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欢天喜地姑爷节》八  

2012-09-19 08:56:3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欢天喜地姑爷节---刘康乐倒霉透顶的一天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九

 

路边有人招手打车,对不起,刘康乐扬手示意。

又有人招手,刘康乐不但扬手示意,还冲人家,呲牙笑了笑。

招手打车的是位姑娘。这位姑娘瞧着从眼前经过的,空载的出租车,气得直跺脚,骂了一句:“什么东西!该死的!”

谁该死?我刚做了件好事!我是活雷锋!别看你年轻漂亮,我偏不拉你!气死你!

刘康乐郁闷了一天的心情,这时才有了一丝高兴劲儿。他扭头瞅了一眼姑娘,停住了车,待姑娘急急赶来,他一踩油门,车子忽然驶了出去。

“这是什么人呀!该死的!缺德鬼!没教养!”姑娘冲着大发车骂着。

姑娘骂什么,刘康乐一概听不见了。

好容易心里痛快些了,还拉客呀?我可不敢了。姑娘对不住了,谁让你嘴里不干不净,哄你一下,乐一乐,逗你玩儿!

难得的好心情,刘康乐正自我陶醉着。

忽然从马路左边逆行道上,斜着窜出辆自行车,自行车闯过了路中线。

刘康乐只看出了骑车人,是位身穿红色防寒服的年轻女子。

这女子大瞪着眼,玩儿命似地,直奔大发车车头而来。

“哎哟!我的天呀!”

亏了刘康乐这回精力集中,反应灵敏,大发车的轮胎摩擦着地面,发出刺耳的尖叫声。咚,扑通,自行车的前轮,顶在了大发车的前保险杠上,骑车人倒在了车轮下 。

“哎哟!老天爷还让人活吗?”刘康乐的前心后背,立时被汗水打透。他的双腿先是一阵颤抖,跟着两只胳膊也抖动起来,随着便是全身的抖动。

他的身子抖动着,不由自主地抖动着。他的鼻子一酸,泪水夺眶而出,嘴巴一咧,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“完了,这回撞人啦!撞人不比撞条狗!我怎么这么倒霉呀!”

刘康乐哭着,心里头琢磨着,越琢磨,越悲伤,越悲伤,就越委屈,越委屈,哭的是越厉害。

这位找死的女人,也不知是谁。你不想活了,投河,上吊,由你选。怎么单单地找我呀?这不是成心害人嘛!完了,警察待会儿来了,我连个驾照都没有,就等着进局子,蹲班房,吃官司吧!

刘康乐哭着哭着,猛地发现,出事地点,道边儿是一家医院:“和平医院”,才想起,人家伤得多重呀?得上医院抢救!千万别耽误了!

老天爷还算是有眼,我撞人撞得是地界儿,赶紧送人家上医院!

刘康乐马上止住了哭声,摇晃着身子出驾驶室。

他闪到车前一看,自行车甩在一旁,车轮前,一尺的距离,仰面躺着红衣女子。这女子一双水汪汪大眼睛,正望着天空。

阿弥陀佛!没压着呀!刘康乐心里一激动,泪水滚滚又来了。

“没事,姐夫。我没事。”红衣女子冲着刘康乐一笑,说话了。

她怎么管我叫姐夫?她是……哦,咳!这女人,红衣女人,年轻找死的女人,原来是自己的小姨子,自己媳妇的妹妹,甄兰芝。

“哎哟呵!你这是干嘛呀!可吓死我了!快起快起!”刘康乐说着,把手一抹眼泪,眼泪是抹下去了,鼻涕却涌了出来。灰巴巴的鼻涕泡,挂在嘴边儿,他抬起另一只手去抹鼻涕。

这举止多不文明,多恶心。刘康乐此时浑然不觉。

甄兰芝,二十四岁的大姑娘,正是干净整洁,爱美的年龄,瞅着姐夫,一把鼻涕,一把泪的模样,根本没想到什么恶心。甄兰芝心底受到了震撼,自己只不过摔了一跤,没伤到哪,瞧他哭的。敢情姐夫,这么疼我爱我呀!

