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拆迁记》第八章(6)  

2015-10-13 15:56:3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拆迁记 第八章(网络修改版) 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之终结篇

 6  老少对答话危改。(下)

 

两位大爷,正然谈得高兴,一见旁边又来了两位小青年,二老都是热心肠,忙着打招呼。

“来啦,小兄弟!小妹妹!”容大爷招着手。

“头一次见呀!打哪来?”包大爷点着头

“呦,您们都是爷爷辈儿的,别称呼我们兄弟妹妹的。”李卫已经入座了,马上站起身拱手说着。

“不客气,坐坐坐,你们吃着,我们也吃着,咱们边吃边聊。”容大爷说。

“好好!”李卫应着。

李彩云则满脸的笑容,低声说:“俩老头好有趣儿呀!”

“有趣儿,看我勾勾他们的话!”李卫也低声说着。

过了会儿,他们要的饭菜也上来了。很简单,两个炒菜,一人一碗米饭。不过饭菜给的分量足足的。

“哎,小兄弟,你们不喝酒?”容大爷有些惊讶,问道。

“难得,难得!”包大爷附和着。

“两位大爷呀,您们就在这附近住吗?”李卫边吃边问道。

“对,我就在这个酒店的后面,三段住。我这位兄弟,住在前八段。前八段要拆迁啦!”包大爷应道。

拆迁?李卫听了这话头,来了兴趣:

“是吗?我爷爷奶奶就住在九段,现在也赶上拆迁了。拆迁有什么好的,要筹集资金,交购房款,老百姓辛辛苦苦几年存的一点儿钱,一下子就被国家给要走啦!苦呀!”

“哦~~~这话不能这么说。”容大爷闻听把脸蛋子沉了下来。

“可不是咋的,我说的真事!不光这样,拆迁的头头们,限制多少天必须得搬走,这不是给老百姓们出难题嘛!老百姓找间空闲的房子,哪那么容易的!尤其是我爷爷我奶奶,这两天可愁坏了!”李卫停住了手,说了一大套。

“年轻人,话不能这么说!拆迁,政府把老百姓的破房子拆了,给咱们盖新楼房,这是好事!积德行善的好事!”容大爷挥舞着筷子说道。

“好事?我没看出哪好来!”李卫有些不服。

“你小子住哪?是在中山门长大的吗?”

“不是,我们家离这远了。十万八千里!”

“你们家住的是平房?”

“也不是,我是在楼房里长大的!”

“难怪你小子。站着说话不腰疼!”

“怎么回事呀,老爷爷!小孙孙叫您给搞糊涂啦!”

李卫站起身,煞有介事的,扭了扭腰。

“是呀爷爷,我们是从内蒙包头来的,天津的事情我们不懂。”李彩云笑着说着。

“难怪呀,俩外地的猴崽子!你们爷爷奶奶住这,你们爸爸妈妈准是下乡知识青年啦?”

“行呀,您老真会猜!”

“猜嘛猜,我们二闺女就是下乡知青,她早就在新疆结婚生子,成家立业了!”

“您这话扯得远了,还是说说眼下拆迁的事吧!”

“眼下拆迁,这可是党和政府给老百姓干的好事!你们小猴崽子,没住过中山门,没有切身的体会。这中山门的房子,从打建造到现在有多少年啦?啊~~~我还真不会算了。老哥哥你给算算!”容大爷停住话头,夹了口菜,抿了口酒。

“咱这中山门工人新村是一九五二年建的,算一算,到如今,一九九七年,有多少年啦?”包大爷笑着说。

“九七减五二,呦,有四十五年啦!”李彩云答道。

“可不是,四十五年,一个人能活几个四十五年?都半辈子啦!经过了半辈子的中山门新村,这些房子,都老掉了渣!三伏夏天,屋里潮气熏天,家里的衣服能起白醭,皮鞋上面长白毛!”

容大爷说着,李卫插了一杠子:“那到冬天不就好了嘛!”

“冬天?数九寒冬,那就更不得了了!屋里一点上取暖炉子,那四壁的墙上,哗哗地往下流寒水呀!晚上睡觉时,棉被都是湿漉漉的!光着身子往里一钻,冰凉冰凉的,好半天都焐不过来!”

“是呀,有这么惨?”李彩云张嘴吐了下舌头。

“这都不算个嘛!要是赶上下大雨,下暴雨,连天的雨,那可就更惨啦!”

“啊?惨到什么样?”

“我来说说吧。”包大爷截住容大爷的话头,说道:“有一年,夜里下大雨,哗哗地吵得人睡不着觉,我迷迷糊糊地躺到天蒙蒙亮,睁眼一看,好嘛,屋里忽忽悠悠,有一个东西在晃动。嘛呀这是,圆圆的东西?我急忙穿上衣服,准备下地,脚丫子往下一伸,凉冰冰的一片,凿实吓着我了,俯下身去用手摸,满屋子水呀。下雨下的,雨水进屋子来了,还差两三寸的光景,那水就到床上来了!仔细一瞅,水中晃动的,敢情是我们家的搪瓷尿盆儿!”

“唉哟~~~噗~~~哈哈哈哈。”李彩云把刚送进嘴里的米饭,给喷了出来,一下子笑弯了腰,一时竟笑出了眼泪。

“老爷爷,这事有点儿悬吧,下大雨屋里进水,你们家了人就一点儿都不知道?”李卫不觉得有什么可乐,问道。

“哪知道呀,那年那是头一次下雨往屋里倒灌进水。从那以后,每逢下大雨,屋里是必进水!”包大爷摇头感慨着。

“这么说,老百姓们都盼着平房改造拆迁了?”李卫又问道。

“那是,小猴崽子!谁不惦着早早离开这破旧的平房,住进新楼房,谁就是傻子!”容大爷说道。

“哇呀,原来如此!”李卫两臂伸开了,感慨道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2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