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亲情、友情,和恋情的碰撞》十  

2017-06-29 19:50:56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亲情、友情,和恋情的碰撞

南郭玉鹤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九排大院轶事外传之五

 

虽然是大儿媳妇点头答应管束自己的男人,可是张翠花还是有些放心不下,可是也没有办法,床上瘫着的老头子,使得她离不开家。她火烧火燎地,又熬过几天,到了星期六,老闺女学校里没课,张翠花这才趁机又去了趟中山门,先到医院瞅了瞅大儿子。

刘康健的病,基本上是好了。

“妈,您还来干嘛,我明天就出院啦!”刘康健坐在床上,满脸微笑地说着。

“哦,是呀,好利索啦?”张翠花打量着儿子。

“好啦,好啦!”

“好了就行,我问你,那个女人,还来看你吗?”

“那个女人?这几天来看我的人多了,您说的是哪个女人呀?”

“屁话!你到如今,还他娘跟我装蒜!”张翠花心里来火了,不过她瞅了瞅病房里其他床上的病人,又把火气压了下来,“你媳妇呢,怎么我一来,她就不在跟前?”

“刚才她还在的,我看着这也没事儿了,就叫她去库房整理整理东西,明天我出院后,就该出摊儿了。”刘康健见老娘没再深问,赶紧应道。他知道老娘的脾气,自己一说贾佳妍去了库房,老娘一准追到那去。

“你们库房在哪里?我也去参观参观。”果然,张翠花问道。

“就在二段呀,您不是不知道!”

“屁话,二段地界儿大着呢,我上哪找去?”

“常彪的饭馆儿,您认识吧,我们租的那间屋子,就在常彪饭馆儿后面的那个院子里,从西头数,第一家的小屋。”

常彪饭馆儿?

刘康健的这句话,又使得张翠花的心情有些紧张了。

这个混帐小子,明儿个就要出院了,出院后,还得出摊儿卖布头,在常彪饭馆儿里打工的那个女人,还得去布头摊儿上买布头,这两个狗男女还得见面,不行,不行,我得赶紧见到老大家里的,看怎么能避免这种事儿的发生!

张翠花想到此,不再耽搁,起身捯着两条腿,带着一阵风,走了。

她出了医院往西走,经过了正在施工的前九段建筑工地时,站住了,抬头望着由木头板子围起来的施工现场,看着里面的工人们正在紧张地,热火朝天地忙碌着。瞅着那刚刚冒出地基的楼房的外墙,不禁摇了摇头。

“哎,多咱能搬回来呀!”她自然自语道。

“哟,这不是刘婶儿吗?”一声女人的高叫从身后响起。

张翠花急转身,见是原先九排大院住2号房李发祥的小女儿李天骄。张翠花自从拆迁离开了中山门,因为老头子的牵累,她很少出门,因此很难遇见老邻居老熟人。没想到今儿个在这遇上一个,张翠花顿时心里热乎乎的。

“是老姐呀!你妈你爸,还好吗?”张翠花热情地打着招呼。

“好呀,好呀,我爸我妈都好!您也很好?刘伯伯也好吧?”李天骄笑着问道。

“我嘛,还算凑合。我们家那老不死的,也就那样儿啦!哎,你们商店也给拆了,你现在在哪工作呀?”张翠花把手指着工地说道。

这一下点到了李天骄的痛处,顿时她的眼圈红了,打了个咳声。

“我还能去哪上班儿?只能下岗在家待着呗。”

“你们那口子呢?也没找个工作?”

李天骄不但眼圈红了,鼻子也有些发酸了。

“没有呀,这年头,哪那么好找工作,唉,暂时跟着我父母,一块儿凑乎着过吧。”

看着李天骄急剧变化的表情,张翠花心里不好受了。忽然她心里一惊,暗道:你上这是干嘛来的?你们家出的大事儿,好没料理清楚了,还有闲心管别人的闲事儿?

“老姐,我还有点儿事儿,回头见呀!”张翠花招呼一声,继续往西走去。

张翠花急匆匆赶往中山门二段,当她按着大儿所说的地址,找到了那间小屋,却见小屋的门上,窗户上都挂着布帘儿,敲了几下门,屋里没反应,又狠劲儿地推了几把门,还是推不动,有些不甘心,又从自己口袋里,摸出了一串钥匙,择了一把,就往门上暗锁的锁眼儿里捅,因为她的这把钥匙跟暗锁根本就不配套,哪能捅得进去?

“他奶奶的!是缺德老大又撒谎了,还是老大媳妇又有别的嘛事儿了?”

张翠花自然自语,嘟囔了一句,沉着脸蛋子,出了院子,一扭身就看见了常彪开的饭馆儿“四仙居酒店”的山墙了。

“哎,对呀,找不着老大媳妇,我就找勾引老大的那个下贱的女人去!”

想到这,张翠花又来了精神,迈开大腿,几步出了街口,转身就进了酒店。

此时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,酒店大厅里,坐满了用餐的人。

张翠花瞪着大眼睛单瞅着厅堂里,餐桌间,穿白褂子的女人。瞅了回,只发现了王桂花和王兰花姐俩,在里里外外来回给客人们上着菜饭。

唉,他娘的来的,那个小狐狸精呢?不行,我也要一个菜,一碗饭,边吃边等着她,不信这个女人能躲到哪去!

张翠花在犄角旮旯出找了个空座,坐下了,伸手召唤服务员。

酒店的服务员王兰花,端着两盘子菜,从走道里出来了,她把菜给顾客摆在桌上,紧着来到张翠花跟前。

“您来啦,吃点儿什么?”

“嗯,就来份儿烩饼吧。”

“好嘞,您稍等!”

“我不着急,不着急。哎,你先别走,我问你个问题。”

“哦,什么呀?”

“你们店里那个叫张,张,张,对啦,叫张凤英的,我怎么这半天没看见她呀?”

“您找张姐呀,她有几天没上班儿了。”

“没上班儿,病啦?”

“不是吧,好像是她们家里出了点儿事儿。具体情况,不也不知道,您要是找她,就去我们老板那打听打听。”

“啊,不用啦,不用啦,你忙去吧。”

听了王兰花一席话,张翠花堵在心口上的怨气,一时间化为乌有了。

哈哈,你个没羞没臊的,小丫头片子,也知道老娘的厉害了!吓得躲在家里不敢上班来了!不来才好,省得你再眉来眼去地再勾引我儿子!

一时王兰花端来了满满的一碗肉丝烩饼。

张翠花食欲大开,眼睛也不再四处观瞧,低下头,大口大口地吃着,吃罢站起身,把手抚了抚胸脯。她结了账,临出酒店时,一张嘴,打了个长长地的响嗝。

 

(本篇到此结束。欲知后续故事,请看九排大院轶事外传之十六《最后的潇洒》)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