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又是布头惹的祸》五  

2016-12-28 18:55:1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又是布头惹的祸

南郭玉鹤著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九排大院轶事外传之四

 

第二工人文化宫内的“小雨歌舞厅”,红的绿的灯光光柱交织在一起,一闪一闪的。随着华尔兹舞曲,刘康健和张凤英携手步入舞池,搭肩搂腰地跳了起来。

这一跳,刘康健吃了一惊,自己的舞步不错了,敢情张凤英比自己跳的还娴熟。

“嗯,好!”刘康健咧着嘴笑了。

“好嘛呀?”张凤英也笑了。

刘康健不答,只是笑着,张凤英也不问了,同样笑着。

这一对男女,好像是配合了多年的舞伴儿,步调轻盈,身姿优美,尽情地陶醉着。

一阵地欢情,一阵地旋转,一阵地摇动,一阵地踏步,这么一运动,刘康健的肚子里咕噜咕噜地响了两声。

“哎,我饿了。”他轻轻地说着。

“那,就去吃饭。”她轻轻地回应着。

“等着,等着,这舞曲过去,咱们就走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一时间华尔兹舞曲结束了,他俩携手走来,出了舞厅。

此时,天空已经大黑了。公园里,远处近处,一盏盏路灯放着橘黄色的光芒。

上哪吃饭去呢?张凤英记得这附近没有餐厅和饭馆儿。对啦,二宫正门的对过倒是有个好几层楼的大饭庄。上大饭庄吃饭去?天呀,我长这么大,还从没有进过那么大的饭庄。

“上哪呀?”张凤英想着,随口问道。

“随我来!”刘康健拉着张凤英就走。

怎么他又拉上我了,我就叫他这么拽着手?那我们成了什么关系?情人?恋人?还是朋友?

张凤英想抽出自己被拽住的手,抽了两下,也没有抽动,轻轻地叹息一声,就随着刘康健,顺着公园的甬路走去。

往西走了不远,前面树荫下出现了一座小楼房,楼房的前面还有一块儿小广场,广场的一边就是公园的围栏,这里围栏开了个大门,大门的外边就是车辆行人来往不断的光华路。

这是哪呀?我怎么没来过?

就在张凤英东张西望之际,早被刘康健拽着手腕儿登上了三层台阶,进了那座小楼里。

“哎,在这吃饭?”

“对呀,你没来过?这是‘新亚饭庄’,刚开业没多久。”

看来刘康健是这里的常客了,他领着张凤英走来,立刻迎面来了位女服务员。

“先生,您用餐?需要单间儿嘛?”

“好的,还有空闲的吗?”

“还有,您上五号单间儿,随我来。”

“好的,谢谢!”

五号单间儿面积不大,雪白的墙壁,明晃晃地吊灯。大圆桌旁,张凤英和刘康健坐下了。

“先生请您点菜。”女服务员笑盈盈地递过来菜单。

刘康健摆了摆手,又指了指张凤英。

“太太,请您点菜。”女服务员又问道。

什么,她叫我太太?我是谁的太太?

张凤英闻听此言,顿时把个白皙的脸颊,涨得通红,怨恨地瞪了服务员一眼,没有理她。

“哦,大姐,请您点菜!”女服务员挺乖巧,马上改口道。

张凤英又看了刘康健一眼,还是没言语。

“好吧,不用点了,把你们这最拿手的菜,来上四个,再来五个罐儿啤。”刘康健赶紧说道。

“我们这的招牌菜是松鼠鱼和清炒虾仁和黄焖栗子鸡,可以吗?”

“可以,就来一份儿松鼠鱼,一份黄焖栗子鸡,两份儿炒虾仁。”

“好嘞,您二人稍候。”

转瞬之间,这位女服务员端来了一壶热气腾腾的茶水,放在桌上,桌上原有四个茶杯。

服务员临出门时,还扭头瞅了张凤英一眼,张凤英此时也盯了她一眼,二人的目光碰在了一起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