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男儿有泪哗哗流》八  

2013-03-16 08:41:5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男儿有泪哗哗流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十二

 

半夜十二点,唐威虎由两位巡警护送着回家了。

郁秋香听了巡警说起唐威虎跳河寻短见的经过,她心里这一晚上的怨气,一下子飞了多半儿。

行,这家伙,还算个爷们儿!婚外情,红杏出墙,这事说来,自己不占理。算了,等着他数落吧。数落不解气,打几下也可以!一定要做到,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。

郁秋香想开了,准备着结婚以来,第一次向丈夫屈服,认错。因为她觉得,自己这些日子和沈阳有些过分了,确实对不起唐威虎。

郁秋香坐在沙发上,假装看书。她哪有心思看呀,隔一会儿,用眼角的余光,瞟一下唐威虎。

唐威虎沉着脸,目光呆滞,像个泥胎似的,缩在椅子上,不吭不哈。

墙上的石英钟,嗒嗒地响着,指针指向了一点。唐威虎还是一声不吭,倒是床上的唐勇醒了,嚷着要撒尿。

郁秋香心甘情愿,等着挨审,等着挨骂,甚至等着挨打,可是等来等去,自己的丈夫还是从前一副样子,遇上事,耍起了肉头阵!

郁秋香心里又起火了,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火渐渐地顶到了脑门儿。

毕竟自己今天这事,做得过分了。在海河公园……,让他给撞见了,惭愧呀!惭愧!你个窝囊废!刚才投河自尽的那股勇气哪去啦?!

郁秋香心里,怨恨,委屈,羞愧,几种感受,交织在一起,非常地难受,真想大喊大叫一番,再想想,真是没脸向丈夫发火。算了,他不理我,我也不理他。有嘛事,明儿个再说了。

郁秋香上床了,拽过枕头躺好。

她强控制住自己的心情,闭着眼睛,要想入睡,可哪里睡得着?睡不着就忍着吧。

“起来,今天这事,你得说说。”一时间,唐威虎陡然来了勇气,嘴巴凑到媳妇耳边低声说道。

郁秋香马上坐起,转身下地,披了件衬衣,蹬上拖鞋:“走,是该说清楚了!”

她拉着丈夫,开门出了屋,到了对过小屋,在这谈吧,别吵醒了儿子!

小屋里没有旁人,没有旁人也不能喊,深更半夜的,一喊一叫,能传出去多远,要招来了邻居,多丢人呀!

夫妻二人压低了声音,对今天晚上,(应该说是昨天晚上)在海河公园,发生的一幕,辩论起来。

“你和一个男的,在那……干……那事?”

“我……我们……”

“那男的是谁?”

“他,……我们……”

“对了,我想起来了,听人说,你经常跟一个,高高的,瘦瘦的,长个长脸的男人一起逛街!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人是谁?”

“是谁……不重要,……只是……”

“不行,你给我说清楚!”

“清楚不清楚有嘛用,反正……反正……我们……”

“你们,我绝对饶不了你!”

唐威虎瞪起了眼睛,张着大嘴,举起右手,准备打媳妇了。

郁秋香一晚上就等着这一刻了。自己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,叫他打一顿,也好有个交代。她闭上眼睛,伸过脸去,把白皙的嘴巴,送到丈夫跟前。

郁秋香干等着挨打,等了会儿,没见动静,再睁开眼,唐威虎早就撤回了手臂,一脸的哭相,呆在那。

“打呀!你可打呀!”郁秋香心中的火又攒起来了。

“我不打你。我就问,今天这事,咱俩谁占理?”

“……”这还用说谁占理吗?郁秋香脸颊上忽地涨得通红。

“你说,谁占理?”

“你占理,我没理,行了吧?”

“行是行,你说,怎么办吧?”

“怎么办,由你!”

“由我,这往后日子可怎么过呀?”

“日子过不下去,拉倒!咱们离婚!”

“啊。不,不了婚!”

唐威虎腿一软,跪下了,眼珠子一转,泪水哗哗地淌了出来。

郁秋香愣了下神儿,马上笑了,她是气笑的。本来丈夫说到哪,也是绝对的占理,自己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,向他认错,求得他的谅解,再向他做个保证,也就过去了。没想到,没说了几句,鬼使神差,打出了“离婚”这副牌,他倒跪地下求饶了。你求饶,就好办了,我自然饶了你。

“咱们一起十多年了,行了,起来吧。也是我一时喝多了酒,做了糊涂事,只要你不生气了,咱们还是两口子!”

“你不离婚啦?”

“只要你不生气,就不离啦!”

不生气是假的,谁的老婆,搞上了别的男人,还能宽宏大量?

唐威虎心里窝火,可是他真怕媳妇跟自己闹离婚。离了婚,我怎么办?儿子怎么办?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呀!咳!忍着吧!

