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拆迁记》第一章(7)  

2014-03-03 09:57:4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拆迁记 第一章(网络修改版)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终结篇

7  崔相影家,来了法院的传票。(上)

 

突如其来的危改拆迁举动,打乱了崔相影一家人的日常生活。

本来今天是崔家老爷子的好日子。什么好日子?农历的八月十五呀,中秋节,崔相影的寿诞之日。就在昨天,老爷子还想了,去年的八月十五,赶上小儿子结婚,因此自己没顾得过生日,今年好了,没嘛事啦,可得好好地操办操办生日,补偿补偿去年的遗憾。

不曾想,今天一睁眼,九排大院里就掀起了动迁的风波,居民们家家乱乱哄哄,个个见面议论纷纷。崔家老两口子的心一下子也慌了起来。

“老头子,今儿个院子里这么的乱,还怎么搭炉灶,炒菜呀。快告诉老大一声,让他别借炉灶了,就在煤气上凑合凑合得了!”

“凑合嘛呀!赶上这节骨眼儿,还过嘛生日呀!免了吧!免了吧!”

“也好。也好!”

“咳!”

“老头子!咱这房子怎么个算法,拆迁回来,能给咱嘛样的房子?”

“我哪知道呀!那份文件,还在二小子手上了!”

“他上哪去了,叫他来给咱俩念念文件!”

“就扎小屋了,你去喊吧,你能喊得动?”

老俩口在聊着,对过小屋里,崔咏柏聚精会神地看着致拆迁居民的公开信。

他正看到了公开信的第六大项,集资、购房标准:

1、  按着《天津市实施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细则》规定,根据中山门地区的实际情况,集资标准如下:

①、原地安置二厅室(独单元)一套(40平米),集资6000元。

②、原地安置三厅室(偏单元)一套(56平米),集资9000元。

③、原地安置四厅室(三居室)一套,集资12000元。

“他奶奶的!谁们家这么阔!六千元!九千元!还他妈一万二千元!”

崔咏柏骂着街,把公开信拽到一边,仰身倒在了床上。关于房屋拆迁之事,他是不怎么着急。拆迁回来要住新楼房,那得交钱,反正自己是穷光蛋一个,别说拿六千了,现在这时候拿六百怎样?狗屁!我他妈的口袋里就有六十块!咳!我媳妇在就好了!我媳妇总是有花不尽的钱!

他想起了水芙蓉。

“你跟了我,住这么个小屋,可委屈你了!”新婚洞房之夜,夫妻二人一阵激情过后,崔咏柏说了这么句话。

“挺好挺好!有个安身之处就行!”水芙蓉笑着说着。她倒对目前的这间小屋,是相当的满意。

怎么呢?崔家老两口子,加上一个四十岁了,还没出嫁的二姑姐,再加上一个离了婚的,带着个女儿回了娘家的三姑姐,还有他们这新婚的小俩口,老少三辈儿,总共七口人。两位大姑姐能把这间小屋腾出来,让给自己结婚,而他们都挤到了那间也就十二平米的大屋,水芙蓉是非常知足了。正像她心里想的,嫁给了一个可心的丈夫,哪怕什么,上无片瓦遮身,下无分文养命,这一辈子我也认了!

她是认头了,可是她的丈夫崔咏柏,不认头。

这么一间小破屋,怎么能着得下我这么漂亮的老婆!我得抓紧赚钱了,赚来钱,好买他一所新房来住!

“你就先委屈着吧,不出个三年两载,我一定捞他一大笔的钱,让你住上楼房!”

“你捞钱?住楼房?那敢情好啦!”

……

 

“崔咏柏,崔二在家吗?”门口响起了张翠花的声音。

“嘛事呀?”王春芳应着出来了。

“这不是嘛,刚刚邮局送信的,送来一封你们家的信,我给接过来了!”

“信?哪来的信?”

“是天津河东法院来的,给你们家二小子的!你们家二小子不是又闯祸啦?”

王春芳一听张翠花说,“法院来的信,二小子又闯祸啦,”脑子里“嗡”地一声,双腿一软,身子瘫在地上。

母亲与张翠花的对话,崔咏柏听得真真切切。他一下子就从床上蹿了起来,蹿了足有一米多远。

这间九平米的小屋,一张双人床占去了多半个空间,再摆个大衣柜,再放个梧桐柜,还能有多大的回旋地界儿?

崔咏柏蹿得猛了点儿,腰部正磕在梧桐柜柜面的上沿儿上。“哎哟!”扑通,他翻倒在地,疼得他手捂着肋骨,又呲牙,又咧嘴。

他妈的,肋骨条是不是磕折了?崔咏柏撩开背心,一看左胸上,横着印上了一道红印。

“怎么的啦,法院找我干嘛呀?”他皱着眉头,出屋喊道。

“啊,好!给你!这不是法院的信封嘛!上面写着你的名字了!看把你老娘吓的!”张翠花交了信,忙着搀扶地上的王春芳。

崔咏柏却转身回屋,急急地撕开信封,掏出了信纸,展开定睛看,原来是法院的一张传票。再细瞅,崔咏柏全身的血液直往头顶上冲,脑门儿的青筋绷起多高,心里顿时感到,洼凉洼凉的,真不亚如从高山悬崖上,一脚蹬空,身子飘飘荡荡,没了着落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26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