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芙蓉出水》六  

2013-10-18 09:29:59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芙蓉出水   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十五

 

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又是一年。

一九九七年,一月一日,元旦,蒯仁邀请水芙蓉,一同出去游玩。去哪呢?他征求水芙蓉的意见。

“咱们去蓟县,游盘山怎样?”

“好吧,我没去过盘山,那得带多少钱呢?”

“出门在外,钱当然是越多越好了!”

“我带一千,够吗?”

“差不多吧!”

蒯仁拿上了川资,告诉了母亲一声,二人上路了。

他们乘长途汽车到了蓟县,又换乘当地的客运中巴车,到了盘山。

盘山南距天津市区一百一十公里,东临唐山一百公里,西至北京九十公里。是为国家重点的风景名胜区。

盘山景色以“五峰八石”、“三盘之胜”,而奇特称绝。主峰挂月峰,海拔,八百多米。前拥紫盖峰,后依自来峰,东连九华峰,西傍舞剑峰,五峰攒簇,怪石嶙峋,天然形成了“三盘之胜”。上盘,松涛滚滚,枝蟠遮天;中盘,美石林立,怪异神奇;下盘,妙水潺潺,溅玉喷珠。这里历史上曾建有七十二座寺庙,和众多的玲珑宝塔。

盘山山势雄伟险峻,峰峦秀丽清幽,遥望云海松涛,近观水石清奇,步步有迷人景色,逢景就有典故传说。乾隆皇帝曾多次游历盘山,为盘山写下了不少诗篇,曾发出了“早知有盘山, 何必下江南”的感叹。

盘山何止有五峰?翠屏峰、舞剑峰、弥勒峰、紫盖峰、嶕峣峰、自来峰、挂月峰。盘山现存的寺院有:天成寺、万松寺、盘古寺、古中盘寺、云罩寺、上方寺、少林寺、千像寺。

一路旅途劳顿,时至中午。二人找家饭馆,吃饱了喝足了,稍微地歇了会儿,开始了游玩。

水芙蓉和蒯仁,都没来过这,也不知从哪遛起,接着再往何处遛。

这时路旁过来了十几人的旅游团,旅游团有一位导游小姐在前引路。太好了,跟着他们后面走。

就这样,水芙蓉和蒯仁,随着旅游团,一个景点儿,一个景点儿,游着逛着。二人高兴,高兴得忘乎所以,当游到挂月峰时,水芙蓉忽然发觉了,太阳西坠,天眼看就要黑了。

怎么办,不能再玩儿下去了,得找个旅馆住一宿儿再说。

“我可真累了,咱们回蓟县县城吧,在那住一宿儿!”蒯仁提议。

“好吧,盘山咱们也玩儿差不多了,就在蓟县住一宿儿,明天再玩儿半天,就回家!”水芙蓉同意了。

这对情人,像是一对儿旅行结婚的夫妻,在蓟县县城一家小旅馆,开了个单间,住下了。是夜,男欢女爱,不必细说。

蒯仁高兴,长这么大,第一次体验感受了,男女之间性的愉悦。水芙蓉也是快慰,压抑了这些日子的性饥渴,得到了释放满足。二人陶醉着,兴奋着,相拥而卧,迟迟不肯起床。

世界上的事情,有时真是说不清楚。冥冥之中,老天爷好像早有安排。这一对情侣,在兴奋中过了一夜,又在兴奋中起床,真没想到,在这离家这么远的地方,遇见了熟人,遇见了最最不该见的人。

