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男儿有泪哗哗流》四  

2013-02-16 08:57:15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男儿有泪哗哗流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十二

 

唐威虎下岗了,失去了工作,没了工资。郁秋香不但没怪罪他,反倒在生活上,比以前体贴他,关心他,照顾他了。唐威虎内心深处非常感激妻子。他心里暗暗地给自己叫劲儿:“听媳妇的话,振作起来!男子汉,老爷们儿!我要到外面闯一番事业!”

闯事业,唐威虎下了真功夫。

他去了中国北方人才市场。招聘的单位,人家要文凭,要大学文凭。

大学文凭,他上哪弄去?他上学只上到初中,初中毕业时,还忘了找学校要毕业证。现在,他连个初中的文凭都没有。

他去了河东劳务市场。生产岗位有空缺的厂子,人家要技术。他二把刀的电工,二把刀的保全工,干过电工,没考过电工本子,干过保全工,没取过资格证书。

“小伙子,你到底干什么拿手?”劳务市场,四十多岁的大姐问道。

“拿手?我最拿手的就是,清洁卫生!”他威虎底气十足地说着。

“清洁卫生?”

“就是拿扫帚扫院子!”

“那你去你们居住地的街道,看看街道保洁队,要不要人!”大姐笑了。

“呦,是呀!”唐威虎听了高人指点,顿开茅塞。

他回到家,吃罢午饭,再次出门求职,几经询问,真就找到了街道保洁队的驻地。

保洁队是清一色的外地来津的劳务工。街道保洁队,起早贪晚,风吹雨淋的,挥舞着扫帚扫大街,工作多苦,多累,又多脏,城里人多半不愿意干,外地劳务工把持着这项工作,有几年了。现如今,猛不丁,冒出个城里人,要抢他们的饭碗子,他们上上下下,老老少少,全体人员,感到了威胁,异口同声,回绝了唐威虎。

最拿手的活,干不了了,唐威虎闷闷不乐地往家走着。他心里盘算着,一个星期了,天天出来找工作,处处的碰壁,怎么办呢?晚上跟媳妇商量商量,让她拿个主意。

唐威虎两条腿,像挂了铅砣似的,迈不动步。

他磨磨蹭蹭,挪着身子,无意间瞧见道边墙上,一张黄纸,写着两个鲜红鲜红的大字,“招聘”。

哦,招聘,不就是招人嘛?这是谁这么好心眼儿,贴了这么张纸!

唐威虎有了些精神,腿上使劲儿,几步蹿到招聘广告跟前。他生怕广告再被其他人看去,双手叉腰,用宽大的肩膀,挡住广告,然后屏住呼吸,仔细观瞧。

但见:

        本店工作需要,招聘服务员两名。女,二十五岁以下。勤杂工一名,男,三十岁以下。有意者,请进店洽谈。

    唐威虎高兴了,真就招工,就招一名男工!亏了我看见的早!明儿个兴许就叫别人抢走了!

他高兴之余,再细瞅广告,心里不免又着急起来,人家要三十岁以下的,我今年都四十三啦!怎么办?先看看这是家什么店,做嘛生意的?

唐威虎盘算着,抬头观瞧。

店房不算小,两扇落地玻璃的大门,门的右侧,一拉溜的五扇窗户。门檐上方,挂一横匾,黄地朱漆的红字,行书体,字体非常漂亮:“快活林酒家”。

“快活林”?这名字好耳熟?

唐威虎略一思索,想起来了,前些日子,看过的电视连续剧《武松》里,有个饭店就叫“快活林”。

这里是一家饭店了,这里的老板很有学问,把《水浒》里的店名都用上了!老板很不错呀!有头脑!

夸奖老板有嘛用?我得进去碰碰运气,万一老板慧眼识英雄,收用了我,那不更好!

正值下午两点来钟,不是用餐的时间,店内冷冷清清,只有两排的空桌椅。

“有人吗?”

唐威虎喊了一声,店内里间,跑出一位女孩。

“您吃饭?”

“不,我不吃饭。我是来应聘的!”

“大叔呀,我们有大师傅,不缺人手!”

“你们店不是贴着招人嘛?我要当勤杂工!”

“哎哟!大叔!杂工,买菜,择菜,洗菜,切菜,累着啦!您这么大的岁数,干不了!”

“我才多大?正当年!我身子壮着啦!我……肯定能干!”

“您能干也不行,这事我做不了主!得我们老板决定!”

“你们老板呢,在哪?我跟他说!”

“不巧,我们老板娘,有病住院了,我们老板在医院陪着老板娘了!”

“那怎么办?你们贴的广告,写得好好的,叫我进店洽谈嘛!”

“要不您晚上六点钟,过来看看,也许我们老板那时候能回来!”

“六点钟?太晚了吧!别叫别人抢先把我给顶啦?”

