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拆迁记》第四章(9)  

2014-10-17 17:13:1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拆迁记 第四章(网络修改版)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终结篇

 9  夜半追击。(上)

 

果仁义梁红玉老两口子,因房屋拆迁,回到了老家静海暂住,孙瑶可不愿意随着姥姥姥爷,到农村乡下去过日子。她留在了天津没走,头一天睡在了她的好姐妹焦小颖的小制衣店里,转过天来,南郭玉龙就通过市场工商所里的熟人,租了一间售货亭。这间亭子坐落在中心南道上。中心南道的北则,紧挨着中心东道一小学校的围墙,搭建有一溜的小售货亭。这一带是中山门市场粮食的专卖区,卫生环境比较干净。

能在这里租间小屋,不管每月的租金多少 ,孙瑶很是满意。南郭玉龙也不再卖鱼了,二人打算在这里经营方便面的生意。白天卖方便面,晚上孙瑶睡觉。

却说南郭玉龙扶着崔咏柏进了售货亭里,把他放到小铁床上,崔咏柏也不客气,顺身仰面躺下,呼噜呼噜,片刻之间睡着了。

“呦,他睡了,咱还唱歌吗?”孙瑶问。

“咱唱咱们的,他睡他的,这家伙喝高了,你看他睡得跟死狗赛的,看意思,在他脑袋顶上响个炸雷,他都醒不了!”南郭玉龙说着。

“好吧,那咱就唱,震晕了他活该,震死他拉到!”孙瑶说着,打开了放在墙角处的,18吋的彩色电视机,还有录像机、功放机。她朝功放机里插上两只话筒,又往录像机里,装进一盘录像带。片刻,屋内两只一米来高的音箱,传出了优美的黄梅戏《天仙配》乐曲声。

“树上的鸟儿成双对,绿水青山绽笑颜,从今再不受那奴役苦,夫妻双双把家还。你耕田来我织布,我挑水来你浇园。寒窑虽破能抵风雨,夫妻恩爱苦也甜。你我好比鸳鸯鸟,比翼双飞在人间。”

孙瑶手握话筒,两腿一曲一伸,扭动着身子,唱了起来。

她略带沙哑的女中音,唱这歌,有一种另类的风韵,听来好象是西北民歌。

轮到南郭玉龙唱了。

“嗯嗯。”他先清了清嗓子。

“树上的鸟儿成双对,绿水青山绽笑颜。从今再不受那奴役苦,夫妻双双把家还。你耕田来我织布,……”

好嘛,他的嗓子如同公鸡打鸣,尖声尖气,嗷嗷地叫着,听来,男不男女不女的韵儿。

“好呀,好!”孙瑶叫起好来。

“怎么着,你们这还养鸡了?”崔咏柏猛然坐起来问道。

“养鸡,什么鸡呀?谁养鸡啦?”孙瑶有些不解。

“没养鸡,我怎么刚才听到公鸡打鸣的声音?”

“是吗?啊……哈哈哈哈哈!”孙瑶大笑起来。

“呦,醒啦,唱两段怎么样?”南郭玉龙停止了嚎叫,扭头说道。

“唱嘛唱呀,你这嗓子,唱得天都快亮了。我他妈唱得还不据你好了。我一张嘴喊,别把小鬼儿招来吧!有水吗,来点儿喝,我在这待不住,还他妈的有事啦!”

“热水得先插热得快坐,凉白开行吗?”孙瑶说着递过一个雪碧的瓶子。

崔咏柏接过来瓶子,旋开瓶盖,嘴对嘴,咕嘟咕嘟喝了个够,用手抹了把嘴,说道:

“兄弟,摩托车借我骑骑,去接我老婆,一会儿就送回来!”

“二哥,您老喝得这么高,还能骑摩托吗?”南郭玉龙说道。

“屁话,谁他妈的喝高了?快拿车钥匙!”

“好好,您老可小心点儿,我这也是找别人借的车!”

“废话少说!”

 

崔咏柏踹着了摩托车,骑上开起来,还算可以,双手握住车把,车子不怎么晃动。夜晚的路上,没什么行人,他走中心东道,走四号路,过广宁路,一路顺风,转眼之间就来到了水芙蓉住的楼下。

楼梯间没有灯,黑乎乎的,他勉强地手扶着楼梯,上到了四楼,再想往里走,楼道里漆黑一片,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。这咋办呢?崔咏柏瞪圆了眼睛看去,在那茫茫黑暗之中,隐隐约约地闪着几点火光。那是嘛玩意儿?是香头吗?不对,好么眼儿的,楼道里插香头干嘛。

妈的,咋办呢?他忽地想起了白天来时,楼道里每家的门口,都有一个着着火的炉子。对了,那些看似香头的东西,就是着着火的炉子!妈的,悬了,这要是傻吧叽叽进去,趟上炉子那还了得!不得把我当羊肉串儿烤了?不行,不能进去!不进去,守在这也不是事儿呀?那个缺德娘们儿,准他妈的在屋里了!在屋里干嘛了?不会又和姓蒯的小子幽会吧?

想到这,崔咏柏身上的血液直往上涌,他稍微清醒的头脑,又有些发大了。

妈的来的,我是干嘛来的?今儿个就今儿个了,前面是油锅咱也得跳!是他妈的滚钉铁板,咱也得闯!

崔咏柏轻迈两腿,磨蹭着脚步,进了楼道。眼前什么也看不见,真不亚如进了龙潭虎穴!他的两只手,前举着,下意识地晃动着,脚底下一寸一寸地移动着。

真他妈的,这娘们儿怎么挑了这么个地界儿藏身,亏了白天有那小子引路,要不我上哪找她去呀!

崔咏柏正然吓吓岌岌地蹭着脚步,忽然头顶上打起一道厉闪,光芒芒刺得他睁不开眼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7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