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男儿有泪哗哗流》三  

2013-02-06 08:44:16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男儿有泪哗哗流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十二

 

经过了这一次的会面,郁秋香和沈阳的关系,发生了质的变化。以前充其量,说是朋友,或是舞伴儿。现在,不用挑明了,俩人已把对方视为自己的情人了。

沈阳的妻子崔咏梅,三十五岁怀孕,属于高龄妊娠,又是头胎。她的妊娠反应特别严重,不但大腿和胳膊水肿得,用手一按一个坑儿,而且血压也高得吓人。

崔咏梅住进了天津第三中心医院,由沈阳的表妹裴巧巧,陪护照顾着。

这一下,沈阳从精神上,到肉体上得到了解脱,家里外头,一个人做主了。

没有了母老虎一旁的监视,沈阳和郁秋香打得火热了。二人不局限在第二工人文化宫的“小雨歌舞厅”跳舞了,又去了,河东十一经路的“大世界娱乐总会”,还去了和平哈尔滨道的“现代大都会舞厅”。

沈阳与崔咏梅,经过姑妈的介绍,相识也就三个多月,就匆匆结婚了,因此他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恋爱。

这回他满足了,他终于尝到了爱情的滋味儿。

郁秋香呢,虽说已经结婚生子,可是自己的丈夫,男不男女不女的性格,就这么着稀了糊涂,过了十来年,这回她和沈阳的相处,算是找到了男子汉的刚阳之气,也饱尝享受了男子汉特有的魅力。

五月一日,假日期间,沈阳和郁秋香,俨然一对情侣,去了蓟县盘山,游玩儿了一天。

却说这一天,郁秋香又到“朝阳照相馆”,来会沈阳。

沈阳高兴得红光满面,咧着大嘴,总是在笑。

“遇上嘛事啦,瞧你美的?”

“美!美!太美了!你得给我道喜!我媳妇昨天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!”

“哦,就这呀。生个小子有嘛了不起!十年前我就生过啦!”

沈阳一脸的扫兴,瞅着噘起嘴的郁秋香,不知再说什么好了。

其实郁秋香听了此事,心里也是替沈阳高兴。本来嘛,人家和老婆才是真正的两口子。这夫妻得了儿子能不高兴?郁秋香替沈阳高兴之余,心里多少有些酸溜溜的感觉,那个疯婆子,也没坏到断子绝孙呀!

“你老婆孩子出院了?”

“还没有,剥腹产的手术,怎么也得再住上十天半个月的。”

“行了,这回你有忙的了!”

郁秋香告辞了。

沈阳想拦着,哪里拦得住。郁秋香故意沉着脸蛋子离去。

一连几天,郁秋香都躲着沈阳。沈阳约她两次,遭到拒绝。

这一天,郁秋香见到一辆出租车,停在院门口,裴巧巧怀抱襁褓中的婴儿,下了车,随后是,满脸笑容的崔咏梅,和满面春风的沈阳。

郁秋香目送着三人进了他们家,沈阳临进门时,扭头瞅了她一眼。

崔咏梅在月子中,照顾婴儿还照顾不来,无暇顾及丈夫。

沈阳对郁秋香,有些难离难舍,主动去约她。郁秋香一是嫉恨崔咏梅,这么个混蛋也能生儿子。二是也怕婚外情之事,叫崔咏梅察觉,所以就,拒绝,拒绝,还是拒绝。

这次,她再也拒绝不了了。

沈阳把一枚黄灿灿的24K金的戒指,戴在了郁秋香的手上。感动得郁秋香眼泪,吧嗒吧嗒往下掉。

郁秋香高兴呀,兴致勃勃,喜气洋洋回到家,却瞅见丈夫唐威虎,坐在沙发上,愁云满面,泪痕淋淋。

多缺呀!怎么遇上这么个,窝窝囊囊的家伙!

“怎么啦?哪个混蛋得罪你啦?”郁秋香心情不错,没有嗔斥丈夫,笑着问道。

“我老实巴交的,谁得罪我呀?”唐威虎低声说了,起身拿了条毛巾,擦了把脸。

“那你凭白无故,又哭个嘛劲儿?”

“我是气的,叫我们科长气的!”