“您放心!招聘的广告贴了半个多月了,您是头一个来应聘的!”

“是呀!那我先走,晚上再来!”

唐威虎退着身步,到了店门口,冲着女孩又说道:“我叫唐威虎!记住了!我嘛活都能干!”

女孩闪着大眼睛笑了。

 

唐威虎这一下午,大脑的神经,绷得紧紧的。他坐立不安,生怕错过了这次招工的机会,不断瞅着时间,好容易盼到手表的指针,指到了五点,就再也按捺不住自己了,风风火火出了家门。

中心北道,农贸市场,正值采购的高峰,姑娘小伙,大爷大娘,中年的男子,半老的大妈,人太多了。人们肩膀挨着肩膀,脑袋顶着脑袋,把个街道灌了个满满当当。

平常百姓们,习惯了拥拥挤挤的生活,人们微笑着,挤来挤去,采买着蔬菜水果。

唐威虎被裹在了人的海洋中,像个年迈的老太太,随着人流,一步一步地往前挪。他心里焦急,恨不得肋生双翅,飞到“快活林酒家”,面见饭馆的老板。

飞,哪里飞得起来?他哪有那么大的能耐?他只会急,不一会儿就急得他,额头上冒了汗了。

他急,后面有人比他还急。

走着走着,他就觉得后背上有人推了一下,吓得他赶紧,双脚用力,腰板儿一绷,撑住劲儿,身子才没往前闯。

他前面是位女子,看那苗条的身段,细细的腰肢,肯定是位姑娘了。

谁这么损?

唐威虎扭回头瞅,见是一位,二十来岁的青年,黑红的脸上,满下的青春痘。

“哥们儿,别着急,行吧?你推我,我要撞上前面的人,是怨你,还是怨我?”

青春痘没言语,只是呲了呲牙,咧了咧嘴。

集市上的人流还在慢慢地往前挪。

唐威虎透过人们的脑袋缝,看见了路边的中山门医院的大门,心里算是有根了,长喘了口气。前面过了路口,就是团结道了。那个“快活林酒家”,就在团街道上。

《水浒》里,快活林的老板,叫施什么……施恩的,后来,快活林又叫蒋门神给夺了。蒋门神,凶神恶煞,恶霸一个,不如施恩好。前面那个“快活林”的老板,不知道性情如何,是蒋门神?还是施恩?

他正在胡思乱想,后面又来了股推力。这回的推力,劲头很大,不但作用在腰上,而且连屁股上也重重地挨了一下。

“哎哟!”他叫了一声,下意识地,抬起双手,想撑住什么地界儿,好抵抗后面的作用力。人挨人的,他的双手哪里抬得上去,“啪”他整个身子,撞在了前面那位姑娘身上,而他的双手,又刚好按住了姑娘丰满柔软的臀部。姑娘的身子往前一趔趄。

“耍流氓呀!”“啪!”

随着喊声,唐威虎嘴巴子上重重挨了一掌,是那位姑娘打的。姑娘端端正正脸颊上,已是飞起了两朵红晕。

“不是呀!大姐!我不是,是后面……”

唐威虎双膝一弯,跪了下去。

什么意思呀?大庭广众之下,冲我下跪,我是你什么人?你成心调戏污辱人!

“啪!啪!”姑娘更来气了,抬双手,左右挥着,又扇了唐威虎俩耳光。

“大姐!我冤呀!”唐威虎把手揉了下鼻子,眼圈发红了。

街上人们止住了脚步,瞧起了热闹。

“怎么啦,姐姐,这小子是流氓?”

“是呀,姐姐,这小子流你前面了,还是流你后面了?”

人群中,有俩小子,不三不四,咧着大嘴叫着。

姑娘听了这话,羞得满脸通红通红了,不再跟唐威虎计较,转身挤进人群去了。

 

“快活林酒家”,食客满座,服务小姐,白衣蓝裤,端菜上饭地穿梭于饭桌之间。

真不错,老板正在店内。

唐威虎忍着脸上火辣辣的劲儿,昂首挺胸,迈着正步,被人带到饭店里间,去见老板。

“快活林酒家”的老板叫范进,长得白白胖胖,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,一脸的富态相。(他是本系列故事,最后一篇《拆迁记》中,很重要的人物。)

“你要应聘勤杂工?”范进上一眼下一眼,打量着唐威虎,摆手示意唐威虎坐下。

这屋里,一张方桌,四把椅子,老板坐着一把,还闲着三把。

“是呀!您好!我叫唐威虎!我嘛活都能干!老板,您要留用我,我保您满意!保您放心!”唐威虎说着坐了,瞅着老板的模样,宽宽的脑门儿,两道粗眉,眉宇间皱着个疙瘩。他怎么不乐意啦?我说错了话?

唐威虎慌着又站了起来。

“你今年多大岁数?以前在哪工作,都干过嘛活?”

