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拆迁记》第一章(5)  

2014-02-14 14:26:3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 拆迁记 第一章(网络修改版)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终结篇

5  果仁义的老古董和药柜子。(上)

 

却说张翠花领了拆迁公开信回到家,和老头子刘胜发,忙着观看研究起来

刘胜发先拿过公开信,举在手中,歪着脑袋,嘴里嘀哩嘟噜地读着。

“啊,着,中,啊,这着呀,啊,啧啧……”没一会儿,一串儿鼻涕哈拉子,就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。

“嘛玩意儿呀,一嘴的小日本儿话!快叫咱闺女给念念!”张翠花打断了久病缠身丈夫的讲演。

刘胜发很不情愿地交出了公开信。

刘美丽大声地念了起来,甜甜美美,标准的普通话。

“致中山门新村危房改造片拆迁居民公开信

居民同志们:根据天津市城市建设总体规划,经市、区人民政府批准,河东区中山门九段危陋平房改造工程列入计划,近期开始一期实施。这次的改造工程,严格执行国务院78号令《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》,天津市人民政府26号令《天津市实施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细则》及天津市人民政府《关于出售危改还迁安置住房暂行办法》,针对中山门地区房屋的实际状况,制订危改还迁安置办法。……”

“老瓷器,老铜器,老古董的卖!”猛地一个粗门儿大嗓的吆喝声,透过门窗闯进屋来。

“咿咿咿,啊啊,喔喔……”刘胜发又说起了东洋话。

“缺德呀!又要干嘛!”张翠花嗔斥着。

“我爸是想卖什么东西!”刘美丽翻译着。

“啊,阿,啊,着,着,”刘胜发紧着点头。

“卖东西?院门口来的是收古董的,咱家能有嘛宝贝?”张翠花笑了。

“咿咿,啊啊。”刘胜发左手指了指自己的右手手腕子。

“我爸说让您卖手镯!”

“手镯?”

张翠花想起来了,家里是有一对纯金的麻花手镯。那是当年与丈夫结婚时,婆婆送给自己的礼物。自己还想着,过几年女儿出嫁了,就把这对手镯传给女儿。老不死的东西,怎么打起了手镯的主意!

“丫头,别听你爸胡吣!接着往下念!”

“好,接着念。一、拆迁范围:此次拆迁范围,河东区中山门新村地界内,九段,一排至二十排,所有的居民住户,及企事业单位。二、拆迁时间:本片拆迁时间,按河东区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公布的拆迁公告规定的时间,(居民公开信下达后,次日为启动日期)逾期不搬离现场……”

“嘛破玩意儿这是,您就拿出来!”粗门大嗓儿又响起来了。

“破玩意儿?你这人真敢,拿过来就说!这可是黄花梨的炕桌!清朝乾隆年间的宝贝!”又传来果仁义的声音。

清朝的宝贝?果老头卖宝贝啦!

张翠花来了兴趣,赶紧出了屋,来到院中。

哎哟呵,这位收古董的,长得好惨,单听他的声音,嗡嗡的如铜锣,不定以为是个多么五大三粗的汉子了。一见本人,好嘛,瘦小的脸颊,嘬嘬的腮,不高的身量,似麻杆儿,浑身上下没有二斤的肉,骨头支着皮,皮包着骨头。冷眼一看,好像是自己的丈夫病秧子刘胜发。张翠花不禁笑出声。

“嘻嘻嘻,哈哈哈。”

“这位姐姐,别光笑呀,家里有嘛老瓷器,老玉器,老古玩,老字画,老家具的,拿出来卖了吧。你们这拆迁了,留着那些东西,累累赘赘的,搬家时,乱乱哄哄的,一时不慎,摔了毁了,丢了没了,岂不后悔?不如出手,变些现钱,来得实惠!”这位,尖尖的小嘴里,说出话来,瓮声瓮气的。

“嘻嘻,哈哈,我们穷老百姓家里,能有嘛值钱的东西!”张翠花说了,打量着地上果仁义要卖的东西。咳,就是一张,黑不唧唧,脏脏嚯嚯,挺旧的炕桌子!这东西也值钱?

张翠花瞅了一眼果仁义,心里打着转。不过这话她没说出口。她明白,人家一买一卖,的两个主家,这就要谈价钱,卖家肯定高高的出价,买家必然低低的还钱,这节骨眼儿上,自己不能在旁边插一杠子,这一杠子插不好,可就得罪人啦!

尖嘴的小瘦子,还在猫腰撅腚,观察鉴别那张桌子。他的小脸儿,恨不得扎进桌子里去,眼睛瞪得圆圆的,他的鼻子围着桌子,不紧不慢地闻着。好像一只警犬,嗅着一件案发现场的物体,辨别着案情线索似的。

再瞧果仁义,倒背着手,脸上一副洋洋自得,轻松自如的样子。

说他轻松,绝对是真的。九排大院里,全体的居民,家家户户,都在忙活着拆迁搬家之事。就他,心里轻轻松松,用不着为动迁的临时住处,去四处奔跑,大伤脑筋。他早已有了容身之处。他打算,把家里的东西,家具,电器什么的,都给处理卖掉了。他和他的老婆子,身归故里,待到来年,这里新楼房建起来后,再回来。

果仁义的老家没出天津,在静海县的上三里村。老家有他的哥哥一大家子人家。他哥哥家的房屋有十多间了,给他腾出一两间来住着,不成问题。老两口子的本意,连他们的外孙女孙瑶,也一块儿随着下乡回老家。孙瑶不答应,说是离不开男朋友。她的男朋友就是南郭玉龙。

你们两位老人家就甭管我啦。我早就想好了,在集市儿上租间售货亭,白天卖东西,晚上睡觉。这不挺好嘛,再说还有小龙守着我,你们就放心吧!

行呀!好呀!你也老大不小的啦,自己锻炼锻炼也好!

老两口寻思了一回,同意外孙女的决定,又叫来南郭玉龙,嘱咐托付了一番。南郭玉龙早就跟孙瑶商量了,自然是满口地应承。

现在,果仁义的事情,就是变卖家里笨重的带不走的东西。

“啊,我说这位大爷!我不是扫您的兴!这张桌子,是黄花梨的不假,可是您要说它是,乾隆年间的东西,未免过于夸大了!这桌子上,没有年号款,没有购置款,又没有纪念款,您凭啥说它就是乾隆年间的东西?”

小瘦子头都没抬,一边品味着桌子,一边说着。

“伙计,您是内行,还是半吊子!瞧瞧这桌子的,装饰花纹,结构造型,四个兽抓握球形的腿儿,哪一点儿看都是前清的东西!”果仁义高声地说着。

小瘦子又端详品味了好一会儿桌子,这才直起身来,摇了下头,然后说:“行啦,您老有心卖,我有心买。您老出个价吧!”

“你是行家,比我们明白市场的行情!你给多少钱?”

“收药!~~~有药的卖!”

随着果仁义的话音,大院里又进来一位,四十来岁的妇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85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