“你说说,他为嘛气你。”

唐威虎一肚子的委屈,看着妻子娇美的脸蛋,欲说又止,不说也不行。他生活在这个世界上,有什么大情小事,遇上什么冤枉委屈,都向妻子倾诉,以希望得到妻子的帮助,谅解,或是照顾。唐威虎红着脸,憋了有五分钟,终于说了。这件事非常严重,他不敢隐瞒,也不能隐瞒。

唐威虎是天津麻纺厂的工人,在麻纺厂行政科工作。那位说了,他这德行的,会是行政科的干部?非也,他在行政科下属的后勤组干活。干什么活呢?负责清扫厂区院内的清洁卫生。他呀,不管多大多小,也算是个干部,担任清洁队队长之职。清洁队的队员,是清一色的娘子军。八位三十八九,四十来岁的巾帼英雄,成天像哄孩子似地,哄着他这个队长开心。

唐威虎一个年轻力壮的汉子,怎么抡起了扫帚?

要怪,怪他本人。

他参加工作进厂时。厂领导看这小伙儿长得五大三粗的,就把他分配到了后勤组电工班,跟着老师傅学徒。无奈,他天生的胆小,登梯爬高的打怵,遇到什么高空作业的活,他就往后缩。后来他调到了机修组,也是跟着老师傅学徒。这车间去,那车间跑,机器头里滚,机器后头爬,没半年,一双白嫩嫩的手,磨起的茧子。他受不了了,到了领导面前,哭鼻子,要求调动工作。经过半年多时间,领导多少了解了他的性格。别看他威威武武一个男子汉,骨子里却是个老娘们儿,把他打发到娘们儿堆里算了,于是,他当上了清洁工。

唐威虎到了新的岗位,倒是任劳任怨,工作很努力,干完了自己的活,还经常帮助其他姐妹们。没一年多,赢得了众姐妹的好感,在老队长退休后,一举推选他当了头头。

他干了这么许多年的清洁工,不招谁,不惹谁的,本来工作稳稳当当。

可是天有不测风云。在改革的浪潮中,天津麻纺厂,落在了兄弟厂的后面,企业的生产效益下滑了,上级领导决定,工厂减人增效,能合并工种的合并工种,把各工种富余的人员裁掉。

后勤组清洁队,首当其冲,九人裁四人,只留下五人。前几天领导找唐威虎谈话,让他做好思想准备,可能面临下岗。果不其然,昨天厂办公楼宣传栏上,公布了第一批下岗工人名单,红纸黑字,头一排第一名,就是他,唐威虎!

郁秋香听了丈夫诉说事情的经过,并不感到意外,心里暗道:“就他这德行的,男不男女不女,有事没事就知道哭天抹泪儿,不裁他裁谁?”

毕竟他是自己的丈夫,丈夫的收入,对于这个家庭的生活开销,也起着一半儿的作用,该问的问,该关心的关心。

“别难过了,这年头,下岗失业的,又不是咱一家!你是男人吗?是男人给我振作起来!你在家先歇两天,然后去劳务市场,找份工作!”

媳妇并没有埋怨,而且说的安慰话,又是这么温柔,唐威虎受感动了。在他的记忆里,每当发生别扭堵心事情时,不是挨媳妇的骂,就是挨媳妇的打。今天媳妇的宽宏大量太难的了。

唐威虎鼻子一酸,泪水在眼眶里又打开转了。

“行了行了!不许哭!振作起来!”

郁秋香脸上挂着微笑,随手抄过挎包,从包里拿出五元钱吩咐道:“去街上买一斤半面条,再买点肉,买袋儿面酱,咱们晚上吃炸酱面!”

唐威虎一向把媳妇的话当成命令。郁秋香让他振作起来,他果真就藏起了悲哀,隐去了伤心,接了钱就要走。

“等等!这么大的人啦,还像个孩子!”郁秋香拉住他,往脸盆里倒了些水,洇湿了毛巾,又拧去了毛巾的水分,扬起胳膊,用毛巾仔细地擦着唐威虎的脸。

唐威虎走了。

郁秋香对着镜子,瞅了瞅自己的身影,不禁摇了下头,抬左手盯了会儿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。

她又瞧了瞧墙上挂着的一家三口的合影像,然后摘下戒指,用条手绢包好,锁进了大衣柜的抽屉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86)| 评论(4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