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又是布头惹的祸》十  

2017-02-16 15:58:09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又是布头惹的祸

南郭玉鹤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九排大院轶事外传之四

 

这一对青年男女好上了,尽管张凤英不承认自己是第三者插足,刘康健也不认同自己是婚外恋,但是事实终归是事实,他们的感情经过这几天的相处,越发的亲密了。尽管他们二人目前还没有越过“朋友”的界限,但是,男人和女人之间,这种亲密的情感,还是很不正常的。不正常的感情,绝不会相安无事地发展下去,迟早会被人注意,会被人发现。

却说,这一天的上午九点来钟,从中心南道西侧,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走来一位,身穿白大褂,头戴护士帽的女人。这女人是谁?不是别人,正是原先九段九排大院,十二号房刘胜发的老儿媳妇甄灵芝。

甄灵芝是中山门医院的护士。她隔三差五地,利用工作的空闲时间,出来遛遛市场。

甄灵芝扭动着身子,一步一步,来到了影剧院门前,布头摊儿上,与刘康健打了个招呼,蹲下身,挑拣起布头来。

刘康健呢,瞅着眼前的兄弟媳妇,有些怠答不理的。以前的日子,只不过是他的媳妇历来与这位女人不和,所以呀,他也很少搭理甄灵芝。

甄灵芝挑了会儿布头,也没听见大伯子对自己说什么话,自觉没趣,所以蔫巴巴地溜到了旁边别人的地摊儿前,有一搭无一搭地,又挑起布头。

偏在这时,张凤英来了,笑嘻嘻地递给刘康健一个大红苹果。刘康健接过来,敞开大嘴,就吃了起来。

这一情景被不远处的甄灵芝,看了个满眼。

呦哬,谁呀这是,跟刘老大这么亲热?

甄灵芝有些疑惑了。那个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女人很眼生,她是谁呢?

再一瞩目,嘿,这女人跟刘老大说话的举止动作,好嘛,真够亲昵的,有些不寻常。

甄灵芝的眼睛里不揉沙子,她似乎嗅到了什么味道。又观察了一会儿,更觉得不对劲儿了。就绕过了一个布头摊儿,来到了老街坊,原先住九段十排大院苏文仁的老婆李翠翠身边。李翠翠和苏文仁经营布头生意有些年了。此刻李翠翠守着摊位,她的老头子去厕所了。

“哎,苏婶儿,您认识那个穿白褂子的女人吗?”甄灵芝悄悄地问道。

“哪个?”李翠翠顺着甄灵芝手指的方向看去,不禁笑了,“她呀,认识!她是你们院彪子开的饭馆儿,新来的服务员,叫什么凤英!”李翠翠嗓门还挺大。

“她常上这来买布头?”

“常来,不过她没有买过我的一块布头,都是你们家的大爷关照她。”

“关照她,怎么关照的?”

“我说老二家的,今儿个,你是问我了,咱们都是老街旧邻的,我呢就不能不说了,这个女人可是大方得很呀!”

敢情李翠翠也长着一张爱串老婆舌头的嘴,她的两片厚嘴唇,丝毫不输给,九排大院里的快嘴大妈吴招娣。

就见她时不时地挥着胳膊,拍着手,脸上挂着微笑,舞动着舌头,话语跟开机关枪似的,滔滔不绝,说了起来。

“你们家大爷经常给那个女人布头,就我看见的就有三回啦,没看见的那不算数!人心都是肉长的嘛,话说得好:‘人心换人心,四两换半斤’。最近你们大娘去南边儿上货去了,也没人给你们大爷送中午饭了,正好,那个女人,天不天地把热饭端到你们大爷跟前。哈哈,就差没拿饭勺喂你们大爷啦!哈哈哈,我说的这些可都是事实呀,半句瞎话都没有!不过你要保密呀,你也知道,你们大娘不是个省油的灯!这些事儿要是传到了你们婆婆那里,也是不得了,你婆婆那个母老虎可向着你们大娘了,叫她知道了,还不得把家里的房盖儿给挑了!”

这一番语言直说得甄灵芝气冲肺腑,愣了片刻,转身急匆匆离去了。她边走,心里边发着狠:“行呀,你个扯大刘,他娘的,多咱,胆子大了,竟在外边养起来小老婆!我不叫你老娘把你屁眼儿扒大了,算我白活!”

怎么着,甄灵芝要去向婆婆举报大伯子?那倒不会的,因为她们婆媳之间,向来面和心不和的,她才懒得搭理那个疯老婆子。不过没关系,她手里有杆枪,可以把这杆枪打出去。这杆枪是谁呢?当然是她的丈夫刘康乐了。

刘康乐老实巴交,性格懦弱,对自己的妻子,那是言听计从的。他老婆叫他上东,他不敢跑西。他老婆叫他打狗,他不敢撵鸡。他老婆叫他打嗝,他绝不敢放屁。

这不嘛,当天晚上,小两口在被窝里,赤身裸体地抱在一起,甄灵芝就使用上了她的指挥权。

“哎,告诉你的消息。”

“嘛消息?”

“你哥哥,走了桃花运,在外面养了个小老婆。”

“真的,有这事儿?”

“那是,我好不容易打听出来的。”

“打听那个干嘛?他们家的事儿,跟咱们有嘛关系?”

“屁话!他是你哥哥!你哥哥干出这种事儿,叫人指着脊梁骨数落,你们家的人脸上好看!”

“也是,哪天我见着他,劝一劝他。”

“嘿,又吹牛了,你自己不知自己有多大能耐?你哥哥能听你的?”

“是呀,这世上谁能听我的话?”

“没人听你的话,你就不会想个办法,叫别人听你的话?”

“哎哟,老婆,你有嘛就直说了吧。我这人一个心眼儿,不会耍弯弯绕!”

“呸!你说谁耍弯弯绕了?”

甄灵芝的手猛然一把攥住了丈夫胯下的那个物件。

“哎哟!你慢点儿!我不是说你!”

甄灵芝的手抚动起来。

“你不说我,那是说谁呢?”

“哎哟,呵呵,我是说我,说我妈妈,哎哟,呵呵……我服啦!”

“服了就好,这几天你抽个空儿,去你妈那,你就这么说,这么说……”

“哎,哎,好,好,我照办,哎哟,呵呵,一定照办。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