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芙蓉出水》一  

2013-08-28 09:01:46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芙蓉出水   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十五

 

时光如箭,日月如梭,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中秋节。崔咏柏和水芙蓉,相识了整一年,就在农历八月十四,也就是中秋节的前一天,喜结连理。为此崔相影老爷子的生日都没过。为此一家人的起居做出调整,崔咏兰,崔咏菊,及张妮妮,与父母挤在大屋,把小屋腾出来给崔咏柏当了新房。

谁想得到,新婚小两口,欢欢喜喜,蜜月刚过,崔咏柏出事了。

 

摊上事了,这些日子来,水芙蓉的心情,非常郁闷。

结婚后,她安心守分,干起了小买卖,从大胡同趸些毛巾袜子来,在中山门市场上摆个地摊儿,每天的有些许收获。

她心情郁闷了,连着几天没出摊儿。

水芙蓉在家待着,也是闲得难受,就信步来到街上。街上做买卖的小贩,与她混得都挺熟了,一个接着一个地向她打着招呼。

“怎么着,二嫂子,好几天没见你啦!”

“是呀,你们家崔二,怎么样啦?”

“听说你们家饭馆儿叫人砸了?伤人了吗?”

“啊,啊,挺好!没事!没事!”

你们烦不烦呀!水芙蓉应着加快了脚步。

“等等,二嫂子!”后面有人喊着。

谁呀,没事找事!

水芙蓉回头,见是同院的邻居,吴招娣。她并不知道吴招娣的名字,只是听婆婆说过,这娘们儿好串老婆舌头,有个外号,叫快嘴儿大妈。

她能有嘛好事。无非想探听探听我家的消息,好挨家宣传。

水芙蓉没理她,继续走着。

“哎!二嫂子!等一下呀!我真有事问你!”

吴招娣喊着小跑着,赶上了水芙蓉。

“您有嘛事?”水芙蓉只得站住。

“这里,说话不方便。跟我走!”

走就走,看你肚子里有嘛巴巴股儿!

水芙蓉跟着吴招娣,三转两转,进了中山门公园。

“行啦,就这吧。他二嫂子,打你一嫁进老崔家,我心里就不明白。你一个水灵灵的小闺女,怎么会嫁给崔二这么个,毛四十的大老爷们儿?我猜得不错,你们俩的年记相差得有十多岁吧?”

水芙蓉闻听此言,打了个愣,原以为快嘴儿大妈,要问自己的丈夫崔咏柏的案情,真没想到她问起了这事。

吴招娣真会问,问到了水芙蓉的心上。

崔咏柏三十七岁了,水芙蓉才二十八,俩人相差了九岁。那么水芙蓉跟崔咏柏结婚,她到底嫌不嫌崔咏柏比自己大了九岁呢?

她刚与崔咏柏相识的时候,是有些嫌,自己水灵灵的,看外表也就二十三四岁,怎么能跟这么个半大的老头子搞呢?这事要怪就怪崔咏柏的妹妹崔咏梅。那是在去年过年的三十晚上,水芙蓉被崔咏柏喊来了,她在崔家过的年。崔咏梅和沈阳,没有回沈阳的老家,这两口子也就凑到了娘家过年了。

晚上在酒席宴上,崔咏梅和水芙蓉,为了崔咏柏的婚事,叫开了板。

“你有嘛了?我二哥就非得你不娶啦?”

“我是没嘛,要文凭,没文凭,要工作没工作,要房子没房子,可是我偏爱上了崔咏柏!非他不嫁了!”

水芙蓉就凭着这股气话,真就履行了自己的诺言。

不过这只是表面现象,实际的真情,只有她自己清楚。

现在吴招娣提及此事,好像用了根缝衣针,刺了她心口一下。

“您问这事干嘛?”

“不干嘛。我这是关心你呀!”

“没您想的那样,我比他小四岁,我们挺好!”

“啊,是呀!才小四岁?算我看走了眼!回见!”

吴招娣转身,扭搭扭搭走了。

水芙蓉摇了下头,苦笑了一声。

天空阴沉沉的,忽然又刮起了小风。水芙蓉身上只穿了件衬衣,觉得有些凉意,紧走几步,打算进中山门百货商场,避避寒。

这时,一辆公交92路车进站了,等车的人们并不排队,一拥而上,把汽车门儿整个堵住。车门开了,下车的乘客,还没下车,上车的人们,便往上挤。可好,上下车的人们,势均力敌,挤下一个来,挤上一个去。

水芙蓉老远瞅着那堆人疙瘩,忽然觉得,心眼儿里被什么东西给勾了一下,就小跑着赶到了公交车站。她泥鳅般地三挤两挤,钻进车里。

公交车开动了。

车里,座无虚席,连站着的地界儿,也叉了个严严实实。

水芙蓉手拉着车上的拉手,把目光盯住眼前几人。

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,脸上黑黑的,褶子连褶子;穿一件墨绿色的小花褂子,看长相打扮,就知道是外地人。

一个十七八的姑娘,长发披肩,看侧脸,眼睛大大的,鼻子高高的,肌肤白白的。这丫头,够俏!

水芙蓉观察着姑娘的身材,就在这时,忽然觉得,自己的屁股,被什么人碰了一下。讨厌!也许人家是无意的。这人挨人,人挤人的,备不住。

她没理会,目光又回到那位姑娘身上,呦呵,屁股上又着了一下,感觉叫人狠狠地摸了一把。

水芙蓉心里好笑,谁呀,胆子不小,敢在姑奶奶我身上找便宜,这可是自找倒霉!

她用力转过身。

眼前这位,二十多岁的小子,五短身材,比自己高不了哪去。一张圆脸,一对小眼睛。看着眼熟,谁呀?哦,想起来了,我结婚的时候,他也参加了,婚礼宴席上,经介绍,他是同院的邻居,蒯家的大小子,叫什么来着?对啦,他就是刚才那个快嘴大妈的儿子!不知是不是他发的坏?管他呢,瞧这小子的眼神儿,直直勾勾的,不怀好意。就是他了,今天,拿他出出气吧。

水芙蓉马上送过去一个微笑,又借着汽车晃动的劲儿,把高耸的胸脯献了上去。

这小子是谁?正是蒯仁。

蒯仁自打在人家的婚礼上见着了水芙蓉,就被水芙蓉俊美的容貌所倾倒了。这女人太漂亮了!从此他心里就惦记上人家了。惦记也没用,人家是有夫之妇,况且她的丈夫,又是个,耍胳膊根儿的,自己怎么敢惹。想着人家,惦着人家,也只是想想惦惦而已。

这一天,蒯仁听母亲说,崔家老二,因打架伤人,被抓进了公安局。他的一颗心一下子,再也平静不了了。老天爷终于关照自己了,这机会难得,可是怎么才能接近水芙蓉呢?不能去他们家找她,也没有理由,没有借口,上他们家去。只得等待时机了,老天爷是会可怜自己的。

机会来得有些太突然了。他今天挤上了92路公交车,一看,怎么这么巧,面前正站着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,不由得色胆包天,他的手就不老实起来。没想到的是,水芙蓉没有恼,反而笑了。不但笑了,而且是软绵绵的她,几乎扎进了自己怀里。

蒯仁二十六七岁,还是个童男子,哪里受得了这个,早酥了半截身子。

水芙蓉两指轻探,叼住了蒯仁西服内口袋里的钱夹。瞬间,那钱夹已然溜进水芙蓉的小背包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56)| 评论(4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