正所谓,乐极生悲,又道是,冤家路窄。

水芙蓉与蒯仁,游独乐寺时,在观音阁前,竟然遇见了崔咏梅和沈阳,四人同时愣住了。

“行呀!不错,你们双双对对地跑这散心来了!玩儿得痛快不?”崔咏梅首先开口说道。

水芙蓉双眼盯了会儿崔咏梅,有心回答她的话,可是真不知说什么好,把手一扯蒯仁的胳膊,俩人飞快地离去。

“啊呸!好不要脸呀!在家现世没现够,又跑这现来了!你等着我的!”崔咏梅狠狠地喊道。

我等着你啦!你个臭娘儿们儿,我怕你何来?水芙蓉心里暗骂着,和蒯仁走远了。

水芙蓉知道,以崔咏梅的脾气气度,她是肯定来找自己麻烦的。果不其言,就在转天的旁晚,水芙蓉煮了点儿挂面,做了碗面汤,正吃着,崔咏梅来了。

“行呀,你可挺有胃口,能吃能塞!”崔咏梅冷笑着说道。

“坐吧,你吃了吗,没吃在这吃。”你个臭娘们儿!水芙蓉心了暗骂着,脸上却挂着微笑。

“谢啦!吃过啦!我说,昨天那事你怎么解释?”崔咏梅瞪了瞪眼。

“昨天,昨天嘛事呀?我这人记性不好,有些事情,吃饱了扭头就忘。”水芙蓉右手筷子慢条斯理地夹着拌黄瓜,继续吃着面汤。

“装什么装!昨天你和蒯老大,怎么出现在蓟县?出现在独乐寺?”

“你问这事。你既然问了起来,我就跟你实说了吧。我跟蒯仁处的关系不错,这你是知道的……”

“等等,什么关系,男女关系?”

“朋友,我们只是朋友!唉,你先沉会儿,我把这口饭吃了再说!”水芙蓉说了,还是不紧不慢地吃着面汤。

好你个烂女人,我等着你!

崔咏梅忿忿地拿过只凳子,堵在房门口坐。因为前些日子,有几回,她来找水芙蓉的碴儿,水芙蓉都是应付一两句,甩她而去。

这回我看你还往哪跑!

水芙蓉尽管磨磨蹭蹭地吃着,但是那一碗饭能吃多长时间。一时,她吃罢了饭,起身倒了杯水,水也喝了,然后把碗筷,及吃剩下的菜,摊在桌子上,微笑着坐回床边儿。

“老妹子,可以说了。我刚才说哪了?”

“你说你跟那个不要脸的男人的关系!”

“对!我跟蒯仁的关系,我们俩确实相好,这事你又不是不知道?我们经常,一块儿去遛公园,一块儿去压马路,一块儿去跳舞,一块儿去游泳,一块儿去下饭馆,一块儿去……”

“啊呸!好不要脸呀!”

崔咏梅被水芙蓉这“一块儿,一块儿”的话,气得两条眉毛立了起来。她右手扬起了巴掌,狠狠朝水芙蓉扇去。

水芙蓉这一串儿的话就是为了气她,也知道这位不禁气,准会动手打人,因此早有准备。她赶忙身子打横,往床上一躺,崔咏梅的巴掌走空了。

水芙蓉笑着又坐了起来。

“我说老妹子,我这说的可是实话!不要上火!你要是想听实话,我就接着说。你要是想听假话,那就对不起来,我这人还从没说过假话!”

“好你个妈的!你接着说!你们俩怎么跑到了蓟县?”

“这话你就问得有些多余了,我们是旅游去嘛。这些日子,我瞧出来了,蒯仁对我不错。现在我心里挺矛盾的,你二哥的案子,最近也有了眉目,可能他就判六个月吧。六个月,才多长时间,一晃就过去了。你二哥要是一出来,那我该这么办呢?”

“是呀!你还有他妈的一点儿良心!”崔咏梅把抬起来的右手,放了下来。

“两个男人,都对我不错,我该选哪个呢?我去独乐寺的目的,就是要到那,抽个签儿,看一看神灵给我的安排,想知道知道我的前途如何,我的命运怎样!”

“那你抽没抽签儿?”

“抽啦!”

“那签儿上说的嘛?”

“就四个字:一切随缘。”

一切随缘?

崔咏梅皱着眉头琢磨了一会儿,也没琢磨透,这“一切随缘”是什么意思。因问道: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还跟姓蒯的,勾搭吗?”

“一切随缘吧!”水芙蓉说了倒在床上,闭起眼睛,不再言语。

她奶奶的,本想找水芙蓉的晦气,没料到,碰了个软钉子。妈的,我这人也怪,这娘们儿,真要是跟我拍桌子瞪眼,那正对我的胃口,我非把她的嘴巴子打烂了不可!算啦,等以后有机会我再好好收拾收拾你!

