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拆迁记》第一章(9)  

2014-03-18 08:32:4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拆迁记 第一章(网络修改版)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终结篇

 9  九排大院,第一家搬迁户。(上)

 

谁们家在行动?原来是住6号房的南郭守用家。

严格意义的说,南郭守用一家,不能算是九排大院的居民。他们是在前年的八月十五中秋节,从中山门十二段,搬到了这里,借了哥哥南郭守信家的一套房子住下的。现在,中山门十二段“危改工程”已经竣工,他们一家这是往回迁,回迁进新盖的楼房之中。说来也巧,今天也是八月十五中秋节,如果按农历算,他们一家在九排大院整整住了两年。

两年的时光,南郭玉虎和南郭玉龙哥俩,与大院的老少爷们,混得相当的熟了,这一搬走,二人心里还有些空荡荡地感觉。这一搬走,哥俩想回来看看老少爷们,都是不可能了,九排大院将要随着老屋旧房的拆除,而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。

九排大院给了南郭玉虎一段温馨,他在这里结识了姜玉女,二人现在已是心心相印,情投意合了。

九排大院给了南郭玉龙一段惊喜,这段惊喜,如歌如泣,如痴如梦。他遇上了今生的知己红颜孙瑶。(详情请看九排大院轶事之七《损鸟》)他和孙瑶更是到了,情深似海,情意缠绵,形影不离的地步。

这不是嘛,乱乱纷纷的搬家过程中,孙瑶已然是他们家的一员了。

“喂!喂!你们稳住了!别碰着柜门儿!”

“姜姐!你就负责在院门口看着东西,别丢了就行!”

孙瑶指挥上了姜玉女。

这一对未来的小妯娌,一个泼辣,行动风风火火。一个文静,处事稳稳当当。

姜玉女笑了笑,真就守在了搬家公司的那辆加长的大卡车旁,瞅着车上的家具家什,还有地上的,盆儿盆儿罐儿罐儿。

这工夫,吴招娣忙里偷闲地凑了过来。

“闺女,你是玉虎的对象?”

“啊,您好!”

“你们婆婆家,回迁的是嘛房子呀?”

“偏单!”

“挺好呀!几楼呀,房子多大面积?”

“三楼,多大面积我不知道。”

“闺女,你真有福,这一搬回去,有了房子,你们还不结婚?”

“结婚?还没想。”姜玉女脸颊,微微红了起来。

“咳!闺女,你这人心眼儿真好!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嘛!你以为你们婆婆家就一套偏单,到时侯哥俩都要结婚,房子不富余,不好办!你还惦着玉虎他兄弟呀!玉虎兄弟搞的是咱院里老果头的外孙女!老果头家两套房子啦,这一拆迁,不得弄个两套单元!他兄弟的房子还犯愁!”

“嗯,嗯,啊,啊。”

“你们快结婚吧,早结婚,早生儿子早得济!你看人家常彪的媳妇,今儿个早上,八点来钟,就生了个,七斤多的大胖小子!”

常彪是谁?姜玉女不太熟悉,她就知道眼前这位,冲自己嘚啵嘚的半大老婆子,是九排大院西头第一家的女主人。

这人怎么这么烦人!姜玉女感觉自己的嘴巴子,火辣辣地热了起来。

“起来起来!靠边儿!靠边儿!”搬家公司的两位员工喊着,抬着冰箱过来了。

吴招娣忙着让道。

“我说闺女,你知道哪有闲房吗?我们得租间房,搬家呀!”吴招娣又凑到姜玉女的跟前。

姜玉女笑着摇了摇头。

“不知道呀!唉!早知现在,何必当初!”吴招娣感慨道。她有些后悔了,后悔自家当初为什么要跟老王家换房呢!如果不换房,还住在大桥道的楼房里,尽管破旧些,憋屈些,那可用不着现在,因为拆迁而劳心费神啦。

早知现在,何必当初。什么意思?

快嘴儿大妈的这句话把姜玉女说愣了。她疑疑惑惑地瞅了瞅吴招娣,又瞧了瞧院子里面,出来进去忙活着的人们,脑子里思索了好半天,也没弄清楚,现在如何,当初又怎样。她心里话,今天这半天假请的,本想到这来给玉虎家帮帮忙,没想到遇见这么个神叨叨的人。要知现在,何必要叫银凤替自己上两节课呢!

这工夫,孙瑶奓着一双脏手出来了。姜玉女好像瞧见了救星,迎上前说道:“妹妹!你叫玉虎出来替替我,我,我……”她想说,我实在是想躲开这位半疯的老婆子,可这话能说得出口嘛。说别的,她又不会编瞎话。一时间,闹了个脸红语塞。

孙瑶笑了:“好,你去吧,我在这!”

姜玉女急急跑了,临进院时,回头瞅了吴招娣一眼。

吴招娣又凑到孙瑶跟前。

“我说,瑶瑶!”

“喊我吗?”

“是呀,瑶瑶!”

“哈哈,挺好!长这么大还没人这么叫我!”

“我说你们家,找着房了吗?”

“找房?找房干嘛?”

“干嘛,搬家呗!这拆迁了,谁们家不都得搬吗?”

“我们家不用找房,我们家明后天就搬,搬到静海老家去,我们老家有得是房!”

“哎哟呵!你们家真够阔的!唉,你们打算,要嘛回迁房?”

“要嘛回迁房?您是说,拆迁回来时,要嘛房子?”

“是呀!”

“最少得两个偏单吧!”

“哎哟!那得交不少的钱,四五万啦!你们家趁这么多钱?”

“钱算个屁!我姥爷有存星!”

“嘛存星?”

“金戒指、金手镯、金耳环、金项链、光金簪子就一大把!”

“是呀!呦呦!”

吴招娣大瞪着眼睛,正在羡慕不已,忽然,一物从空中落下,击在了她的头顶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76)| 评论(4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