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拆迁记》第四章(3)  

2014-08-24 18:01:0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 拆迁记 第四章(网络修改版)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终结篇

3  崔咏柏捉奸。(上)

 

中山门中心南道与中心东道的拐角处,有一家新疆维吾尔族人开的烧烤店。店门前,长条的铁制烧烤槽架上,冒着青烟,烤着一拉溜的羊肉串儿。店门旁,道边,放着四个小桌子,桌旁散撂着十多个塑料小板凳。这是给到这吃羊肉串儿的顾客们预备的。

这儿烧烤的羊肉串儿,正宗的新疆风味儿,买卖红火。走过路过的人们,买上几串儿,或是边走边吃,或是回家解馋。闲着没事的人们,干脆就坐在这,边吃边聊。

此刻,一张桌子旁,围坐着四人,四个年轻的小子。为首的一位,便是崔咏柏,也属他岁数最大。他对脸儿坐着南郭玉龙。南郭玉龙不用介绍了,九排大院系列故事中的重要角色。二人旁边这面坐着个主,黑红的脸庞,长着一对肉包子似的眼睛。此人发型特殊,黑茬茬头发,盘在头顶四周,中间的天灵盖,却是光秃秃一片。他叫温顺,外号三秃子。另一位,长得尖嘴猴腮,一双绿豆眼儿,嘴唇上留有八字胡。他叫张骥。

他们是每人左手攥一把羊肉串儿,右手揽着一瓶啤酒,吃着喝着聊着。

“二哥,你们家搬了吗?”南郭玉龙问着。

咕咚咕咚,崔咏柏喝了两口酒:“搬呀,倒想搬了。我们家那几位姑奶奶惹得起吗!别提这个,让人烦心!”

“哎,二哥,你出来后,这些日子,在那混了?”张骥问道。

“唉。哪混?没心思,没地界儿,在家,混吃等死吧。”

“咱们爷们儿,没地界儿混,不至于吧!你要真是,闲着没事干,跟我去东站倒腾车票,咋样?”张骥说着。

“拉倒吧!跟你去玩儿车票,那可真是,房梁上挂鸡子儿,~~~悬蛋了!有个十天半拉月,就得叫警察逮一回!”温顺嚷道。

“这就崴了!二哥千万别跟他混!他叫警察逮着,顶多罚俩钱,你就不同了,你遇见警察,可就说不清了,你有前科,凶多吉少!”南郭玉龙嘴里吐着烟雾,说着。

“哈哈,我最近,没心思找事干,先在家忍几天吧,瞎混吧,等我们那,拆迁过去了再说!烦呀烦!”崔咏柏又咕咚咕咚地喝了一通酒。

他能不烦吗?昨天从法院出来,在小饭馆儿里,他一再地问水芙蓉起诉离婚的原因,水芙蓉就是不说。其实他从心底深深爱着水芙蓉,希望水芙蓉一生快乐,一生幸福。

既然水芙蓉觉得跟自己在一起生活,不会快乐了,那就随她去吧。关键的是她不说实话。她是不是跟蒯老大真有一腿?

崔咏柏心里窝着这口气了。这时侯,南郭玉龙偏来添堵,哪壶不开,提哪壶水。

“我说二哥,你们那口子有消息了吗?前些日子,听人说,二嫂子好像跟什么人好上了!是不是她跟那人跑啦?”

咣!崔咏柏把手中的酒瓶,狠狠地往桌上一顿,瞪起了眼:“真有这事?兄弟,真的吗?有这事,我他妈的,别叫我逮着这俩王八蛋!叫我逮着,我把他们俩擗啦!”

“呦呵!还有这事!他妈的来的,谁他妈的这么大胆儿!给我们爷们儿绿帽子戴!要我们爷们儿好看!”温顺嘴里嚼着羊肉,说着。

“真是他妈的胆大包天!二哥,这小子是谁?你给我指出来,不用你动手,兄弟我替你出头!他妈的,白刀子进去,红刀子出来!管把这小子给废啦!”张骥叫喊着。

咕咚,咕咚,咕咚,崔咏柏一口气把瓶里的酒喝干,伸手,从桌子上又抄过一瓶啤酒,用牙齿叼开了瓶盖,咕咚,喝了一口,眼睛里撺出一股火。

老婆有外遇,靠人,自己怎么说都行,自己怎么想都行。这事一经别人的嘴说,崔咏柏心里的邪火,陡然而起。不过这邪火冲着谁发?冲着眼前的哥们儿发?发不起来。哥几个请客,又吃羊肉串儿,又喝酒,够意思啦。他们说的那话,都是哥们儿义气,拔刀相助,没有半点儿讽刺的意思。那冲着谁发火呢?

崔咏柏就觉得自己的肚肠子抽抽着,胃口拧拧着,五脏六腑在翻腾,腹内就像开了锅似的,好不难受。胸中的这口恶气横冲直闯,再不发泄出来,眼看就得把他憋死。

他抬腿猛地朝地上的空酒瓶子踢了一脚,那空酒瓶子,打着转儿,不情愿地,飞身撞在了道旁的大墙上,啪嚓,惨叫着,呜呼哀哉了。

“怎么着,哥们儿,知道是谁吗?这小子真他妈找死!”张骥又喊道。

“找死!找死!”温顺叫着,学着崔咏柏的样子,飞起一脚,也把一只空酒瓶,踢向大墙。

四人当中,只有南郭玉龙的情绪还稳当些。他在九排大院住过,是最知内情的人。他又深知张骥和温顺与崔咏柏的关系,因此,过多的话他没有说,深怕真的闹出什么事来。

怕出事,还真来事了。此刻,在中山门中心南道川流不息的人群中,从西面来了蒯仁。蒯仁骑着自行车,经过烧烤店门口时,一下叫崔咏柏给瞧见了。崔咏柏当时眼睛发直了,一愣神之间,蒯仁已经过去了。

崔咏柏赶紧起身,也没跟那哥几个招呼一声,就离开了烧烤店。他瞪着眼睛挤进人群,在人缝中钻来钻去,瞄着蒯仁的身影追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9)| 评论(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