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拆迁记》第五章(3)  

2014-11-24 09:34:13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拆迁记 第五章(网络修改版)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终结篇

3  李发祥的两颗铁球。(上)

 

崔咏梅坐在那,独自憋气,水芙蓉继续织着毛衣。这对姑嫂没话了。

刘小娟纳闷儿了,心想,崔家这是怎么啦?嫂子跟小姑子打架,离家出走了。出走几天回来不就得了嘛,也不至于离婚呀!

“一家子几口人,在一起过日子,哪有马勺不碰锅沿儿的,哥们儿姐们儿,闹点儿小别扭,解释开了,就得了,干嘛要离婚呀!”刘小娟把肚子里的话说了出来。

“咳~~~”王春芳手中抖弄着韭菜,长叹一声。

“哼哼,嘿嘿。”崔咏梅把手攥成拳头,从鼻子和嘴,先后出着声。

“哈哈哈,我原是想和我们那口子过了,好好地过一辈子,生个儿子,生个闺女的,两口子白头到老。可是,可是,天不作美。前些日子我做了个梦,梦见天上的王母娘娘,派来了她的女儿来找我,王母娘娘的女儿对我说,说什么,说我呀,前世做下了坏事,做的坏事太多,今生来到人间,是来赎罪的。既然是赎罪,就得受罪。既然受罪了,就不该有男人要我。我不配做男人的媳妇。算啦,不说这些啦。”水芙蓉微笑着说着。

崔咏梅听了水芙蓉的话,觉得有些呛自己的肺管子。这小娘们儿,指瞎子骂聋子,拐弯抹角地数落起我来,以为别人都是傻子,听不出来!

她那刚见缓和的脸上,又乌云密布了,瞪圆眼珠,竖起眉毛,掀开嘴巴,刺出大牙,喊道:“嗯~~~!你说谁是王母娘娘的女儿?!”

她喊完了,还觉得自己的斥问不够分量,就身子离座,右腿迈前一步,右胳膊抡着,那右手的巴掌狠狠地扇去,扇着什么?头里什么都没有,自然什么也没扇着。

看着她的举动,水芙蓉哈哈哈地笑了。

“我的话并没有犯歹的地界儿呀!王母娘娘的女儿,那可是七位仙女!七位仙女,各个美丽善良!我说的对不?”

平日里说话尖酸刻薄,得理不饶人的崔咏梅,听了这话,不禁一愣,想反驳,没词儿啦。人家说的却是对呀,王母娘娘的女儿,各个美丽善良。她把我比作天上的仙女,那是夸奖我呀,真是无话可说。不过她的话,怎么琢磨着还是哪不对劲儿,有些别扭呀!

别扭归别扭,崔咏梅一肚子的怒火,无从发起,她右胳膊又挥了两挥,只得把屁股蹾回原处。

她娘的,这个家里,要是有她存在,肯定没有我的好果子吃!这个狐狸精,太她娘的能说会道了。走着瞧,怎么着,我也得把他们两口子鼓捣散了!

崔咏梅恨恨地想着。

她本来就心胸狭窄,小肚鸡肠,光这么想想,肚子里的怨气想不掉。那怨气在心口窝着拱着,拱得她全身上下,毛毛躁躁地不自在。怎么办?今儿个,怎么着想法也得出出心中这口气!

崔咏梅歪头绞着脑汁,忽然想到了,今年元旦游蓟县时,在蓟县的独乐寺,遇见了水芙蓉和蒯仁的情景。好,你妈妈的,我也损损你!

“最近你没跟,蒯家老大约会,你们没一块旅游去?”崔咏梅撇着嘴问道。

“什么?”水芙蓉听得不禁一愣,心里话,这些日子我没跟蒯仁约会了,就是昨天,蒯仁去了我租的那间房子,刚要亲热来着,差点儿没叫崔二堵上,好悬呀!这个娘们儿,今儿个说这个干吗?哦,是当着李婶儿的面,成心给我上眼药?笑话啦!本小女子,什么没吃过,什么没见过!别看我脸皮白白嫩嫩的,实际上,比芝麻烧饼都厚!

“啊,你说蒯仁呀。今儿个我跟你说实话吧!我们俩上中学时就认识!都是一个学校,一个年级的!虽说不在一个班,那天天在操场上做早操,经常能打头碰脸,熟得很!这不嘛,前些日子,我说要去趟广州,上些服装,他非要跟我去。怕我一个人忙不过来,累着。我死说活说地拦着,他才没去!我这不是才从广州回来嘛!他们家就已经搬走啦!我上哪跟他约会去?”水芙蓉脸上带着笑容,手上飞快地织着毛衣,嘴里不停地说着。

崔咏梅听了这话,又有些哑口了。平心而论,她也明白自己这张嘴,根本嚼不过水芙蓉。自己的能耐,就会骂街。论骂街,她十个水芙蓉也不是我的对手!怎么办,给她来两句,骂她个狗血喷头?可是当着外人的面,实在是……

崔咏梅今天,难得有些要脸面了,她不想做泼妇了。不做泼妇,还真不太容易,她强忍着不发作,往下压,还是压不住心底的怨火,她的双手渐渐冰凉了,她的胳膊微微颤抖了,她的右手掌,习惯性地扬了起来。

“你成心跟我找别扭,是不是?!”她怒不可遏地喊了一句。

“笑话了,是你刚才一进门儿,就冲着我嚷,冲着我瞪眼。是你找我别扭?还是我找你别扭?”水芙蓉仍旧笑着说着。

“……”崔咏梅一下又没词儿了。

在一旁帮着择菜的刘小娟,就见不得别人吵嘴打架。她本来就慌慌的心,现在更加的怦怦乱跳了。不行,得赶紧走!

她急急地起身,道了回见,离开了崔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4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