他忍了半宿儿,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地睡不着。天快亮时,好不容易,迷迷糊糊睡了,又猛然被噩梦惊醒。他恍恍惚惚觉得,媳妇不要他了,带着东西,领着孩子,坐上了飞机,远走高飞了。

太可怕了,他吓出了一身的汗!

唐威虎睁开眼,发觉自己好好地躺在床上。媳妇呢?她哪去了?他转身用手一划拉,郁秋香好好地在那了。

“冤家,还生气呀!”

媳妇软软柔柔的一句话,吹进唐威虎的耳朵眼儿里,唐威虎鼻子一酸,两行泪水,并一行,淌在了枕巾上。

这一天,唐威虎赌气,没去卖冰棍儿。郁秋香并没有埋怨丈夫偷懒儿歇工,反倒言语间,格外的关照,说话温温地,柔柔地,甜甜地,软软地。这一天,她买的早点。这一天,她做的午饭。这一天,晚饭,她去中山门饭庄,炒了四个菜。晚饭后,她拎着小包出去了,等回来,亲手把一块崭新的,东方双狮双日历全自动表,戴在了丈夫的手腕上。唐威虎阴了一天的脸蛋子,总算是,见了一点儿阳光。

日本表?唐威虎见都没见过。厂里清洁队一块儿工作的姐妹们,有几个戴表的,戴的也是什么,“海鸥”,“上海”之类的牌子。这东方表,双日历,星期几,多少号,上面都有,并且,还不用上弦!

唐威虎高兴了,唐威虎满足了:我媳妇还是爱我的!

 

中山门公园,来了河南某县的马戏团。马戏团主打的节目是大变美女蛇。

公园空地上,搭起了一座大帐篷,帐篷门口,挂着布质的美女头蛇身的画像。两只大音箱,播放着夹有地方口音的普通话。娇滴滴声音,报诵着马戏团演出的节目内容。

天气太热了,热得人喘不上气来。太阳底下,不见人影。阴凉处,树根下,也不见人毛。人们都躲在家里眯着了。

唐威虎一上午,就甩出去好几箱的冰棍儿。中午在家,美美地睡了一觉后,又趸了货,沿街叫卖起了。

他寻着高音喇叭娇滴滴的女声,进了公园,到了大帐篷前。他立好了自行车,用毛巾擦着额头上的汗,瞅着帐篷门口立着的大牌子,牌子上写着:随到随进,不限时,每位票价一元。

什么破马戏,看完了,能凉快吗?还不如花一块钱买我的冰棍儿啦!

这时这里,没有什么人,也没有人花钱进帐篷看马戏。唐威虎偏犯了脾气,心想,你一块钱一位,我也一块钱一位!咱看谁叫得过谁!

“冰棍儿败火!一块钱一棵!”他比平常提高了一个八度地喊着,试图把高音喇叭的声音压下去。

真就效果不错,唐威虎的话语刚落,从帐篷里窜出俩十六七岁的少年。二人光着脊梁,身上只穿着说灰不灰,说绿不绿,滚成泥土色的裤衩。

“来,买冰棍儿!”二人一块开口,都是侉侉地外地口音。

唐威虎马上,一人一棵,把雪糕递到他们手上。二人接过,剥了纸,吃了起来。

怎么没给钱就吃?哦,大概这俩是马戏团的人,先吃,吃完了再算账。

俩少年吃完了冰棍儿,把手一张,唐威虎马上又一人一棵雪糕递了过去。

看着二人三下五除二,恶狼般地吃相,唐威虎乐了,忙着又从箱子里,取出冰棍儿,用手举着,准备第三次递过去。

俩少年吃完了第二棵冰棍儿,又伸出手了。可是这回,他们没接冰棍儿。

只见一人猛地展双臂,拢住了唐威虎的胳膊,箍住了唐威虎的腰。另一人,飞快地打开了唐威虎腰带上挎着的腰包,探手狠抓了一把包里的钞票,然后这俩小子,转身便跑。

唐威虎,呆了,傻了,愣愣地足有一分钟,才明白了,自己遭人打劫,光天化日之下,遭了两个外地小毛孩子的打劫!

委屈,难过。委屈难过,你就哭呗,也怪了,这回他根本没想到哭。咬牙切齿地暗道:好小子,比兔子跑得还快!跑得了和尚,跑不了庙!我找你们马戏团的人算账!

“唉!有人嘛!”

“唉!有人嘛!”

“唉!有人嘛!”

他连喊三声,没人答理。他想闯进帐篷内跟他们辩理,又怕冰棍儿放在外头,再叫人抢去了。

他左右为难了,整了整包里的钞票,估计少说也得损失二十多块!

算了,认倒霉吧!以后遇上外地的小子,可得留个心眼儿!

唐威虎在光天化日之下,遭到了抢劫,丢了若干的现金,自认倒霉。他哪里知道,倒霉之事不止这些,比这更倒霉的,更窝火的,更有气不敢出之事,接踵而来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58)| 评论(5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