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拆迁记》第五章(1)  

2014-11-04 18:21:0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 拆迁记 第五章(网络修改版)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终结篇

1  水芙蓉归来。(上)

 

三天过去了,李发祥家的户口本,还没有下落。这要真是把户口本丢了,拆迁的手续,就甭打算办了。

问题相当严重,李发祥急了。早上八点多钟,他把李天英、李天齐、李天娇,喊了来。

屋里几人坐定,李发祥哗楞哗楞,右手转动着铁球,眼睛瞪得也快赶上这对铁球了。

刘小娟坐在床里面,提心吊胆地瞅着老头子,生怕把他气坏了。

那一个儿子,两个女儿的表情,各不相同。

先说李天英,她们家就住在九排大院的后身,十排大院里,虽说这回也赶上拆迁了,可是她并不发愁,她有个好公公,有个好婆婆。公公婆婆老两口子,在中山门试验楼居民区,住着三间房的一个单元,她早就搬到婆婆家住去了。

她现在心情很轻松,是屋里唯一一个,面带微笑的人。

再说李天齐,天生的愚木脑袋一个,从小到大,就饭来张口,衣来伸手,还生就了一张不会说话的嘴。自从他顶替退休的父亲,参加工作,进了棉纺一厂上班后,他那愚木的脑袋,竟然在不知不觉中,开窍了。尤其是他娶了美若天仙的妻子荣蓉之后,他的脑细胞更是在开窍中升华了。他的头脑思路敏捷了,他的嘴巴,也能说会道了。他常常说,他的妻子那是,天上的仙女下凡,是特意来为了照顾他的。可是好景不长,他视若神明的妻子,十月怀胎,一朝分娩,在生下来孩子后,却抛下他和刚出世的女儿,自由自在地,返回了天宫。这突如其来的灾祸,好像闷棍,狠狠地击在了他的顶梁,一下就把他打回了原形,他又成了个比傻子灵一点儿,比哑巴强一截儿的木讷疙瘩。也别说,最近些日子,他与李天娇同事项玉兰接触交往,虽说没做成伴侣,结为夫妻,但是,他的脑筋,思维能力,还是有些好转了。

此时此刻,面对老父亲急皮赖脸的态度,他心里清楚,家里的户口本儿找不着了,只有一人嫌疑最大,那就是妹妹李天娇。他深知李天娇的性格,特自私,爱争强好胜,在现在,危改拆迁乱乱纷纷的关键时刻,不是她搞的鬼,才怪呢!

是她不是她的,少说话为妙。

李天齐本来就不爱说话,心里在打定这么个念头,坐在那里,脸上毫无表情,脑袋往上仰着,目光紧紧盯着,从屋顶上吊挂下来的,四十瓦的荧光灯灯管,好像那白色的灯管上,正映出精彩的电影似的。

那么,户口本儿到底是不是李天娇拿走的?确实是她所为。难道她父亲,没怀疑她?就连她半傻的二哥,都猜中了,别人还能把她忘了?

这次房屋拆迁的利害关系,牵扯的就这么几个人,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嘛。

其实李天娇也意识到了这一点。她坐在那里,绷着个小脸,心想道,捉奸捉双,拿贼拿脏,你们有谁看见我拿的了?没有吧!现在连我自己都记不清,我是嘛时候拿的了!我就是不承认,我就是不知道,你们拿我怎么着?

“快说!谁偷走了咱家的户口本儿?!”李发祥又一次怒吼。

李天英头一个瞅向李天娇。

愁眉苦脸的刘小娟,也把目光盯向小女儿。

就连泥胎雕塑似的李天齐,也转动一下脑袋,盯了眼妹妹。

你们看什么看!李天娇沉着个脸,把身体转了九十度角,后脑勺冲向父母兄姐。

“我再说一遍!是谁拿走了咱家的户口本?!!”李发祥声嘶力竭又喊了一句,并且把握着铁球的右手举过了头顶。

刘小娟听着看着老头子的声音举止,不由得把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。她不敢再听了,也不敢再看了,紧着下了床,出了屋。

平日里,清洁,有时热闹,有时安静的院子里,此时此刻,一片的寂静,一片的荒凉。已经搬迁走了的各家各户的门窗,被拆迁办的人卸走了,垃圾、尘土、砖头、破木头、破布条子,破书本、破报纸,乱乱糟糟的,遍地都是。

九排大院就剩下三家了。李发祥家,崔相影家,和刘胜发家。

刘小娟想着到谁家坐会儿呢?平日里经常到崔相影家,与王春芳聊家常,今天就到她家坐坐,咳!坐一次少一次啦,过不了几天,就不知各家往哪去了!

刘小娟惆怅满腹地进了崔家,不禁一愣,屋里没有旁人,只有离家出走多日的崔家二儿媳妇。

她呀!听说她跟她小姑子,去年腊月里,打起来跑了,怎么现在又回来了?

水芙蓉坐在椅子上,两腿之间放着个圆圆的紫红色毛线团,一根线,从毛线团的圆心中,牵引向上,于她的两手之间。她的灵巧的手,指挥着一副竹签子,正在编织着什么。

“李婶儿来了,坐吧。”水芙蓉笑着说。

“是二嫂子,回来啦?”刘小娟心直口快,心里想什么,嘴上就说什么。

“回来啦,还叫您惦记着。我去南边儿,到广州转了一圈,打了点儿货,上了些衣服,准备在市场上卖。咱这拆迁都过了这么多日子,您家怎么也还没搬呢?”水芙蓉只一句,就把话题扭转了。

她扭转了话题不要紧,可是这话头,像根擀面棍儿似的,直直地捅向刘小娟的心口窝。刘小娟没言语,眼圈发红了,泪水在眼眶中直打转。

“真是的,看我这话问的,没搬自然有没搬的道理!我这几天也是瞎忙,这不得赶着给我们那口子,织件毛衣。一晃,眼看着天气,说凉就要凉了,我得抓紧织。”水芙蓉又一次转了话题。

“你们家老太太呢?”刘小娟跟年轻人谈不到一块儿,问道。

“我婆婆,去市场买菜去了,走了老半天了,您等会儿,快回来了吧。您喝水不?”

“不了,不了。”

正说着,王春芳从外面回来了,她手中提着一捆韭菜,那韭菜细得可怜,一棵棵好像发了霉的粉条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0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