“我四十三岁了,是天津麻纺厂的工人。厂里不景气,刚刚下岗。我在厂里干过电工,干过保全工,干过清洁工。对了,有一年,厂里食堂人手不够用,我还在食堂帮了半年的忙!”

“你在食堂干过?灶上活,墩上活都行?”

“您是说炒菜切菜呀!炒菜,我不是跟您吹,自打我跟我媳妇结婚后,家里的饭全是我做。炒什么白菜,土豆,芹菜,蒜蒿,我样样拿手!什么熬鱼炖肉,更是不在话下!我媳妇常夸我手艺好!”

唐威虎正说着,女服务员又领进一名应聘者。

坏了,真有人跟我争呀!

唐威虎心里一惊,定睛瞧看来人:个头不高,也就一米六几,比自己矮了一大截。这德性,跟我争?往那人脸上看:黑红黑红的皮肤,挺大的鼻子,却长了一对绿豆眼。再细端详,见过面,这小子一脸的青春痘,就是刚才在集市上推了自己的那小子。

唐威虎不由得心里来气了。这家伙太可恶了!他要不在背后推我,我能撞人家姑娘?落个流氓不说,还挨了俩嘴巴子!不是俩嘴巴子,是仨嘴巴子!这小子太损了!太坏了!想跟我争工作?没门儿!今天,不把你小子,打败了,打趴下,我誓不为人!

唐威虎心里打定主意,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赢得老板的赏识,击败竞争对手。他先不言语,听着老板和那小子的对话。

“你是哪的人?年龄有多大?”

“我是河北乐亭人,今年二十三岁!”

一口普通话,真看不出,这缺德小子是个外乡人。

“来这之前,都干过嘛活?”

“没干过别的,专在饭店当小工。我有这方面的工作经验!”

“你干过饭店小工?那为嘛不干了?老板瞧你不顺眼?”
    “不!正相反!我这人,干活太勤快,一勤快,就招老板喜欢。老板一喜欢我,别人就看着生气了,一生气就嫉妒!嫉妒我的人三天两头找我麻烦!几个人合起伙来欺负我!我干了四五个饭店,到哪都遭人欺负!咱老实人一个,惹不起还躲不起嘛!”

“你在我这干,不怕挨欺负?”

“老板,看您说的!您老这么厚厚道道,您手底下的人,肯定也厚道!我不招惹人,人家为什么要欺负我?”

“行了,就是你啦,每月工资四百,管吃管住!”

“谢老板!”

青春痘脸上乐开了花,瞅着唐威虎,得意地伸着脖子,晃着头。

唐威虎脑门儿上冒汗了,两道眉毛竖起,一颗心,怦怦地乱跳着。

“等等!”他大叫了一声:“老板!勤杂工,我也能干!我干得比他强!”

范进咧着大嘴笑了:“您都这么大岁数了,我不好意思用您。您看看,是不是另换个地界儿。”

“我就在这干了!您不是开四百块的工资嘛,用我,我每月三百五十就行!”

范进愣一下神儿,真没遇见过,和应聘者商讨工资时,有人主动降价!这事新鲜了!

旁边那小子,不禁也是一呆,两眼直直钩钩,盯着唐威虎,好一会才醒过闷儿来。这小子也不行乎,把手拍着胸脯,叫道:“我也要三百五!”

唐威虎眼睛瞪得溜圆,眼珠子冒出了两道凶光,左右手轮换着,敲击着自己的胸脯,嚎了起来:“我要三百!三百!!三百!!!”

青春痘被唐威虎的吼声吓傻了,嘴巴张了两张,没了声息。

“哈哈,哈哈,上岁数人,就是实在!您老贵姓?”范进笑着问道。

“我叫唐威虎!”唐威虎手握拳头冲着青春痘还在比画。

“唐威虎?威虎山的威?威虎山的虎?”

“对,没错!”

“名字好棒!跟古人唐伯虎只差一个字!唐老兄,咱把话说明了,每月工资三百?”

“对,就三百!”

“我话还没说完,咱这还有个试工期。试工一个礼拜!这一个礼拜,一天……”

范进想说,这一个礼拜,一天十块。本来招其他员工,试工期间,一天就给十块。可是现在,人家主动报出每月工资三百,这和试工期每天十块工钱的待遇相等了,怎么好说。试工期一天给他多少钱呢?

范进心里琢磨着,要不就也给他十块?

“试工期,我不要钱!”唐威虎又喊上了。

此话一出,旁边那小子,把嘴张得老大,好半天没有合上。

范进听了,非常高兴,暗道:今儿这爷们儿,不但老实厚道,而且还傻傻乎乎,傻得可爱!试工期他愣不要钱!这便宜事上哪找去!

“哥们儿!就是你啦!明天上班!

“是,老板!”

唐威虎双腿一并,腰板儿一拔,来了个立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0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