“我不起,你把我抱进车里。”姑娘开始撒娇了。

要搁平日,这小姨子,水灵灵的眼睛,白藕般的肌肤,刘康乐连碰也不敢碰。今个儿不行,这场合,这地点,路上的行人有的止步观瞧了。赶紧吧,赶紧把她抱起来,走人。

刘康乐抱起甄兰芝,一股酒味儿扑面而来。

咳!这丫头喝了这么多的酒!

浓烈的酒味儿,刺激着刘康乐的鼻孔,一股鼻涕趁机涌出。刘康乐的双手抱着甄兰芝了,没工夫再去抹鼻涕。这股鼻涕有些生气了。好呀,小子!见色忘义!怀抱美人就什么都不顾啦!我叫你见色忘义!

鼻涕接着往下溜,溜到了刘康乐的嘴边。刘康乐也不傻,鼻涕是嘛东西,哪能吃,忙着闭紧嘴巴。正这时,一只小手,温柔的小手,戴着粉红手套的小手,伸过来,一把扫去了鼻涕。

刘康乐把甄兰芝和她的自行车,装进车内,大发车继续前进。

“哎,我说,老妹子,你打哪来,喝了这么多的酒,骑车玩儿命呀!幸亏遇上了我!”刘康乐心惊肉跳过后,一切太平了,忙关心地问着小姨子。

“遇上你,可不遇上你。我大老远就瞧见你的车牌号了,津E要死,要要死。(津E14114)多炸眼呀。姐夫呀,要死也不错。我就不想活了。”甄兰芝的身子随着汽车的颠簸,来回晃动着。

“干嘛呀,想不开?你年纪轻轻,长得又俊又漂亮,青春年华的大好时光!”

“姐夫,几天不见,学问见长,说话都一套一套的啦。今儿个呀,姐夫,我可是真不想活了。就刚才,我跟那个混蛋小子,打起来了,我们吹了。那家伙太精,太精,比猴子还精。哪像你呀,姐夫。你大大咧咧,傻傻乎乎,多可爱呀。你要不是我姐夫,多好,我跟你啦。”

刘康乐闻听此话,心里头就是一哆嗦。

原来她是跟对象打架闹翻了。我的妈呀,你跟对象叉了,也不能说这话呀。这如果让你姐姐听到了,我不得吃不了兜着走!不得一个月不让我上床,睡就地的滋味儿,可是不好受呀!去年,就因为夸了同院的邻居,金凤银凤姐俩长得好,结果,结果,睡了两天就地!

“姐夫,人家跟你说话了!”

“……”

“姐夫,我爱你,爱你呀!”

我的天呀!今儿个,够倒霉了!怎么又摊上了这么个主?这主不能推,不能甩!她喝了这么多的酒,不管她,她万一在外头出了事,怎么办?

刘康乐看了看手表,计算了路程与时间,现在可以按着妻子规定的时间,赶往丈母娘家了。

他挂了一档,点了油门儿,提高了车速。

“姐夫呀,人家跟你说话啦!”

你说就说吧,我给你一只耳朵。这耳朵听进去,那耳朵冒出来。

刘康乐打定主意不开口。

不一会儿,他就觉得右脸颊上,热乎乎的,有什么东西贴着,忙用右手划拉,摸着了软软绵绵的一堆,斜眼看去,原来是甄兰芝的脸蛋儿。这位小姨子,正嘬着嘴,亲着自己啦!

