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又是布头惹的祸》十一  

2017-03-01 11:08:4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又是布头惹的祸

南郭玉鹤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九排大院轶事外传之四

十一

 

这一天,刘康乐开着出租车,送一位乘客去东丽的娄庄子,忽然想起了妻子那天叮嘱的事情,叫自己到母亲跟前告哥哥一状。这里离母亲住的吴家嘴不远了,绕个弯儿就到。

中山门九段九排大院拆迁后,张翠花一家三口,她的老头子,和闺女,搬到了吴家嘴村。她的大儿刘康健在这租了一个院子。这个院子里,有两间房子,她就和大儿住在了一起。不过,他们家和大儿子家,各开个的伙,各过个的日子。

张翠花正在闲坐,看着电视,刘康乐到了。

“妈,您还没做饭呢?”刘康乐进了门,先招呼了一句。

“呦哬!你个傻小子!咋现在冒出来了?肚子饿了是嘛?肚子饿了,也不看看时候,现在才几点?还不到十一点了,我忙嘛饭了?”张翠花抢白了儿子一句。

“嘿嘿,哈哈。”刘康乐心理素质好,不在乎别人的抢白和斥打。

他走了几步来到床前,低头瞅了瞅,瞪着两只大眼,躺在床上的父亲刘胜发。

刘胜发前几年突发脑溢血,治疗后,留下了个半身不遂的后遗症,就瘫在了床上。

“爸,您好些了吗?”刘康乐问着。

“咦咦咦,唔啊哇。”刘胜发嘴角淌着哈拉子应道。

“屁话!你爸这病也就这样儿啦!能好到哪去?”张翠花又抢白了儿子一句。

“啊,是呀,我爸就这意思了。妈,您的身子还行吧?”

“嘿嘿,今儿个你小子,还说句人话!你老妈身子骨,硬朗着呢,一时不半会儿的还踹不了腿!”

踹腿?

刘康乐抬起左腿,踢了两下,笑了笑,拉了只凳子,凑到母亲跟前。

“妈,我今儿个来这,不是为了吃饭。我今儿个来,只是要告诉您一件事儿。”

“你能有嘛事儿?是不是昨天晚上你媳妇发脾气,又打你的屁股啦?”

“哈哈,看您说的,我媳妇哪能总打我呀?她疼我还疼不过来了!”

“疼你?她是你闺女变的不成?闺女疼爹,那是应该的!”

“妈,您今儿个怎么啦?怎么说话这么地噎人?”

“嘿!嫌我噎人,你上这来干嘛?我可没有你媳妇那么贱!”

“妈,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跟您说的!”

“你小子肚子里能有嘛粑粑股?有话就说,有屁快放!”

看着儿子,脑门上冒出汗来了,张翠花似乎意识到儿子,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说,就起身关了电视机,又坐回原处,一本正经地瞅着刘康乐,等着下文。

刘康健此时倒不着急了,先拿了只茶杯,斟了杯热水,喝了两口。眼睛四下踅摸着。

“哎,臭小子,快把你肚子里的屁放出来!看什么看?”张翠花有些不耐烦了。

“妈,美丽呢,没在家吗?”刘康乐精细起来,因为哥哥的事儿不光彩,不能叫妹妹知道。

“嘿嘿,你眼瞎了不成?屁大点儿的屋子,不就是咱们三个人吗?你妹妹上学去了!”张翠花笑着说道。

刘美丽上中学时,就读于天津四十五中,勤奋好学,功课那可是不错的。可是自从刘胜发得了半身不遂,家里的顶梁柱塌了。这棵顶梁柱不但支不起家了,而且还得旁人前后左右地侍候着,喂水喂饭,倒屎倒尿的,一下子,她被父亲的病情,拖累得功课退步了一大截,七六年高考时,分数不是很高,只考上了“天津工会管理干部学院”。工会干部学院就坐落在河东大桥道,离家不远,因此上,刘美丽不住校。

“那就好,我可说了。”

“你小子,卖的什么乖!我听着了。不过我听完了,觉着没嘛意思,你就快滚蛋!别想在这蹭饭吃!”

“咳,看您说的,我说完了,就走!我本不是来吃饭的嘛!嗯,就在前几天,我拉了个客人去了趟中山门。已经到了中山门,就顺便到了我哥哥的摊儿上瞅了瞅。这一瞅,您猜怎么着,可了不得啦!”

“怎么啦?你哥哥他叫人打啦?还是他打别人啦?”张翠花又咧开了大嘴,这几天大儿子没嘛反常的,每天晚上,收摊儿回来,都是喜笑颜开的。

“不是,不是您说的那样!我哥哥没跟人打架!只是他认识了一个女的!”

“认识了一个女的,女的?”这回张翠花收起了笑容,脸上表情严肃起来。

“对,他认识了一个女的。这个女人,嚯,跟我哥混得很好了!也不知道我哥哥给了她多少好处!反正是吧,这些日子,每天的中午饭,都是那个女人给我哥买了送去的。听说呀,听说我哥哥还经常与那个女人一起下饭馆儿,一起遛马路,一起逛公园。”

“有这事儿?你听谁说的,你哥哥和那女人逛公园去啦?”

“是呀,听,我听咱们院里常彪说的。那个女的就是常彪他们家饭馆儿新来的打工妹!”

“打工妹?外地的?难道还是个黄毛丫头?”

“您算说对了!她可不是外地的!听说是个下岗工人。不是黄毛丫头,也是个大闺女!这种事儿您可得管管!要不价,到时候把人家闺女的肚子,给弄大啦,咱们家那可就有麻烦啦!”

“什么?!”张翠花竖起了眉毛,大吼着忽然抬手,一掌扇去,“啪”地打在刘康乐的脸上。

刘康乐吓得赶紧躲到一边儿,手捂着脸道:“您打我干嘛?又不是我搞破鞋呀!”

“啊?是呀!”张翠花这才明白了,眼前站着的是二儿子,不是那个出了轨的大儿子。

“哎呀!可气死我啦!你小子如果说的话,是真的,看我不扒了他的皮!”

“真的,绝对真的!应该扒了我哥的皮!”

“你也别得意,要不是这么回事儿,看我不把你嘴巴子,扇烂了!”

刘康乐一听这话,吓得又退出两步:“这事儿,您看着干吧,我走啦。”他说完不再耽搁,转身开门,急匆匆而去。

再说张翠花听了二儿子的话,心里堵了个疙瘩。她是个火爆脾气,肚子里存不住半点儿事儿。

她生了会儿闷气,沉着个脸蛋子,做了半锅面汤,侍候着老头子吃过了饭,自己也好歹吃了一碗。有心这就前往中山门,去瞅瞅大儿子,打听侦查一下,是不是大儿子真就搞了个闺女。可是,瘫在床上的老头子一时半刻的又不能离了人,家里没有旁人,自己脱不开身。

哎!嘿!我怎么摊上了这么个家庭。病吧垃圾的老子偏生出了招花惹草的儿子!我到底是顾哪头呢?

张翠花在屋里来回地走着,直气得她挥舞着手掌,不时地抚摸着自己的胸口窝。

她唉声叹气地度过了一下午,心想着,到晚上,好好地审一审大儿子。我拿大话一吓唬他,也许他今后也就注意了,对,就这个主意!

可是这个主意落空了,她直等到晚上十点多,刘康健也没有回家。

行,你小子有种,明儿个咱再说!

转过天来,张翠花早早地堵在门口,单等着大儿子出屋。

七点来钟,刘康健起来了,就在张翠花一个没留神之际,他推着自行车出了院子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3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