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拆迁记》第一章(6)  

2014-02-24 09:47:1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拆迁记 第一章(网络修改版)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终结篇

  6  果仁义的老古董和药柜子。(下)

 

“收药的!等一下,我有药卖!”果仁义喊上了。

有买卖可做,收药的妇女站住了。

“让我出价,咱们实打实,一百块钱!”小瘦子喊道。

嘛玩意儿!就这么个破桌子就值一百块钱?这小老头也是妈的神经病!

张翠花心里先是不平了。

“好嘛,张嘴就来,一百块钱?你收破烂儿来着!”果仁义高叫着。

“一百五!咋样?”

“打住吧,我看你是不想买!”

“二百!二百就可以啦!”

“走吧走吧,我没工夫跟你磨了。收药的,跟我进屋!”

“大爷,您说个价!”

“我说,这桌子按现在市面的行情,最少也得值个三千!”

“什么您啦?”小瘦子跟猴子似的,右腿一抬,左腿一蹦,蹿起多高。

张翠花也是听得,把个大嘴张开了,好半天没合上。

“就这个价!行就行!不行就拉倒!”

“大爷看您老真是卖家子!我出个一竿子到底的价!得了!我给你五百,咋样!”

张翠花的嘴,这回能动了,稍微地并上了些。

“行啦!别废话!两千五!”

“大爷!你得让我也得赚点儿吧!八百!”

张翠花,刚并上的嘴又张开了。

“两千!两千!真烦人,要不是我回老家,嫌这玩意儿累赘!我可舍不得卖它!”

“就是呀!大爷!您这拆迁,您回老家,带着这玩意儿,真是够累赘的!您老家怎么着离这也得千百里地的,你要是把这桌子打邮件,寄走,那不得花个大挑费!不如卖了合适!我今天,豁出去啦!为了您老,我吐一把血!一千!”

哎哟!我的娘呀!看来这桌子还真值老鼻子了!

张翠花长长地喘了口气,恨恨地闭上了嘴。她不忿了,一个破桌子就卖一千,我的那对金手镯,不得值个万八千的!一会儿我让这个瘦猴崽子,见识见识我的手镯!卖不卖的搁一边儿,瞧瞧这小子能给个嘛价!

张翠花心里较上劲儿啦,嫌人家给的卖价高了。

果仁义并不满意,大叫道:“你这小子,是……”

“老头子!算啦!就给他吧!”梁红玉这工夫打屋里出来了。

给他?也罢!反正这桌子二十多年前,才花了一百块钱得来的。不过现在卖一千,还是有些亏。这要是再过上个十年二十年的,一千?一万,两万也是它!

果仁义心里气鼓鼓的,不老情愿地喊道:“便宜你小子啦!拿走吧!”

这件前清的古董家具,算是成交了。

果仁义皱着眉头,收了十张百元的票子。小瘦子弯腰,吃力地抱起那张桌子,出了院门,把桌子放在三轮车上,心满意足地去了。

张翠花这工夫光顾得咧着大嘴了,等到收古董的走老远了,才想起没让他看看自己那对金手镯。

果老头又要卖药,他能有什么药?我得䁖喽!

张翠花想着,随在收药人的身后,进了果家的大屋。

就见果仁义打开了,床头旁边那个不起眼的,单门小柜子。小柜子分上中下三层,下层放着几个包袱。中间是个带着肚脐锁的大抽屉,上层,又分了上下两个小隔断。

张翠花的嘴马上又张开了,张得好大好大。

小柜子的上部第一层,里面装着,药罐子、药盒子、药瓶子、药袋子。看得出,这些都是,丸、散、丹、膏、片、液,各种的,还没打开包装的中成药。

小柜子的上部第二层,里面装着,大大小小,一盒一盒的也是药品,都是些西药。西药的品种和数量也不在少数。

哎哟,娘呀!果老头家里,快赶上卫生院啦!这家伙,家里头也没有当大夫当护士的人,难道这些药都是他用公费医疗报销,搞来的?了不起!了不起!

张翠花心里不禁暗暗佩服起果仁义来。

再看那位收药的妇女,本来就有些红扑扑的面容,此时此刻,那脸蛋子,不光发红,而且还冒了光,两只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儿。

“都挪到床上来,让我瞅瞅!”她低声地说着。

“等等!咱可说好了。这些个药品,挪到床上,够费事的!你可得要!”果仁义叫着。

“要,您放心,我全要!”

“全要,你先给个价吧!”

“给价不着急!我得先看看这些药过没过期!”

“打住吧!实话跟你说,这都是我存了十好几年的药!中药过不过期的有嘛关系,吃了照样有效!”

“是是,大爷!我跟您说,我们收药的规矩,过期的药一个价,不过期的药又是一个价!”

“今儿个,我的药多,我不跟你谈过期不过期,就这堆这块!中药西药都算上,你给一百块钱,拿走了事!你图个发财!我图个痛快!”

“哈哈哈哈,大爷,看您老真会说话!我先看看药,包您吃不了亏!”她说着自己动手,一样一样拿开了药。

这下,张翠花的眼睛可忙活上了,她的目光随着收药女人的手而移动着。

“羚羊感冒片、银翘解毒片、藿香正气水。这是嘛药呀?哦,六神丸、六合定中丸、三九胃泰冲剂、冠心苏合丸、安宫牛黄丸、云南白药、麝香虎骨膏、十全大补丸、六味地黄丸、人参蜂王浆、急支糖浆、川贝枇杷膏。咳,费事啦,药柜子里还有一多半的药了。谁有工夫陪在这呀!”

张翠花没了兴趣,不想看了,这时院门口有人高喊:“七号,姓崔的,法院的信件!”

呦呵,老崔家法院来信啦,怎么回事?,张翠花心里纳着闷儿,跑去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57)| 评论(4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