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快嘴大妈的闲暇生活》一  

2016-01-09 08:49:59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快嘴大妈的闲暇生活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外传之一

 

从中山门新村九排大院搬到了增兴窑,吴招娣的心情特别的快乐。

她本来就是个心直口快的乐天派,也就在九排大院动迁的一两天内,着了些许小急,好在自己的小儿子福气很大,招工应聘时遇见了贵人。

贵人是谁?

当然是小儿子现在的工作单位,“红叶制衣有限公司”的老总花香香了。

别看花香香,模样长得一般般,身材也是一般般,可她的身份不一般呀!绝对的不一般!她是天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呀!这么一个高材生,如今管理着三百来人的一个制衣公司,那可是又有权,又有钱。

怎么着,您别不信,看了嘛?这个厂院,这南边一拉溜四个车间,车间里上百台的缝纫机,还有包缝机,烫熨机,对啦,还有两台裁剪机。这些机器设备都是属于花香香的。对啦,院子里停的这辆雁牌的小货车,还有这辆松花江牌的面包车也是属于花香香的。

厂房设备、机器汽车,是人家花香香的,你得意什么劲儿?

啊?您不知道呀!花香香,已经看上了我们的二小子,她早晚得进我们蒯家的门,换句话说,她的那些财产,早晚都是我们蒯家的啦!

吴招娣想着这些,心里能不高兴吗?

 

今天是十月一日国庆节,“红叶制衣厂”放假了,偌大的场院里,静悄悄的,要不价搁平日里,除了周六和周日,每天的早晨六点钟,那哒哒哒机器声,就响了起来。厂里的工人们上两班儿,早晨六点到下午两点一班儿,下午两点到晚上十点一班儿。

难得的清静,吴招娣很不习惯。她这人喜欢热闹,恨不得院子里成天到晚,人来人往的才好了。

唉,太清闲了,吴招娣喝了杯牛奶,在院子里来回走了几趟,忽觉得有些内急,就来到厕所。她当然不是去增兴窑村子里的公厕了,村子西头那个公厕环境还可以,就是味道不好,没有市里公厕的水冲设备,蹲坑里都是满满的排泄物,臭气熏天呀!她去过一回就不去了。好在制衣厂里也有厕所,厂子里的厕所就在院子大门的左侧,一个男厕,一个女厕。虽说这里也是蹲坑,那可是有冲水设备的白瓷蹲坑呀。

吴招娣在女厕三个蹲坑的尽里面,解裤蹲下了,顺利地把肚里的不需要的东西,排泄掉,很舒服地喘了口大气,忽听院子里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谁呀,这是?是老头子起了吗?不对,老头子走路双脚蹭着地皮,不是这么个声音。是小儿子蒯民?也不像,蒯民走路轻飘飘的。

没容她在多想,来人已经进了女厕所。

咦,这人看着怎么这么眼熟?一张白白胖胖大圆脸,两个圆圆鼓鼓的大眼睛。

吴招娣的脑细胞急速地转动着,转了一阵,还是没有想出此人是谁?

这时那女人从容地在第一个蹲坑就位了。

“请问,您了是住在九段九排大院的吗?”

“嗯,啊,是呀,你是哪位?

吴招娣不由得有些慌乱了,要搁平日,她与人对话,那是绝对先开口的,不想今儿个叫人家询问起自己来。

“啊,哈哈,我去过你们大院,你们大院里的南郭老师,就是东到二小的老师,是我们小子的班主任。”

啊,想起来了,旁边的这位,是中心东道,与团结道把角处,那个摊煎饼果子的瘪掌柜的老婆,那一年,正月十五,下着小雪,她跟她的爷们儿,确实是去过九排大院的!我在院子里,还跟她聊过话了!(详情见九排大院轶事之十一《瑞雪闹元宵》)

吴招娣想着心里兴奋起来,不管怎么说,她也算是熟人啦!不过想当初,这娘们儿去九排大院时,对我有些大不敬,唉,算了吧,过去的事儿,还记着干嘛!好歹遇上个说话的人。

“哎,请问,你们家掌柜的是不是姓徐呀?”吴招娣笑着问道。

“啊,是姓徐,您的记性真好!他叫徐沛。我呢,姓庞,叫庞丽丽。”

“嗯,庞丽丽,这个名字好听,大清早,你怎么跑这解手来了?你们家也拆迁啦?也搬这来啦?”

“对对对,你说的不错,我们前八段跟你们前九段是前后脚拆迁的,我们家在这租了间房,就在这个服装厂院子的旁边呀!有空到我们家去串门儿。哎,对啦,你们家住哪呀?”

“我们家呀?就住在这个院子里。你知道这个院子,这个服装厂是谁的吗?”吴招娣卖了个关子。

“不知道。”庞丽丽也好奇起来。

“这是我们家老二,我们二小子,对象的工厂,我们家未来的二儿媳妇是这的大老板!我们家就住在这个院子的,大门右边的库房里,我们未来的儿媳妇,给我们家腾出来两间大房子,我们家住在这,是不花钱的,也就是说不用交房租!哈哈哈哈哈。”

“啊?是呀,有这等好事儿?你们家老二这有本事!”

“那是当然,我们老二,那是哈工大的毕业生,我们家二儿媳妇也是大学生,天津大学毕业的!”

“哎呀呀,难得,难得,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!哎对啦,还没问你们家姓嘛,您怎么个称呼?”

“我们老头子姓蒯,我呢,姓吴,我岁数比你大,你就叫我吴姐好了。”

“吴姐呀,你完事儿了吗,我这腿都蹲麻了。”

“完了,完了,咱们到院子里说话去!今儿个好不容易遇上了你,每天呀,我一个人在家憋着,也没个人聊天,都快憋死我啦!”

吴招娣拿了两个马扎,与庞丽丽在厂院里坐了,可是坐了没多会儿,吴招娣就觉得小风吹得身子有些凉意,才想起了现在已经是初秋的季节,有心想把好不容易遇上的熟人让进屋里,可是,自己家,一间屋里睡着大儿子和二儿子,另一间屋了,老头子还在有来到趣儿打着呼噜,这怎么让人家进屋呀!

吴招娣急得直搓手。

庞丽丽也感到了有些寒意了,忙着起身告别道:“吴姐呀,我还得回家伺候我们儿子早点,过后咱们再聊。”

“啊,好,好,过后聊!”吴招娣很不甘心地说着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5)| 评论(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