上帝呀!刘康乐身子一抖,胳膊一动,连带着车子的方向盘转动起来。

此时大发车,正行驶在内环线上。内环线中间设有八十公分高的隔离带。大发车疯了般地冲着隔离带撞去,把水泥基柱,铁管护栏的隔离带,撞飞了一段。跟着大发车向右打了个闪。刘康乐又打方向盘,又踩刹车,大发车歪了两歪,险一险没有翻倒,总算停了下来。

车子左前脸儿瘪了,保险杠歪了,左侧的后视镜,也碎了。

完了,又出事啦。

刘康乐大脑里嗡嗡地响着,站在那傻了,就觉得,后脊梁骨冒出一股凉气,凉气攻心,心里冰凉冰凉的。他又想哭了,揉揉鼻子,挤挤眼儿,哪来的泪水,真是欲哭无泪了。

“姐夫,上车,咱们回家!”甄兰芝招呼着他。

刘康乐猛然惊醒,是得走,自己身上没有本子,不走,等警察来了,麻烦就大啦!

交通事故逃逸?刘康乐以前连想都没想过!老实巴交的他,能干这种事?

他现在也没往这方面想,心里话,反正也没压人,也没撞车。对啦,应该把撞歪了的护栏给摆正了。他细瞅护栏,红白油漆相间的铁管,撞得成了弓形,哪里还能摆得正!

快走吧,快开吧,千万别再出事啦!

刘康乐提心吊胆地开着车,顺着内环线,走南京路,走曲阜道,走大光明桥,过了海河,走十一经路,走十一经路立交桥,过了京山铁路。

前面到了路口,遇上红灯停下车时,刘康乐提到嗓子眼儿的心,快从嘴里窜了出来。他深怕交通警察发现大发车前脸儿,有碰撞的痕迹,上前盘查。如果真叫警察逮着了,那可能不光是罚款问题了,弄不好,得进局子,关上十天半个月!惨了!惨了!

大发车缓缓驶下立交桥,谢天谢地,丈母娘家,就在眼前!

刘康乐刚把那颗悬着的心,稍稍放回肚里,只觉得右半边身子,有软绵绵东西靠了上来。天呀!她又来啦!

刘康乐吸取了刚才的教训,紧着把双手稳住方向盘,同时脚下点了刹车。

好嘛,这回不是亲嘴儿,这位小姨子,闭着眼睛,呼吸均匀地,靠在自己肩膀上睡着了。

“哎,醒醒!醒醒!”刘康乐壮着胆子,腾出右手,用胳膊肘,推了甄兰芝一把。不推还好,这一推,只见甄兰芝身子晃了两晃,又栽了过来,顺势,一头扎进刘康乐怀中。

砰砰砰,刘康乐的心脏,又给了股动力,加速地欢跳起来。

了不得了,美人儿投怀送抱!稳住啦,稳住啦!你可是个爷们儿。对呀,我是个爷们儿!这又不是我成心抱她,她喝多了酒,愣往我怀里扎!扎就扎吧,反正快到家了!

这点儿小地界儿,汽车方向盘与刘康乐胸口的孔隙,能有多大,别把小姨子磕着吧。刘康乐一手护着甄兰芝,一手掌握着方向盘。

大发车缓缓驶进了唐口新村。刘康乐马上就要拜见妻子的二老双亲了。

大年初二,刘康乐拜见二老双亲,竟然忘记了买些礼物。也许是今天发生的这些事,把他闹晕了。此时此刻,他的脑子里,嗡嗡直响。他努力地运动着自己的全部脑细胞,解读着一个课题,一个比较严重的课题,又是一个每天必做的,普普通通的课题,把一天的现金收入,如数交到妻子手里。

大发车停了下来,他还在解读着他的课题。

当当当,有人敲着车门玻璃,原来是妻子甄灵芝。

刘康乐忙着开车门,想起身下车,才想起怀中还抱着小姨子。

甄灵芝笑了,白皙的脸颊上,泛起了红晕。

“和谁呀,这么亲密?”她温温柔柔地问道。

“啊……”刘康乐半张着嘴巴,好像录像机里放着的电影,被按了暂停键,整个人定在了那里。

…… ……

 

(本篇到此结束,欲知刘家的后续故事,请看,九排大院轶事之终结篇《拆迁记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91)| 评论(5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