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亲情、友情,和恋情的碰撞》五  

2017-05-09 09:27:36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亲情、友情,和恋情的碰撞

南郭玉鹤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九排大院轶事外传之五

 

唉,他得了什么病?到底厉害不厉害?怎么就收住院了?到那,见着他媳妇,我说嘛?他媳妇会不会不理我?不理我倒没关系,她会不会冲我发火?上回在他们家的货房里,叫他媳妇给堵着了,虽然我们俩只是亲了嘴儿,没干别的,可是他媳妇会信吗?

那我到底是看不看他去?他是我什么人?男朋友吗?不是,人家有老婆孩子了。不是男朋友,就是情人啦。情人吗?天呀!我一个毛三十的大姑娘,竟然有了情人!

张凤英忽然领悟到了这一点,不由得身子激灵灵打了个寒战。不对呀,他真是我的情人吗?我们可什么都没干呀!哦,在一起吃顿饭,喝点儿酒,跳跳舞,搂搂抱抱,亲个嘴儿,就算情人吗?难道我真喜欢上他了?我喜欢上他,能有个什么结果?

张凤英有些迷惑了,她躲在了卫生间,惆怅了好一阵子。

,走吧,既然相识一场,他如今病了,我是应该去看看他的。他老婆呢,我怎么应付?管她呢,到那再说,她有来言,我有去语!就像刚才那个女人说的,我与刘康健是老同学?这么说心里愧不愧呀?

先不管这些了,到那再说吧!

张凤英心里翻腾着,与王桂花打了招呼,出了“四仙居酒店”,一路紧走,来到了中心东道与中心北道的交口处,中山门医院就坐落在往左拐,中心北道马路南侧上,可是,前面出事了。这个交叉口,平日的上下班时节就很拥挤,偏这时,九点来钟,人们已经挤成了个疙瘩。

怎么回事儿?

张凤英停住了脚步,皱紧眉头,踮起脚尖,举目看去,就见在不远处道边一间孤零零的平房上,有一个穿着大红上衣的中年妇女,这位妇女,指手划脚地大喊大叫着,再细瞅,她的右手上还握着把菜刀。

啊?这是干嘛呀?那女人疯了不成?

张凤英心里焦急,扁着身子,顺着人逢儿,挤进人疙瘩,就听得旁边有几人在议论。她听了会儿,方才明白,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儿。原来是中山门前八段,在平房危改拆迁中,出现了一家钉子户。此时此刻,这家钉子户正与拆迁办的人员对峙着。

张凤英惦记着刘康健,哪有心思看这种热闹,就上了马路的便道,溜着医院的大墙边儿而过,进了中山门医院。她照着甄灵芝所说的病房床号,直接上了三楼,进了刘康健住的病房。

这房中,有六张病床,住着六位病人。

贾佳妍正守在丈夫身边,忽然门开处,走来了一位女人。

谁呀,她是?这身翠绿的衣服怎么这么眼熟?

贾佳妍的脑细胞飞快地旋转着,片刻之间想起来了,此女人就是那天自己在二段自家的货房里堵住的那个女人。对啦,她的这身服装衣料也是很熟悉的,就是自家的布头料子!没错了,就是这个女人!刘康健那个相好的,真没想到,她的消息真灵通?真没想到,她会上这来!

贾佳妍心里一阵地哆嗦,把眼紧盯着张凤英。

这女人模样长得真不错,细眉大眼儿的,身条也棒极了,瞧她那鼓鼓的胸,细细的腰,宽宽的胯,长长的腿,这是个大美人呀!大美人,倒是个大美人,可是,可是,她心眼儿不咋地,你难道真不知道,刘康健已经是结了婚的男人?

想到这,贾佳妍有些气愤了,她看着张凤英走过来,还冲着自己点了点头,更是生气了,直气得脸颊飞起了红晕。

怎么办?把她轰走?她要不听就跟她吵架?不行呀,这屋里还有其他的病人呢,再说了自己丈夫的兄弟媳妇,就在这工作,这要是吵起来,把自己丈夫的事儿传扬出去,那还不叫她看笑话!

不能,不能,真的不能吵起来!

贾佳妍虽然聪敏,但是她万万想不到的是,这位自己最不愿意见到的女人,正是甄灵芝鼓动来的。

此刻,刘康健也发现张凤英来了,他心中顿时有一种莫名的兴奋,这一下肚子里的疼痛好像减轻了许多。他笑了,笑着与张凤英打了招呼,并抬手示意张凤英坐下。

你叫她坐下?坐哪?一张病床只配有一只守护病人的凳子。

贾佳妍皱着眉头站起身,张凤英也不客气,侧身过来,一屁股占据了那只凳子。

贾佳妍一见此情,心里更是不忿啦。这女人真是不讲理!想与她争辩,张了张嘴,还是没说什么。她快步地走出了病房,因为再不离开这,她真的忍不住要大喊大叫起来。

贾佳妍下了楼梯,来到了一楼大厅,忽闻外面街上吵吵嚷嚷,人声鼎沸,就快步出了医院。

但见几个穿着制服的执勤人员,上了对面临街的房屋,把房顶上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给拽了下来,然后连拉带扯,在人群里朝东而去。

贾佳妍心里郁闷,也想着看个热闹解解心宽,无奈前面的人太多,她挤了几回,没挤过去。不一会儿,就听说那个被架走的女人,是个拆迁钉子户,已经押上一辆警车给带走了。

就在围观看热闹的人们陆续散去之际,一辆推土机,轰隆隆地把道边建筑工地里,仅存的两间半房屋给推到了。

贾佳妍在外面透了透空气,尽量地压下了自己心头里的郁闷,转身又回到了医院,回到了丈夫身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