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崔咏柏与柏花香的故事》四  

2016-05-05 16:16:5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崔咏柏与柏花香的故事

       南郭玉鹤著  九排大院轶事外传之二

 

经过这次的相会,崔咏柏和柏花香确立了对象的关系,这以后,崔咏柏除了出去给别人帮半天的忙,挣俩小钱外,大部分的时间他几乎长在了保健站。也仗着增兴窑的村民们到这来看病买药的人不多,所以呀,大队的干部们对柏花香在工作岗位上,谈情说爱,也就睁一眼,闭一眼了。

时间过得飞快,一晃就到了农历的腊月二十三。

腊月二十三,糖瓜祭灶,俗称“过小年”。每年一到这日子,百姓们家家户户都在采买过年的东西了。

柏花香因为结识了崔咏柏,最近的心情很是不错,这天特意地请了一天假,拉上崔咏柏,二人要去逛一逛古文化街,采买些年货。

提起了古文化街,那可是极富特色的商业街,且是津门十景之一,曰“故里寻踪”。

古文化街北起于老城厢的东北角,南止于通往海河的水阁大街。想当年,水阁大街一头担在海河边,一头直通老城厢的东门,其地理位置,相当的重要。南来北往的商家客户,都要在这里海河边的码头登陆。还有国家从南方通过海路运来的大批粮食,也要通过这里转运,运往京都。当时的朝廷,为了祈求海运粮食的安全,便在这里建立一座“天后宫”。

天后宫,百姓们俗称“娘娘庙。”

天津的娘娘庙,始建于公元1326年,也就是元朝泰定三年,至今有六百七十多年了。这座在老百姓心中很有威信的古老庙宇,就坐落在古文化街的中段,宫北大街和宫南大街的交接拐角处,因此,古文化街,依托着“天后宫”的名声,而誉满津门。

且说柏花香与崔咏柏乘坐公交车,到了东南角站,二人下了车,柏花香引导着崔咏柏,来到了古文化街。

街口广场上,立着块巨大的长方形石头,石头上,鲜红的大字写着“天津古文化街”。在石头的后面建有一座贴金彩绘、翠顶朱楹的仿清代大型牌楼,牌楼天蓝色的匾额上,镶嵌着“沽上艺苑”,四个银光闪闪的大字。

透过门楼,街里面那是车水马龙,人头簇动。

哈哈,天津卫,还有这么个好玩儿的地界儿!

崔咏柏是头一次到这来,高兴得像个小孩子似地,围着那块古文化街的石标,一连转了三圈。

这时从那面跑来个身穿红色防寒服的小姑娘,小姑娘后面跟着一对年轻的夫妇。小姑娘身子倚在了那块儿巨大的石标旁,做了个挺俏皮的姿势,不远处小姑娘的父亲手里举着照相机,正在取着景。崔咏柏见了慌忙躲到一边。

你看看人家三口多幸福!再看看我,哎,到现在,我的闺女,我的儿子,又在何方?

崔咏柏感慨着,柏花香笑着问道:“怎么啦,你也想照相?”

照相?是呀,自己长这么大,很少照相的。崔咏柏此时又羡慕起了那位小姑娘。心里不禁有些懊悔,早知道这里的景致这么美,我何不找小刺儿头借一个照相机了。小刺儿头的爷们儿是开照相馆的,他们家还没有照相机?

崔咏柏不禁又甩了甩手。

“走吧,等有机会咱再照相!”柏花香催着。

“走吧。”崔咏柏应着。

二人穿过了“沽上艺苑”牌楼,扑面而来的就是红红火火的景色,街两旁装饰古朴的店铺,都是红幡招展,大红的灯笼长长的穗子,沿着店铺檐面一眼望不到边。

柏花香微笑着,瞅瞅这,望望那。崔咏柏可是两只眼睛不够使唤的了。他猛然瞧见了左手一家店铺橱窗里陈列着许多的泥人,赶紧奔了过去,抬头看那家店铺的匾额,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“泥人张”。

哦,原来这就是闻名全国的“泥人张”呀!

崔咏柏瞅着店门旁的,彩塑娃娃,又感慨起来。

继续往前走,一间间古朴的古玩店,书店,里面是人挨着人,人挤着人。崔咏柏对这些不感兴趣。

忽然崔咏柏发现街面上,镶有一枚枚的古钱,其中的一枚古钱上有一对青年男女,手挽着手,身子转动着,四只脚一步一步地踩踏着。

嘿,有意思,好玩儿!