二哥也真不争气,刚结婚就进去了,也难怪媳妇找了个相好的!这娘们儿跑到蓟县就是为了抽个签儿?难为她了,妈妈来着!对呀,许她抽签儿,不许我算卦?我找半仙算个卦!

九排大院四号房,常友礼的儿媳妇牛红,对未来的事情,能掐会算,有个外号,叫牛半仙。

崔咏梅来到了常家,推开了大屋的门,屋里没人。她又到了小屋,常友礼、朱美珠两口子正在吃饭。一打听,牛红此时在“四仙居酒店”了。

“四仙居酒店”,是牛红的丈夫常彪,经营的一家饭馆。

找她去,趁热打铁!

傍晚的街上,真够冷,西北风刮在脸上,像被小刀子割着似的。

崔咏梅把防寒服的帽子戴在头上,稍微弯了弯身子,两腿加快了步子。她一路小跑地来到了“四仙居酒店”。

怎么这么寸,她一进酒店门,就瞧见了临窗的一张桌旁,坐着蒯仁。

他干什么来了,上这来吃饭?难道他母亲在家没做饭,家里没有吃的?非也,他来这的目的,也和崔咏梅一样,是来找牛红算卦的。这是他母亲给他出的主意。

“你和芙蓉都出门儿旅游了,好成了这样子,我看你们的事情,十有八九了。不过你再找半仙给你算一算,看看到底前途怎样?”

吴招娣特信服牛红,因为前者,他的小儿子蒯民与同院的南郭银凤,搞对象时,就叫牛红,算得准准的。(详情请看,九排大院轶事之一《癞蛤蟆要吃天鹅肉》)

蒯仁听了母亲的吩咐,才找着牛红,来到这里。既然来了,进了人家的饭馆,也不能光求人,不花钱呀。

他点了俩菜,要了一碗米饭,正吃到半截,发觉有人坐到了自己这一桌的对面,抬头一瞅,不禁吓了一跳。

蒯仁刚吃进嘴里的米饭,忘了往下咽了,呜呜噎噎地说道:“你……你想干嘛?”

“瞧你这样儿!我想干嘛?专门而找你呗!”崔咏梅笑了,心想,正愁没机会教训教训这小子了!我今儿个给他熟熟皮子!

“找我?”蒯仁扬脖伸头咽下那口饭。

酒店的服务员王兰花过来了,笑着说:“这不是崔家的老姐嘛,您用点儿什么?”

“我先歇会儿,你们老板娘在吗?”崔咏梅说道。

“在,在,我给您叫去?”

“不啦,也没嘛事,你忙去吧!”

“好的!”

“看什么看!吃完没吃完?”崔咏梅叫了一声。

蒯仁浑身又是一抖,瞅着碗里剩下的饭,已经没了食欲。他放了筷子,站起身,想去结账,要走。

“别着急!我今天就是为你来的,就问你几句话!问完了你随便走!”崔咏梅瞪起眼珠子,眼睛里射出一股寒光。

蒯仁哪见过这个,不由自主把屁股又搁回椅子上。

“说吧,你跟姓水的,上蓟县,都干了什么?”

“没干什么,就,就,就,游山玩水来着。”

“游山玩水,玩儿了几天?”

“玩儿……了一天。”

“是嘛?你小子也他妈的不老实!我再问你,你们在独乐寺抽签儿没有?”

“抽签儿?”蒯仁摇了摇头,“我们只是在那看了看,抽签儿的人太多!”

“你没抽签儿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个娘们儿,也没抽签儿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她奶奶个卷儿的!”

崔咏梅抄起桌上的茶杯,冲着蒯仁拽去,直吓得蒯仁双手抱住了脑袋。

这娘们太烈害了,疯狗似的!

蒯仁低着头,沉了会儿,没听什么动静,也没觉得脑袋上手上有疼痛的感觉,再睁开眼睛看时,崔咏梅已经走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02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