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亲情、友情,和恋情的碰撞》二  

2017-04-09 08:13:29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亲情、友情,和恋情的碰撞

南郭玉鹤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九排大院轶事外传之五

 

却说这一天,刘康健收了摊儿,回到家,心情很是郁闷。他洗了把脸,和妻子摆好了桌子,准备吃饭。他们两口子的饭每天很是简单,几乎都是从市场上,买来的现成食物,今儿个的饭菜是,一斤大饼,半斤藕合夹。

 “吃吧,我包的,今儿个不是五月初五,端午节嘛!”张翠花端来了六个粽子。

“谢谢您啦!包了粽子,还惦记着我们!”贾佳妍笑着说道。

刘康健闷着头,并不言语,等母亲走了,就先吃了一个粽子,忽起身去拿来了半瓶白酒,一只酒杯,这就斟酒,大饼卷着耦合夹,就着酒。

贾佳妍早就瞧出了丈夫的情绪不对,心里也明白他情绪低沉的原因。准是吧,准是与那个叫张凤英的女人有关系。要搁平日贾佳妍也是闷声不响地,任凭丈夫自己叹气。可是今天不行,一来,今天丈夫在心里郁闷之时喝了酒,郁闷中喝酒,那是很容易醉的,醉了酒耍耍酒疯也就是了。可是今天他还吃了粽子。郁闷中吃粽子,这种黏黏东西,很容易窝在胃口里,一旦窝胃口里,那就中病不可了。

我得劝一劝,开导开导他,使他的心情好转起来。

“哎,我说,你今儿个,就少喝点儿酒吧。”贾佳妍笑着说道。

少喝点酒?呸!我今儿个偏不听你的!

刘康健端起酒杯,一扬脖,饮尽了杯中酒,跟着又满满地斟了一杯。

“我跟你说话啦,你没听见?你就不能少喝一点儿!”贾佳妍提高了嗓音。

“少喝?为嘛少喝?你没听老娘说了,今儿个是五月初五,端午节嘛!过节了,你还限制我喝酒?”刘康健瞪了瞪眼睛说道。

他这么一说,贾佳妍不言语了。贾佳妍不言语了,可是脸色也沉了下来。

刘康健自顾自吃着大饼藕合,喝着闷酒,不知不觉中,他就饮了三杯酒,几乎把那多半瓶子的酒喝干,一时间脸红脖子粗,有些不胜酒力了。

“哎,你今儿个,为嘛对我这样儿?”刘康健脑袋晕乎乎地质问着妻子。

“我对你怎么啦?!”贾佳妍心里本来就别扭,不觉反问道。

“哎哟呵,你敢冲我叫唤!”刘康健瞪起眼睛,抓起一只粽子砍去。

贾佳妍毫无防备,脑门上重重地挨了一击,顿时怒火也撺了起来,抬了抬右手,眉头皱了皱,又放下手了。

“嘿!怎么着?你还不服!”刘康健大叫着,手一挥,又飞过来一物。

贾佳妍急忙低头,那物擦着头皮过去了,“啪嚓”一声,撞在对面墙上,粉碎了,随着碎片撒落在地上。

贾佳妍扭头看去,原来打碎的是一只茶杯

这下贾佳妍可不干了。您说,谁们家的妻子,有这么好的性子,能容忍丈夫,用酒杯开自己的脑袋?

“你这臭小子,几口猫尿就把你灌醉了!你要造反不成!”贾佳妍怒吼着,过来一把揪住了刘康健。

“怎么着,臭娘们儿,我喝点儿小酒,你还管着我?”刘康健也伸手揪住了贾佳妍。

这屋里夫妻二人的争吵声,惊动了隔壁的张翠花,她急慌慌赶来了。一看这架势,再一闻屋里的酒味儿,就知道儿子这是喝高了,要不价,儿子绝不会对媳妇动横。

“哎哟,缺德小子!怎么跟你老子一个模样儿!喝点酒就闹砸儿!给我撒手!”张翠花冲上来,把两只胳膊插到了儿子和儿媳妇两人中间。

这时正在奶奶屋里看电视的刘畅也跑了过来。他一看父亲和母亲揪在了一起,马上大叫道:“好呀!你们二人玩儿打架嘛,也算我一份儿!”说着抬起腿来,一脚踹向刘康健的屁股,“你欺负我妈妈!

“对!好!咱们三人儿打他一个!”张翠花也大叫着扯住儿子的头发。

“哎哟呵,慢点儿,慢点儿呀!”刘康健就觉得自己的头发就像被一把钢爪给薅住似的,头皮生疼。

张翠花可不像贾佳妍那样,动起手来,还留有一丝的温情,她可是来真格的。

“我叫你臭小子,跟你老子学呀!”她叫着左手也没闲着,伸到了儿子的屁股蛋上,狠狠地,像一把钢丝钳似的,就钳住了一个地界儿,把刘康健屁股上的肉,揪得老高。

“哎哟,妈呀!轻一点儿,不行嘛!”刘康健惨叫起来。

“轻一点儿?谁叫你跟你老子学的!灌了几口猫尿,就不知东南西北了?想当初,我就是么教训你老子的!记住了吗?”张翠花双手使劲儿,叫喊着。

“记住啦,我记住啦!老娘,您饶命吧!”刘康健的酒劲儿一下子散去了多半,头脑开始有些清醒了。

别看他有时,可以对妻子发发威,叫喊几声,甚至借着酒劲儿,动动手脚,但是对他的母亲,他是绝对地服从,不敢一丁点儿地反抗。这也不是他很有孝心,而是他深知到绝对不能得罪了老娘,一旦真要是得罪了老娘,这个母老虎,发起威来,那可就不得了啦。在火气头上,她什么都敢干的。记得有一年,老爸不知因为嘛事,得罪了老妈,叫老妈拿这个擀面棍,把老爸摁在地上,一顿地暴打,打过之后,老爸半天没爬起来。这情景,他记得真真的。不得了呀,不得了,别自找没趣!我可惹不起她!

张翠花一见儿子服软了,马上笑了起来,不过,还没松开手。

“向你媳妇陪个礼儿!”她吩咐着儿子。

“哎,好,好媳妇,我错了,不行嘛。”刘康健忙不迭地说着。

贾佳妍这时退倒一边,正抿着嘴微笑呢。

“还有我了,你就不向我认个错?真不像话!”刘畅不乐了,抬起右腿踢去,踢到了刘康健的小腿肚子上。

“哎哟呵,儿子呀!饶命吧!别踢啦,我求求你啦!”刘康健慌着又喊道。

这一下,贾佳妍开心了,开心地笑了起来,哈哈哈哈的笑声,一传多远。

张翠花心满意足了,松开了儿子,昂首挺胸,凯旋而去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