崔咏柏奔向一枚古钱,低头看,古钱上刻有四个大字“嘉靖通宝”。哈哈,我也踩上一踩,但愿我以后,能发个大财!

他踩了一会儿,忽见旁边那对恋人站在古钱上不动了,拥抱着,嘴对着嘴亲吻上了。嘿嘿哈哈。这叫嘛呀?踩着老钱亲个嘴,以后花钱长流水儿!不错!不错!

崔咏柏抬手招呼过来了柏花香,等到柏花香双脚踏上了古钱,崔咏柏猛地把她抱住,低下头,狠狠地吻了过去。

柏花香刚才也看到了那一对恋人的亲昵举动,一见崔咏柏叫自己,就知道他要干什么,因此也没慌张,倒很随便地配合着崔咏柏。

大约一分钟后,他们满足了,踏着古钱继续遛着。

崔咏柏瞅见了右面有一家店铺前,摆着木雕的图画:一条河流,岸边停着许多船只,河心中央,水面上,一只大船,七八人拼命摇橹。旁边另一幅画:还是这条大河,河面上有一座拱桥。桥下一只载满大船缓缓通过。桥上车辆、牲口、南来北往的行人以及观风景的闲客们摩肩接踵,拥拥挤挤。

“这画的是吗?”崔咏柏问柏花香道。

“这是仿照着宋朝的名画,《清明上河图》制作的。”柏花香倒是比崔咏柏有些见识。

“《清明上河图》,听说过,听说过,嘿,这画可真不赖呀!今儿可是开了眼了!”崔咏柏咧着大嘴说道。

再往前走,街面上更是热闹起来,年味儿也浓烈起来。有卖福字吊钱窗花对联儿的,有卖灯笼年画的,有卖风竹风筝的,还有吹糖人的,画糖画的。

崔咏柏走着笑着,一眼看见了街边儿,一家面铺门前摆这个龙嘴大铜壶,一位腰扎着围裙的小伙子正一手端碗,一手持壶柄的龙尾巴,很漂亮的姿势,往碗里斟着茶汤,那壶中水冒着热气,从龙嘴里冲出,像一条银线似地落在碗里,小伙手中的碗,或远或近,上下飘动,承接着滚烫的热水。那大铜壶龙嘴上两个红绒球,一颤一颤的。再加上铜壶盖旁边的小气笛“呜呜”的响声,真是妙不可言。

看他的冲茶汤的动作,可是一种艺术上的享受。崔咏柏咧开大嘴又笑了。

柏花香瞅着街边儿喝茶汤三张桌子旁,还有两个空位子,就问崔咏柏:“怎么样,你想不想喝一碗?”

“喝一碗就喝一碗!”别看龙嘴大铜壶冲茶汤,是天津特有的小吃,崔咏柏长这么大,还真没有喝过。

等到年轻干练的茶汤小师傅,把冲得的香气四溢,热气腾腾的茶汤,放在崔咏柏的面前,崔咏柏微笑着,张嘴品了一小口,嘿!呀呀!又香又甜又滑又爽,简直美极啦!

这工夫,茶汤小师傅又给旁边儿的柏花香面前放了冲熟了的茶汤,柏花香也是一口一口的品味着。

忽然崔咏柏看见一位穿红衣蓝裤戴黄帽的汉子,拉着一辆披着红色绸子的胶皮车,从南面而来,胶皮车的棚子里坐着一个满面笑容的女人,看女人的五官容貌,显然是个外国人。

哈哈,有意思,这儿还有骆驼祥子!一会儿咱也尝一尝坐胶皮车的滋味儿!

二人喝完了茶汤,接着往南遛,边走边欣赏着两边一家家装饰得古香古色的店铺,还有露天地摊儿那些卖古玩字画的,卖珠宝首饰的。

走着走着,前面来到了大狮子胡同,胡同口处,这就并排停着三辆胶皮车。崔咏柏欢呼着,赶了过去。他问得了价钱,拉着柏花香就上了第一辆车。

这车的车主,是个四十来岁的汉子,他一见自己的车一下子挤进了俩人,马上就不干了,非要崔咏柏他们下来一个。柏花香没多想,这就起身要下车,却被崔咏柏伸手拉住。

“你别动,现在咱俩是‘同车共坐’,还没上路了,就下去一位,多不吉利呀!”

崔咏柏又冲着车主喊道:“你别害怕,我们俩同共也没有多少分量,你就拉吧,我们给你双倍的价钱!”

