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拆迁记》第二章(3)  

2014-04-10 21:08:2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拆迁记 第二章(网络修改版)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终结篇

3  蒯仁没有想到,误打误撞,竟然有美人投怀送抱。(上)

 

中山门新村前八段,和前九段这次一块儿拆迁了。众多的居民动迁使得中山门附近地区的闲房,难以寻觅。闲房?说得好听,哪来的闲房!前年十二段的拆迁,去年十一段的拆迁,这附近方圆二十公里以内,早就没有闲置房屋了。好在今年十二段新楼房竣工,原十二段的搬迁户回迁了,腾出了一批房子。不过要找到这些腾出的房子,也非易事,没有头绪地瞎闯乱撞,只能是白白的浪费时间。

时间对于争分夺秒的动迁户们,是多么的宝贵!

九排大院中,南郭守信家已经搬走,封了房子。牛丰田和常友礼两家,联合在中山门新村后面不远处的增兴窑,租了一个三间房子的院落,那边还在商谈着房屋的租金,这边家里已经打理起衣物,看情况今天也能搬走。

接下来搬走的当数果仁义、梁红玉老两口子了。果仁义已经把家里的大部分家具变卖了,随时,他和他的老伴儿都可以轻轻松松地,回转静海老家。

李发祥家,崔相影家,刘胜发家,因拆迁引发的家庭成员之间的纠纷,矛盾,正在升级,哪里还顾得上别的。另外,言老顺家,唐威虎家,蒯满仓家,正在四处寻找闲房。

 

却说蒯仁在居委会大院,与南郭玉鹤交谈了几句,就赶紧离开了。他觉得有些口渴,想回家喝口水,又怕母亲的那张嘴,唠叨起来没完。

“叫你小子出去找房,这么会儿,就回来啦,找着房啦?”母亲肯定这么说。

找房,哪找去?这不是大海里捞针嘛!唉,偏赶着节骨眼儿上,老爸他们哥几个,在酒楼喝醉了酒闹事!要是老爸在家,还用得着我像苍蝇撞头似的,一处一处地吓撞!唉,撞吧,不撞也不行呀!现在上哪撞去呢?

蒯仁紧锁着眉头,一步一步慢慢地走着。

上哪去?我他娘的知道上哪去?

他走着想着,想着走着,想得大脑有些晕晕沉沉了,终于想起了一条线索。他的一个初中同学在虎丘路上开了间门脸儿,干起了房屋买卖中介服务的营生。既然他能买卖房屋,他手里肯定有闲着的房子,我找他租上一间,大概没问题。

蒯仁一下子,心里亮堂多了,多少也舒坦些了,把双手互相拍了拍,掏出香烟,取了一支,用打火机点燃,狠狠地吸了一口。

他的同学`蔡乐干房屋中介的买卖,还是他帮着水芙蓉在虎丘路上看摊儿时发现的。蔡乐的门脸儿,就开在水芙蓉摆地摊儿,不远处路边儿的楼房阳台上。那是蔡乐家的阳台,阳台中间开了一扇门。

由蔡乐,蔡乐家的门脸儿,蒯仁想起了水芙蓉。

水芙蓉从年前突然地离家出走,再也没有回来过,使得蒯仁心情极度地沮丧,大年春节都是在闷闷不乐中度过的。他曾经无数次地跑到虎丘路上,找寻水芙蓉,希望她哪一天在这出摊儿卖货,可是,他一次一次的希望,变成了一次一次的失望。

虎丘路市场,照旧是人群拥挤,摊位连绵。

蒯仁经过水芙蓉曾经摆摊儿的地点,又把头探向路边儿左右两侧,以期望奇迹会出现。但是,哪里有水芙蓉的身影!

你可是亲口对我说过的呀!你说过,等崔咏柏从监狱一出来,你就跟他离婚,离婚后,就跟我结婚!如今崔老二已经出来有些日子啦,你可别说话不算话!芙蓉,你可出现呀!你可回来呀!你可离婚呀!

蒯仁想着想着,眼圈儿有些红了。

他蹲下身,闭上了眼睛,脑海里映出了水芙蓉的笑脸。

“怎么了,傻家伙,你想我啦?”

“当然了!你跑到哪去了?为嘛要离家出走呀?”

“离家出走?那崔家实在是待不下去了!”

“待不下去,你临走也得告诉我一声,你如今在哪了呀?”

“傻家伙,我在……”

忽然蒯仁肩膀上挨了一掌,使得他猛然惊醒。

“蒯老大,又来这啦!你表妹不是不在这摆摊儿了吗?”一个粗门大嗓喊道。

蒯仁站起身来,见正是蔡乐,好大的不痛快,心想,这小子怎么偏在这么关键的时刻,来招呼我?

他顾不得答话,扭头再找水芙蓉,不见了踪迹。

“怎么着?有些日子不见,不认识老同学啦?”蔡乐笑了起来。

蒯仁把手揉了揉眼睛,瞅瞅自己待的地界儿,旁边是人群熙攘的虎丘路市场。

哎,不对呀,我刚才是做梦来着?

蒯仁这回是真的清醒了,暗暗埋怨自己,我是干嘛来的?差点儿耽误了正事!

“老蔡,我正要找你!”

“你有事找我,是不是你们家拆迁啦?”

“有你的!你怎么知道的?”蒯仁边说边掏出香烟。

“这不是废话嘛!最近一两年,老同学们上这找我来,除来买房子,租房子,就没别的事啦!”

“你可真神啦!点上点上!”蒯仁把烟卷儿递了过去。

他用打火机给蔡乐点上了烟,问道:“伙计,我真是找你来踅摸一间闲房的!有没有闲房,租金可得合适呀!”

“闲房,倒是有。房子有大有小,有好有坏。大的好的,租金当然就贵了,小的坏的,租金当然就便宜啦!走走,跟我到家谈去!”蔡乐嘴里冒着烟儿说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52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