!等晚上看我怎么办你!”

什么话呀,当着自己女儿的面,做爹的也说得出口!

刘康乐收回目光,再一瞅,不好!前面是个十字路口,大发车已经过了停车线,而对面路口,逆向的行车指示灯是红色的。

他猛地一踩刹车,手握着方向盘,身子往前跄了踉跄。

只听得:哎哟!妈呀!扑通!后面的三位乘客,这下惨了。

交通警察过来了,先敬了个礼。

刘康乐下车一瞅,自己车的前轱辘,越过了停车线有二尺远!

这下行了,头一趟就不顺,等着挨罚吧。

交通警察,察看了刘康乐的驾驶证,准备开罚单,罚款了。这时,车里的乘客,那一家三口,开了车门儿。

那女的叫道:“警察大哥,可了不得了!瞧我们摔成这样了!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呀!”

刘康乐一瞅,好嘛,小姑娘倒没怎么的,那男的,左手攥着右手腕,一个劲儿地直咧嘴,那女的,双手捂着脑门儿,一个劲儿地直哎哟。她真磕得不轻,手抬处,白皙的额头,红肿了个包。

年轻的警察,一看这样,就收起了罚款单,不罚刘康乐的款了,立刻催着刘康乐,拉着人家三口上医院看伤去。

去就去吧,责任全在自己,刘康乐请三人重新上车。

“好嘛!打住!我们可不敢再坐你的车了!赶回来,还没到医院了,半道上再跟别的车顶了牛!那不要了我们的命了!”女人高叫着。

“那怎样解决?”警察问。

“赔!让他赔我们医药费!我们自己上医院去!”男人喊道。

刘康乐好沮丧,千怨万怨就怨自己,没办法,问道:“赔多少钱?”

“四百!”女人叫着。

“不!五百!”男人喊着。

天呀!就脑门儿磕了个包,上医院也就擦个二百二,抹个紫药水什么的,用得着四百五百?

“警察同志,您给判一下,我赔多少钱合适。我刚出车,口袋里也就二百多零钱。”刘康乐乐不起来了,耷拉着嘴角,差点儿没哭了。

“开车注意力不集中,本来应该罚你的,没罚,明天写份检查,交到河东支队去!你不有两百多块嘛,就给他们两百吧!”

警察这话一出口,双方都不乐意。

刘康乐心里话:这么个小伤,也用不着上医院呀!给两百真冤得慌!又一想:人家警察还没罚你啦!一罚不罚个百八十的。这就不错啦!行了,认了吧,权当交罚款了。

那对夫妻有些不情愿,没能趁着天上掉下来的机会,狠狠地敲这小子一下。得了,两百就两百吧,待会儿,正好拿它给老的买东西。

那女人接过刘康乐给的一沓子零钱,点了又点。一家三口笑呵呵地,招了一辆夏利车而去。

刘康乐心情郁闷别扭,努力回想着,自己到底在哪见过那个叫“三秃子”的男人。

有人招手租车了,他赶紧把车靠往路边停下。

这是一对跨国组合的夫妻。

小伙子高鼻梁,深眼窝,蓝眼睛,还有一头金黄色的头发。他的妻子,高挑的身材,苗条的身躯,白白净净,模样长得也不错。

刘康乐勉强挤出些笑意,点了点头。

“你好!”外国小伙儿说话了,他的普通话说得字正腔圆。

“啊,啊,你也好!”刘康乐慌着应着。“

“过年好!”

“你也过年好!”

“我们上车啦?”

“请上,甭客气!”

夫妻二人上了车,坐稳了。

“你们这是回娘家吧?娘家在哪住呀?”刘康乐问道。

“河北,狮子林大街。”妻子笑着说道。

刘康乐刚要起步开车,外国小伙儿又喊上了:“师父大哥,等一下!”

什么叫师父大哥?刘康乐笑了,欠身回头。

“这里有个包!”小伙子右手举着个黑色坤包,递了过来。

刘康乐一愣,今儿个没拉什么人,就是刚才三秃子一家,这包准是三秃子媳妇的。

“谢啦!谢啦!这是刚才乘客落下的。一会儿送你们到地界儿,我赶紧回去给人家送去!”刘康乐客套着接了包。

行车间,一路上,小夫妻说着笑着,刘康乐不时问两句。你们是怎么相识的?都在哪工作?夫妻二人也善谈,告诉刘康乐,他们都在天津工业大学任教。这段异国的婚恋之火,是在美国的什么大学点燃的。

嚯!人家是大学的教授,比咱的地位高了不少!刘康乐老老实实地开车,不再问这问那了。

车到目的地,夫妻二人付了车费,告谢走了。

刘康乐赶紧清点坤包里的东西。包里有:一沓手帕纸,一串钥匙,一支口红,一盒雪花膏。真有钱呀,一百元的票子,一共五张,五百块!

刘康乐喜出望外,悲去甘来。

他以往出车,也有在车上捡到,乘客遗留下失物的时候。对此,他总是尽量想方设法找到失主送还东西,或是把东西交到,他所属的出租公司领导那去。

这回不同了,先是遭人讹诈,赔了款,一肚子的怨气还没出了。刘康乐马上决定,一不找失主,二不上交领导。

谁让三秃子为了点儿小伤,讹了我二百块钱!这下好了,我不但找回了二百块,还平白赚了三百块!

不行,二百块,咱拿着理直气壮,那另外的三百块,咱不能沾,还得给人送回去!送回去也不行。人家问了,怎么少了二百块,我说嘛?说你讹了我二百块,我扣下抵偿了!人家能干嘛?行了!这回破例了,昧回良心啦!

刘康乐把五百元钱,塞进自己的腰包。沉了会儿,他又从腰包中抽出三百元,放回坤包里,拉上坤包的拉锁,把坤包搁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11)| 评论(5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