那位车主听了这话,上前迈过车把,提起车,试了试分量,开步走去。

车棚里柏花香把身子靠在了崔咏柏的怀里。

颤颤巍巍,美美滋滋,崔咏柏坐着胶皮车,忽然他探身往街边儿上一瞅,就见前面立有高大的幡杆,便问道:“老师傅,这儿是哪呀?”

车主汉子脚不停步回答道:“哪,娘娘宫呀!”

“娘娘宫,我也没进去过,咱们进去参观参观?”柏花香征求着说道。

“哈哈,不忙,等咱们坐到头,回来再去。”崔咏柏回答着。

崔咏柏说的到头,指的是古文化街的南门。

这对热恋中的情侣,再次偎依在一起,胶皮车,颤颤悠悠,颤颤悠悠,颤颤悠悠,这就到了目的地。

“怎么这么快呀!”崔咏柏还没过足瘾,不情愿地下了车。

胶皮车主收了车钱,很快又拉上一位顾客,回转身而去。

“怎么样,咱们往回走,去逛一逛娘娘宫?”柏花香说道。

“那是自然,走!”崔咏柏右手拉住了柏花香的左手。

二人手牵着手,穿过了高大的“津门故里”,彩绘牌坊,再瞅街两旁,家家的店铺前都排列着一幅幅古香古色的彩色画。

嘿!崔咏柏看明白了,右手店铺有几幅画的是,《三国演义》故事。有“桃园三结义”、“三英战吕布”、“吕布戏貂婵”,等等

街边上摊位一个连着一个,有卖年画的、卖剪纸的、捏面人的、吹糖人的、卖药糖的。

崔咏柏看看这,瞧瞧那,乐乐呵呵走着,忽见街边一家照相馆门前立着一张广告,上面写着:“古装新人照”,旁边还有真人模特在展示着,漂亮的姑娘一身红衣蓝裙,头戴凤冠霞帔,坐在古朴的大椅子上。年轻的小伙,则红衣加身,红冠罩顶,打扮成了状元郎,立在姑娘的身边。

哈哈,不错呀!太不错啦!

崔咏柏看着广告上的价码,尽管是有些心疼,但还是拉着柏花香,走进了照相馆。他今儿个口袋里有钱,因为,昨天晚上,从老爸手里要出了三百块钱。

柏花香笑嘻嘻地,先帮着崔咏柏,穿上了店里的状元郎服装,又在店员地指点帮助下,也换好了古代新娘的服装。

柏花香坐在了大椅子上,崔咏柏搭手立在一旁,一切准备就绪,摄影师调好了灯光,按动了照相机的快门。

崔咏柏付款时,写了家庭住址,过几天照片洗出来后,照相馆负责把相片邮寄到家里。

照完了古装新人合影相,崔咏柏心中大喜,这似乎就意味着,他与柏花香的恋爱关系大大的进了一步,甚至应该说是已经确立了婚姻关系。

 “咱们这是结婚的合影照吗?”柏花香也是兴高采烈,她笑着问道。

“就算是吧,等回来,我叫我老妹夫把这张照片,放大了,将来就挂在咱们的新房里!”崔咏柏咧着大嘴说道。

二人走着遛着,忽见一家的店铺,红门红柱雕梁彩绘的门楣上,高悬着一块黑底匾额,匾额上书有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:“石頭門坎”。

这写的是嘛字呀?头一个石认识,第四个坎,也认识,中间那两个叫嘛呢?

崔咏柏也没问柏花香,认识不认识这几个字,却向路人打听,才得明白。

哈哈,这就是咱们天津卫有名的,“石头门坎素包子店”。崔咏柏忽然听见了自己的肚子里,咕噜咕噜的叫了两声,一看手表,已经是接近中午十二点了。

“香香,咱们就在这吃包子吧,咱也尝一尝,天津的素包子是个嘛味儿!”崔咏柏说着拉上柏花香,往包子铺里就走。

这一上午,柏花香没怎么说话,在逛古文化街期间,全凭崔咏柏的主意行事,此时,自然乐乐呵呵地随他进了包子铺。

店铺厅堂里,座无虚席了,这二人四下踅摸着空地儿,忽然崔咏柏一双眼睛瞪直了,就在靠南头的一张桌子上,坐着两人,两个熟人,两个崔咏柏刻骨铭心的熟人。

谁呀?水芙蓉和蒯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