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亲情、友情,和恋情的碰撞》七  

2017-05-29 13:49:4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亲情、友情,和恋情的碰撞

南郭玉鹤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九排大院轶事外传之五

 

“哎呀,老娘呀!您才来呀!我大哥他得了肠梗阻,住院了,就住在我们护理区,您快去看看吧!三楼二号病房!”甄灵芝有些兴奋地高声叫着。

“老大在这了?那就好了,省的我再去瞎找了!老二家的,你可要照顾着点儿他呀!”

张翠花说着,抓紧了脚步,顺着楼道,奔楼梯而去。

“那是的呀!都是自家人嘛!”甄灵芝紧着应道,随着婆婆走了几步,又站住了。

病房里,刘康健一见母亲来了,心想要麻烦。张凤英在这,自己的妻子温柔贤惠,又好面子,不会轻易吵闹的。这老娘可不然,母老虎一个,谁能惹得起她!就赶紧用眼神儿示意张凤英快走。张凤英也猜出了来的老婆子是谁了,不怠慢,起身又瞅了张翠花一眼,匆匆而去。

此时贾佳妍去卫生间了。

张翠花进了病房,没见着大儿媳妇,却发现了儿子跟前坐着个陌生的年轻女人,这是谁,我怎么不认识?她一时愣住了。等这个女人走了,她才醒过闷儿来。啊,哈,刚才那女人就是勾引我儿子的小妖精!嘿!我没见着,还则罢了,既然叫我碰见了,我就不能不管!快去,追上她,先把她臭骂一顿再说!

张翠花上前瞪了瞪儿子,见刘康健的精神头还行,就知道他的病情没嘛了不起,这就转身出了病房,一路追赶张凤英。

嘿嘿,你个臭丫头片子,小模样长得倒挺不错,要不我儿子怎么就叫你给迷上了!追上她,把她的嘴巴子给撕烂了!

张翠花气鼓鼓地一路旋风,跑下了楼梯,出了医院大门。她在集市的人群中,冲着挤着,拐过了中心东道,嘿,真不含糊,那个穿着翠绿衣服的女人就在前面不远。她怒冲冲加紧了脚步,赶了过去,一把抓住了那人的肩头。

“哎!给我站住!你个臭不要脸的!”张翠花大叫着,声音高得出奇,引得附近过往的行人都止住了脚步。

那被抓的女人一回头,张翠花可傻了眼,面前出现的是一张又丑有熟悉的脸。谁呀?就是九排大院住9号房和10号房果仁义的外孙女孙瑶。

孙瑶现在在市场中心南道上,租了间售货亭,经营着方便面的买卖。此时她抽空去中心西道上,看望了三姐焦小颖,刚回来走到这,就被张翠花抓了个正着。

孙瑶吃了一惊,急回身,见是老邻居张翠花,就笑了。

“刘奶奶,您这是冲谁呀?这么大的火气?”

“哎哟呵!是你呀!嘿,怪我眼拙,这怎么说的,认错人啦!孙瑶呀,最近你挺好的吧?”

张翠花嘴上说着,眼睛却瞅向前方。

“刘奶奶,您消消火吧,跟谁着急啦?”孙瑶又问道。

“我能跟谁?还不是我们家那两个混帐小子!”张翠花肚皮一鼓一鼓的。

她说了,这就绕过孙瑶急匆匆而去。她在人群中挤着,拐上了中心南道,一直追到了92路公交终点站,也没追着那个穿着翠绿衣服的女人。

呀呵,你个丫头片子,腿脚挺麻利的!怎么办,中山门么大的地界儿,上哪去找那女人?

张翠花望了望中山门一号路,这一条马路上,没有摆摊儿的,行人不多,一眼就能望见远处的津塘公路。她不会照着方向走吧?不会,准不会。

张翠花又瞅了瞅中山门公园,那敞开的公园大门此时此刻,里出外进的人们,接连不断。对了,这丫头一准是躲到了公园里。好,我就上公园里找她。哪怕你钻到老鼠洞里,我也得一把揪出你,我把你的肚皮踹瘪了!我把你的屁眼儿扒大了!

