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又是布头惹的祸》二  

2016-11-29 14:48:3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又是布头惹的祸

南郭玉鹤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九排大院轶事外传之四

 

“姐,这家的布头品种多,花色漂亮,我在这买了好些个了!”张凤英说着把张凤荣拉到了靠西边的第一个摊位前。

“是呀!”张凤荣两只大眼不够用的了,瞅着地上的像小山似的,一大堆布头,笑了,顾不得再说什么,这就蹲下身,伸出两只手,在布头堆里挑拣起来。

张凤英则冲着这家的摊主,招手示意,也赶紧占个有利的位置,挑拣起布头来。

这时候,布头摊前有着四五个青年妇女,十来只手在布头堆里翻腾着。有那眼尖识货的,已经把几块颜色鲜艳,料子地质独特的布头,于怀中。

张凤荣初来乍到,真不含糊,很快就相中了一块儿,白色的复古罗料子,拿在手里用手指量了一量,这块料子大概有二尺二寸长,又量了量幅宽,很惋惜地说道:“差点儿,再有这么一块儿就好了。”

“姐,你挑那料子干嘛?”

“给你姐夫做件衬衣呀,可是这块儿不够材料!”

“你别着急,我帮你挑,也许还能碰上一块儿!”

“但愿如此!”

这姐俩开始专找白色的布头下手,从西边找到东边,又从东边翻到西边,白色的布头倒是不少,可不是朱丽纹,便是麻纱,要不就是织锦缎,偏偏的没有复古罗了。

这可怎么办?张凤荣舍不得放弃手中心仪的布头,便低声问道:“你跟这摊主熟吗,你给问问,看看他能不能给咱配上这么块料子的布头?”

“好吧,我给问问。”张凤英答应着。

“这位大哥,您是姓刘吧?我在您这买了不少布头了。今儿个我把我姐姐拉来了,我姐姐慕名来到您这,这不喜欢上了这么块儿布头,可这布头做衣服大小不够尺寸,您能不能给我们凑上一块儿一模一样的布头?”张凤英绕过布头摊儿,来到了摊主跟前,笑嘻嘻地说道。

摊主是谁?诸位看客一定猜出来了,必定此人与九排大院有关。您算说对了。这位三十来岁,身穿着驼色风衣,坐在大马扎上的男人,正是原先,住九段九排大院十二号房,刘胜发的大儿子刘康健。

刘康健正在注意着眼前挑拣布头的顾主们,听到说话声,收回目光,盯了一眼张凤英,证实了和自己说话的女人,确实是自己的老主户,不过没和她说过什么话,不算很熟悉的。他又顺着张凤英手指望去,便看见了张凤荣,看了会儿,马上笑了起来。

与此同时张凤荣也看见了刘康健。

“哈哈,是你小子,刘康健!扯大刘!”张凤荣高叫了一声。

“啊,你是张凤荣!”刘康健咧开大嘴笑了。

“想不到呀,你小子做起了买卖,发家致富啦?”

“哪里呀,致嘛富呀,养家糊口,混口饭吃而已!”

“姐姐,敢情你们认识呀!”张凤英见那二人一问一答的,忙着问道。

“那是,他跟我是同学!中学的同班同学!哎,扯大刘,这是我妹妹,你以后可要好好地照顾她呀!”张凤荣笑着说道。

“是呀,你妹妹!”刘康健不禁又看了张凤英一眼。

“刘大哥,这回可好了,以后我要买你的东西,你可得给我打折优惠呀!”

“优惠,优惠一定优惠!。”刘康健说着又盯了张凤英一眼。

他这么转瞬间两次地瞟了张凤英,张凤英尽收眼底,不觉间心里突地下一阵冲动,似乎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烧得慌了,赶紧背过身子。

“哎,扯大刘,我妹妹刚才问你了,你还有没有这种料子的布头。有,赶紧给我找一块儿!”张凤荣也绕过布头摊儿,来到了刘康健身边。

刘康健接过了张凤荣手里的布头,看了看,随即扔进了布头堆里。

“哎,你这是嘛意思?”张凤荣有些不明白,瞪起了眼睛。

“你别着急,这破布头不怎么样,明天我给你捎一块儿比这好的!包你满意!”刘康健咧着大嘴说道。

“明天说明天的,今儿个我还就要这块儿了!”张凤荣俯下身去,又把那块复古罗布头抄在手里。

“哈哈哈,我说,你要这么个白色的布头干嘛?不会给你老公做衣服?”

“对啦!我老公就喜欢穿白色的衣服,我就是想给他做几件白色的衬衣,明天你要给我捎来白色的呀,别的色的我还不要!”

“好吧,一言为定!明天这点儿你来,我包你满意!”

“不行,明儿个我可没工夫!这样吧,你把布头给我妹妹,该多少钱,我给你多少钱!”

“你妹妹?你妹妹叫嘛名字?”

“怎么,你们不很熟吗?连她的名字你都不知道?哎,凤英!”

张凤荣扭身再找妹妹时,才发现张凤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,悄悄地走了,连个招呼都不打,就悄悄地走了。

“嘿!她人呢?”

“别找了,她回饭馆儿了!”

刘康健刚才与张凤荣说话 ,眼睛的余光,却时不时地盯着张凤英。

张凤英那是个二十好几,毛三十的大姑娘,曾经饱受过爱情的烦恼,经历过感情的折磨。她的心里,对男人的一举一动,尤其是年轻男人的一举一动,都有些条件反射。她也知道这位卖布头的摊主,结婚了,有一个儿子,他的年轻的妻子,还来过布头摊儿一次。可是,今天咋一听,这位竟是自己姐姐同学,不由得心里有些欢喜。

人家二人是同学跟你有嘛关系?你喜从何来?

张凤英在心里默默地问着自己,思索了一阵,她自己也解释不了。就因为他是我姐姐的同学,以后买他的布头,会有便宜可沾?那也未必。

她心里胡思乱想着,猛然发现,刘康健今天也有些反常了,他的眼睛这么会儿了,始终不离自己的身上。她越发觉得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发烧了。不行,不能在着待着了,叫姐姐看见了自己的神态,像个什么样子?赶紧走!

于是,她就不声不响地退去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3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