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拆迁记》第二章(9)  

2014-05-16 08:36:59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拆迁记 第二章(网络修改版)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终结篇

9  李发祥家,娘儿三个斗嘴。(上)

 

在九排大院,因危陋平房改造拆迁,而引发的家庭纠纷,最严重,最激烈的当数李发祥家。李家的孙男嫡女一大帮,平日里还看不出什么,可是一到逢年过节,全家人聚在一起时,就关系紧张,矛盾重重了。

现在,拆迁的举动忽然而至,除了远在内蒙包头的大儿子,和远在河北石家庄的大女儿,毫不知情外,剩下的,在老两口子身边的,一子二女都卷了进来。

按说,李发祥的三女儿李天英一家,住在十排大院二号,一大一小的两间屋子。这娘家拆迁,没她什么事了。可是她偏偏的出头,给老爸老妈左出一个主意,右出一个主意,弄得她母亲,这两天心神不定,搞得他父亲脾气越发的暴躁。

晚上,李家老两口,加上小儿子李天齐及孙女李雪花,一家人吃罢了饭,还没收拾碗筷,就来了李天娇。

“还没吃吧,快吃点儿!”刘小娟忙说着。做母亲的向来疼爱自己的老闺女。

“妈!我早吃过了!”李天娇强挤出丝笑意,一旁坐了,脸上现出愁云来。

她犯愁?何止是犯愁,简直是把她愁坏了!

中山门新村前九段这一拆迁,李天娇是家里外面,受到了双重的打击。

什么意思?还家里外面,双重的打击?先说说家里。

李天娇的家,坐落在九段的十八排与二十排之间。九段十九排的第三趟,这里没有院落,有一间公厕。想当年,李天娇身怀有孕,迫不得已急急渴渴地结婚,上哪找房子去,哪有现成的房子?万般无奈,就在这间公厕的旁边,盖了一间小屋。可怜巴巴的小屋,也就是十平米多一点儿的面积。这么一间小屋,无论春夏秋冬,还得品尝着厕所臭烘烘的味道,就这样,李天娇一家子,一住就是多年,如今儿子都七岁了!

七年啦,李天娇无时无刻都梦想着,自家能住进崭新的楼房。住楼房,那得拿钱买!买?说得轻巧,买得起吗?她的工作单位,中山门九段副食店,好像是摊在床上的病人似的,有今天没明天的苟延残喘着,每月能关出工资来,就烧高香了。李天娇的丈夫,汤圆的工作单位,中山门九段粮店,倒是比九段的副食店好过些,可他那几百块钱的工资,再加上李天娇几百块钱的工资,多咱能存到买一套单元房子的钱?做梦吧!

买不起房子,咱就忍着,这么多年都忍了过来。想得到好!忍,这回可忍不了了。也不是谁这么缺德!谁给划分的,这次的拆迁范围,从一排一直到二十排!那么你少算两排呢,我还能再忍上一两年,也不至于现在这么犯愁呀!

还有一点要命的是,李天娇这间赖以存身的房屋,属于私搭乱盖,按官面上的话说,这叫违章建筑。违章建筑,是没有资格申请安置房屋的,顶多,弄好了,能算些钱。算上几千块钱,又能解决个屁用?

唉,烦死人啦!愁死人啦!

要想拥有一间房子,还得从九排大院,老爸老妈那套房子上面打主意。谁让我是你们的女儿?谁让我的户口没迁走?谁让我儿子的户口也落到了你们的户口本上?

李天娇有一千个理由,一万个理由,从九排大院二号房的拆迁中,得到应该得到的利益。

可是想得到利益,谈何容易!

这次拆迁,按政策,居民住房,一个房号,原则上只能安置一套二厅室的单元回迁房。二厅室就是独单元房。如果家里有四口以上,老少三代的,两个以上大子女的。具备了其中两个条件的,就可以申请增房。

李发祥家倒是具备了增房的条件。就算是增了房了,就算是,交足了增房所需要的款项,得到了一套偏单元,也是不够住的。怎么呢?九排大院的户口本上,除了老两口子外,还有李天娇的二哥李天齐,和他的女儿李雪花。况且,李天齐和李雪花,始终跟着两位老的一起生活。他们理所当然地要占据,偏单元房子的一间房子了。老两口子再占去另一间房子,那李天娇一家子往哪装呀?

做儿子的能占,做闺女的也能占!拆迁安置房,也有我一份!

李天娇心里憋上了这口气。

再说说李天娇外面的打击,真不次于家里的打击。

外面指的是她的工作单位,还有她丈夫的工作单位。

中山门新村九段副食店,和九段粮店,都在这次的拆迁范围内!本来就苟延残喘的店铺,在这次的危陋平房改造中,不得不寿终正寝了。他们夫妻二人面临着双双下岗!

我们两口子,失去了工作,没了工资,往后我们家的日子可怎么过呀!

李天娇愁肠百结的情绪,立时感染了老两口子。

“唉!要房,房不够住。要钱,钱不够交。要搬家,可上哪搬?要了命喽!”刘小娟连连地摇头。

“烦烦烦!烦!烦!”李发祥喊着,抄起两个铁球,出门而去。

最近些日子,李发祥腻味见到自己的小女儿。

你一个嫁出去的闺女,平常居家过日子,沾一沾娘家的好处,还有情可原。可是现在,危改拆迁,我们老两口子,还带着个木啦吧唧的你二哥,还有你的不懂事的小侄女。这就够瞧的啦!你还三翻两头来,惦着分间房子,还嫌我们老头儿老婆儿死的慢呀!你来我走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29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