张翠花拿定了主意,调转方向,奔中山门公园而来。

她进了公园,并不看空地广场,专拣花草绿地,犄角旮旯处寻觅。这个臭丫头片子,一准藏起来了。果然,不出她的所料,她只转了不一会儿的工夫,就在公园的西南角草丛中发现了绿衣服的踪迹,那个臭破鞋正隐身在一块大石头后面。

哈哈,终于叫我抓到你啦!看我不把你的屎尿挤出来的!

张翠花这回不大喊大叫了,她怕一出声,就把那女人惊走。嘿嘿,小丫头片子,小丫头片子!小丫头片子!!

她抿着嘴,瞪着眼,高抬腿,轻落足,慢慢地绕过了一道灌木丛,渐渐地接近了目标,到了跟前。她站在了目标旁,稍微喘了口气,伸右手猛然一把拍在了那女人的头顶上。

“哎哟!”一声尖叫,那女人身子一抖,一头栽倒,在她的身后又露出了个男人的脑袋。

这一下,张翠花也吃惊非小,怎么,怎么是一对儿?难道我又抓错人啦?

张翠花赶紧弯腰接近那女人,一瞅女人的面孔,果真不是刚才在医院里见着的那个漂亮妞。眼前这女人也不丑,可是比那个漂亮妞,脸盘儿稍微胖了一些。

嘿,倒霉!快走,别让这俩人缓过神儿来,质问我,那可就麻烦了!

张翠花想到这转身就跑,万没想到的是,她情急之下,一脚踢在一个棵露出地面的大树根上,“啪”地声,狠狠地摔去,玩儿了个大马趴。

哎哟,我的天呀!

张翠花就觉得两个膝盖被磕得生疼,浑身像散了架的似的,我怎么这么倒霉!不行,快起,还得跑,可是没等她爬将起来,她的脑袋已经被人给按住了。

“哎哟,哎哟,轻着点!轻点儿!别把老娘的脖子按歪了。哎哟,哎哟!”张翠花挣扎着喊道。

“老娘?你他妈是谁的老娘?”那个白净脸的二十来岁的小子怒吼着。

“哎哟,误会,这是个,哎哟,误会,你先松手,我起来,给个你解释!”

“起来吧,你个疯老婆子,真他妈的腻味人,闲着没事儿,没有这么找乐的呀!”小伙子收了手,依旧是怒气冲天。

张翠花哎哟着爬了起来,一瞅面前的小子,白白的脸上,五官倒也端正,只不过是被人冷不丁地搅和了与女友的甜蜜柔情,那张小白脸儿气得阴沉似水。

“这位大哥,你别生气,我是追一个人来着,到了这里,误把那位姑娘当成了那人!”张翠花说着,还四处寻找着自己要追的女人。

这时穿绿衣姑娘也起来了,也是板着个面孔,怒视着张翠花。

书中代言,这位姑娘是谁?却是孙瑶的结拜姐妹,排行在四的四姐孙秀,外号叫“小魔女。”孙秀因为那年为孙瑶报仇,伤了曹贵,被捕入狱,接受了劳动教养,去年才放出来。

小魔女孙秀,别看喜欢聚众闹事,打架不要命,可是跟她认识的,稍微有点关系的人,她都有个照应。也就是说她从不跟自己认识之人发横,除非此人得罪她在先。

正当张翠花瞅着她不知说什么好时,孙秀笑了起来。

“您是不是住在九段九排大院?”孙秀问道。

“啊,是呀!闺女你认识我?”张翠花心里一动,好像在水面上捞到了一棵救命的稻草似的,忙着套近乎。

“您是不是住在把边儿头一间屋的?”

“对呀,太对了!闺女,你是哪个?”

“我跟你们院里的孙瑶是好姐们儿,以前经常去他们家,我在大院里也见过您的。算了,老五,咱们走吧!”孙秀叫着那个青年。

叫老五的是孙秀刚结识的男朋友,名叫刘洪奎。

刘洪奎一见孙秀跟这个疯婆子认识,这还吵个嘛劲儿,瞪了瞪眼,耸了耸肩,一拉孙秀的手,二人顺着花丛间的小径,悠闲而去。

谢天谢地呀,亏了遇上个心眼儿好的闺女,要不价儿,今儿个不定得捅多大娄子!他奶奶的!

张翠花伸直了腰,长长地喘了口粗气,又冲着天空双手合十,拜了一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