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拆迁记》第五章(7)  

2014-12-28 09:04:15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拆迁记 第五章(网络修改版)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终结篇

 7  崔家第二次家庭紧急会议。(上)

 

崔家的第二次家庭会议,准时召开了。

这次参加会议的人员比较全,除了崔相影老两口子外,有大女儿崔咏竹,女婿黎元、二女儿崔咏兰、三女儿崔咏菊、小女儿崔咏梅,女婿沈阳、大儿子崔咏松,儿媳文静、小儿子崔咏柏,儿媳水芙蓉。

全体的家庭成员几乎都到了,还缺了一位,就是崔咏梅。

主持家庭会议的还是崔咏竹。

崔咏竹站起身,用手敲了敲桌子,咳咳了两声,清了清嗓子。

“到点了,现在我宣布,开会!小刺儿梅子,跑哪去了,咱就不管她了。好在有沈阳可以代表她。”

这次的会议,崔咏竹并没有像上次会议那样,拟定一份会议纲要。这次的会议只有一项拆迁的意向,需要大家表决通过。

什么意向?这也是崔咏竹给老爸老妈出的主意。

崔咏竹继续说:

“今天的会议,很简单,就一个题目。希望大伙儿踊跃发言表态。这次咱们家这里,咱们的九排大院,咱们的前九段,拆迁有几天了,已经搬走了绝大多数的居民。就咱们院来说,连咱们家算上,还剩下三家没搬。这三家不用问了,都是家里的人员,父母子女,兄弟姐妹,各种原因,乱七八糟的,因为拆迁引起的,矛盾重重,……”

“嗯嗯。”崔咏兰鼻子里出了两声气儿。

崔咏竹看着崔咏兰,心里暗道:小刺儿头今儿个赶巧不在了,你又冒出来充能耐梗了!先别理她,她比小刺儿头好对付得多!

“人家家里的什么矛盾,咱们就不管了,咱们先解决咱们自家的问题。咱们家的问题,归根到底,只有一个。那就是,咱们家现在的住房居住面积小,回迁选房时,选不了面积大的房子。换句话说,咱们家的家庭成员太多,现在的条件,最多只能选要一套偏单元的房子。一套偏单元的房子,又如何着得开,住得下,老两口子,小两口子,中间还有两位姑奶奶,一位小千金!这一大家子!难呀!难呀!……”

“大姐,咱能不能,讲话别像拆迁似的这么痛苦,好不好?”崔咏兰插了一句。

“请有些人自觉些,别抢话!安静!”崔咏竹右手食指敲了敲桌子,“现在我就谈正题!咱们拆迁选房,能选的房子,不够咱们家庭成员住的。怎么办呢?解决这个问题,太困难了。有困难怕什么,咱们大家齐心协力,心往一处想,劲儿往一处使,就是天大的困难也不怕!……”

“嘛天大的困难呀?啊哈!”门开了,人还没进屋,尖尖的酸酸的声音先刺了进来

一听这声音,崔咏竹心里就是一哆嗦:缺德的小刺儿头,你还回来干嘛?!

再看此时的崔咏梅,满脸挂着微笑,容光焕发,眼睛里喷着一股柔情的光,尤其她的两腮,好像刚扑了粉似的,红乎乎,粉乎乎,煞是娇艳。

这娘们儿出去了会儿,遇到嘛事啦?跟上午变了个模样,怎么这么喜兴?有什么艳遇?她这德行的,还能有什么艳遇?

“呦,今儿个太阳从西边升起了,难得呀,您遇到嘛高兴的事啦?”崔咏竹挖苦道。

“确实,蒙您夸奖,我真的遇到高兴的事啦。见到个老熟人,一块儿吃的饭,一起喝的酒,又一同叙叙旧。这才耽误点儿工夫。没把你们姐几个,哥几个,等急了吧。接着开会!接着开会!”崔咏梅微笑着瞅了瞅大伙儿,最后把目光停在了丈夫沈阳的脸上。她瞅着沈阳,盯了大约有一分钟,忽然上前,欠身低头,飞快地吻了他一口。

她这一动作出乎沈阳的意料,平常日子里,她也会隔上一个来月,两个来月,心情特好的时候,来这么一下子。那是在自己家,自由自在。今天这样,当着父母哥哥姐姐们的面儿,亲了丈夫,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。

沈阳诧异地用手抚了下自己的脸颊。

不光沈阳诧异,在座的众人,也都奇怪了。这么个小刺儿头,多咱变得温柔开放了?

“呦,今天西边儿的太阳,够厉害,把人们脸皮都给晒厚了。瞧那位,一进门儿就啃爷们儿的腮帮子,也不看个地点场合,真不嫌寒碜!还知不知道,这‘没羞没臊’几个字,怎么写吗?”崔咏竹恨恨地说着。

“没羞没臊吗?谁说的?我又没跟外人没羞没臊!你们看行吗?合格吗?不合格我再啃一个!”崔咏梅笑着,又要把嘴凑到沈阳跟前,直吓得沈阳慌慌离开了座位。

这一下,屋里人几乎都笑了。

“树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!”崔咏兰绷着嘴儿,讽刺道。

“别看树林子大,别看什么鸟都有,这鸟儿可都是成双结对儿的!”崔咏梅笑着说。

这话一出,在座的有两个人起了反应。一个是已经离了婚的崔咏菊。一个就是尚未出嫁的崔咏兰。

崔咏菊忽地脸色涨得通红,嘴巴张了两张,没说出话来。

崔咏梅的话,主要是针对崔咏兰的。崔咏兰心里明白,她不能不言语,她也咽不下这口气。她的脸色并没有涨红了,反而气得发白。

“我是单身一人不假!可我,行的端,做的正!我没浪得在外面,靠人儿,找野老婆,找野汉子!”崔咏兰一句一顿,铿锵有力地说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1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