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拆迁记》第八章(3)  

2015-09-09 07:54:3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拆迁记 第八章(网络修改版)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终结篇

    3  李发祥家搬家。(上)

 

李发祥与买房子的那人,在危改拆迁办公室,顺利的办理了过户手续,然后,赶去东丽区的增兴窑村,交付了已定下来的那所院落的价钱,双方立了文字证明,到村委会盖了公章。如此这般的,卖房买房的整个过程才算完成了。

李发祥赶回家时,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。他喝了点儿水,这就要去搬家公司订车搬家。

“爸,您歇会儿吧,叫汤圆去!”李天娇拦住了父亲,“去呀,汤圆,要两辆车,错开半个小时。咱家也搬吧。”

“哎,我去!”汤圆应着。

李天娇从自己的小挎包里,拿出了三百元钱,给了汤圆。

看着汤圆去了,李发祥就像泄了气的皮球,立刻就觉得,两腿发软,浑身没了力气。

真是的,自从拆迁以来,这几天,李发祥就吃不好饭睡不好觉。着急,生气,再加上犯愁,整个人瘦了一圈。他昨天一夜没合眼,今天到现在,肚子里还是空空的。不过李发祥并不觉得饿,只是太困太乏了。

他往床上躺下,叫李天娇拿过个枕头,脑袋一歪,呼呼睡去了。是呀,他应该歇歇了,家里拆迁的麻烦事,总算有了结果,头顶上卸去了一块巨石,心里放松了。

“妈,中午吃嘛饭呀?这可是在九排大院的最后一顿饭了。”李天娇说着。

“吃嘛呢?”慌慌了一早晨,真是忘了做饭了,刘小娟苦笑着说着。

“您在家打点卤子,我去买切面,咱们捞面吃。我顺便去接汤雄,他快下学了。正好他今天下午没课。”李天娇做主安排了午饭。

房屋拆迁之事,就这么解决了,李天娇心里也是挺高兴。虽说搬到增兴窑去住,这一住也不知住到哪年哪月了,总算有了个安身之处。可惜呀,可惜中山门改造以后,新建的楼房,再也没有享受的福分了。

李天娇高兴之余,不免带有一丝的惋惜。又一想这回自己没掏一分钱,就住上了老爸老妈买的房子,真算认便宜了。

买的那房子嘛样呢,是大还是小?管他呢,下午搬过去不就知道了。不管多大多小了,肯定比我们现在住的这间狗窝大。

李天娇边走边想着心事,在中心北道一家切面铺,买了三斤切面,然后去接快要下学的儿子。

李天娇的儿子汤雄,在中山门中心东道第二小学上学。上小学一年级,今年九月开的学,上了还没到一个月了,就赶上了前九段居民区的危改拆迁。

这要是搬到了增兴窑,每天接送儿子上学也是一件事了。好在我们两口子闲在家里,谁接送都行,先这么就乎着吧。

李天娇的心事太多了,以至于没注意到有一人迎面挡住了去路,她险一险没撞进那人的怀中。

“哎哟,我的天呀!”李天娇惊叫了一声。

“你这是干嘛去?眼睛直勾勾地瞅这地面儿,盯着捡钱包呀!”拦路之人却是项玉兰。

就见项玉兰打扮与往日不同,穿着一身崭新的蓝色劳动布工作服,头上戴着顶蓝色工作帽,左右胳膊上还套着一副蓝色的套袖。

“我的老天呀,玉兰嘛?咋变得这样了?”李天娇稳住了心神问道。

“哈哈,没办法,生活所迫嘛!我托朋友找了份工作,今儿个刚上班!”项玉兰笑着说。

“在哪呀?干嘛呀?”

“在中山门医院,做卫生!”

“做卫生?”

“是呀,就是清扫楼道,做楼道的卫生!”项玉兰挥舞着右手说着。

“呀真好,真是羡慕你!能不能你也给我找份这样的工作呀?”李天娇紧紧地抓住了项玉兰的右手。

“好吧,我给你问问,你过两天……”项玉兰忽然停住话头,眼睛紧紧地盯着一个方向。

怎么了,她这是?

李天娇忙着回身顺着项玉兰的目光看去,此刻中心北道集市上,人们采买的高峰已过,稀稀拉拉的行人中,有一男一女推着自行车,并肩走着。

她只一眼就认出了,那男是自己的二哥李天齐。那女人看背影也好眼熟呀!啊?这窈窕身材,削肩膀,水蛇腰,分明就是张慧民!他们俩怎么又跑到一起去了?死二哥!缺德二哥!家里现在都忙成什么样了,他却是陪着个女人压马路,任逍遥!

李天娇再瞅项玉兰,此刻的项玉兰,不知是气的,还是羞的,满脸的通红,像蒙了块红布似的。

“嗯嗯,啊啊。”李天娇嗯啊了两声,把手直拂弄头发。

这下咋办?该死的二哥,偏偏这时候,跟那个娘们儿出现在这里,又偏偏叫我和项玉兰同时看见了!完了完了,前两天我还跟人家玉兰提议,是不是能和二哥继续交往。这下可好,眼前这情景,整个把我窝住了。真没想到,窝囊废的一个傻爷们儿,也有出手的!现在家里的拆迁房子住处,也解决了,二哥要出手就出手吧,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!不对呀,他出手了,他痛快了,我怎么面对项玉兰呀?尤其是现在,叫我说嘛呀?

一向思路敏捷,口若悬河,舌似利剑的李天娇,竟然愣愣瞌瞌地呆住了。

“回见吧,天娇,你忙你的去!”还是项玉兰首先缓过神儿来。

她说完了这句话,丢下李天娇,快步向中山门医院跑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3)| 评论(3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