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唐威虎打工记》一  

2017-07-10 13:52:4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唐威虎打工记

南郭玉鹤著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九排大院轶事外传之六

 

九排大院拆迁了,唐威虎家搬到了,中山门新村七段五排五号房。这是通过她的大姨子,在街里借的一间拆迁专用周转房。他的大姨子,也就是他媳妇郁秋香的姐姐郁春香是街里的干部,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,这时期,给自己的拆迁亲戚占用一间周转房,那是不违反法律,不违反纪律,政策允许的嘛。

唐威虎没怎么为拆迁之事犯多少愁,可是这以后他的日子也不太好过了。

却说唐威虎自从下岗一来,一直为自己再找份儿工作而努力奔波着。他的性格内向,非常地腼腆,不爱说话,却沾不沾,值不值地因为一点儿委屈,就泪流满面,一个男子汉的外表,却有着一个柔弱女人的脾气秉性,因此他到处找工作,到处碰壁。曾经好不容易应聘了一家饭馆儿,可是他在那家饭馆儿干了一个星期,就被炒了鱿鱼。万般无奈下,他自谋职业,干起来卖冷食冰棍儿的生意。每天,用辆自行车驮着冰棍儿汽水,走街穿胡同的,收入还是可以。偏有一天他卖冰棍儿卖到了海河公园,无意中发现了自己媳妇的婚外恋情,险一险没有给他带来妻离子散的灭顶之灾。(详情请看九排大院轶事之十二《男儿有泪哗哗流》)

这以后,没过多少日子,天气渐渐凉了,卖冰棍儿的生意也就暂停了。可是转过年来。他再干起冷食生意,没干多少日子,他自己不想卖冰棍了,因为那次在海河公园里的一幕,对他的打击太大了,已在他的脑海深处,烙印了一幅刻骨铭心的画面。他在卖冰棍的过程中,一见到一男一女在一起谈情说爱的画面时,就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媳妇和那个陷他于痛苦中的男人,缠绵一块的龌龊情景。他受不了这个,所以说嘛也不卖冰棍儿了。

他媳妇理解他的心情,也没有强迫他。你爱干不干吧,反正我还有一份工作,咱们一家三口还不至于没饭吃。

“什么?叫我在家吃闲饭?那我还算是个男子汉嘛?”唐威虎涨红着脸,反驳起媳妇来。

“谁说你不是男子汉啦?你说得对,男子汉就应该有个男子汉的气势!男子汉就应该有个男子汉的活法!你真要是男子汉,就应该到外面赚钱去!”郁秋香笑着说道。

让我到外面赚钱,这还差不多!

唐威虎开始注意着街上哪有招工的广告。这一天他又出了家门,在集市上遛了一阵,也没发现哪有招人的单位。忽然心血来潮,想到要去河东劳务市场一趟,就乘上92路公交车,到了劳务市场,在市场登了记。他登记应聘的工作是餐饮和清洁卫生。餐饮业他干过,比较熟悉,清洁工那更是他的老本行了,这两种工作拿得起来。劳务市场的管理员叫他回家听讯儿,一有了机会,就通知他。

唐威虎心里这就顺当多了,他回来时在92路终点站遇上了张翠花,所以显得悠悠闲闲。

他瞅着张翠花急匆匆离去的身影,不觉摇了摇头。

“哎嘿!老鸭!这么闲在!”随着一声喊叫,唐威虎的肩头,重重地挨了一掌。

“哎哟!”唐威虎大叫一声,身子抖了两抖,急回头,只见面前站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膀大腰圆,肥头大耳,尤其他的脑袋比别人都大了一号。

“天呀!是你呀,大头,你可吓死我啦!”唐威虎喘了口大气。

大脑袋的这人是谁?也是天津麻纺厂的下岗工人,叫王友。与唐威虎在工厂行政科后勤组电工班里,一块工作过几个月。下岗后,曾经摆摊儿卖过图书。

“吓死你?看你小子这工夫,好像拾着个金元宝!干嘛啦,这么美?”

“不是呀,不是。我刚才去了趟河东劳务市场,找工作,登了记了。劳务市场那位大姐说了,别着急,过两天就给我通知。”

“你要找工作?”

“是呀,这年头,做买卖不易呀。还是找份儿工作,干着安心。”

“对了,自己干买卖,太累心了,真不如给别人打打工,帮帮忙,不都是挣几个眼珠子,混口饭吃嘛!不过,你别指望着劳务市场给你找工作。你知道,现在社会上,失业下岗的有多少人吗?”

“不知道呀!”

“你不知道也就罢了!下岗失业的,真他娘的比天上的星星还多,数也数不过来!你指着劳务市场,除非呀,除非劳务市场的那位大姐,是你小姨子!”

“她怎么会是我小姨子?”

“就是呀!人家跟你不沾亲,不带故,就别指着人家了!”

“不指着她,我指着谁?指着你吗?”唐威虎忽然来了一股拧脾气。

“你算说对了!你指着我那就是找对人啦!眼前就有一份儿好工作,你想干吗?”王友笑着说道。

“大头,你是不是耍我呀?”唐威虎以前在工厂里,没少了挨别人的耍。

“嘿!妈的,唐老鸭!我瞅着你可怜,下了岗,没了工作,在家里还总受老婆的气。这才給你指出一条明路!你不乐意就算了!回见!”王友说罢转身就走。

唐威虎打了个愣神儿,琢磨着王友的话,不像是开玩笑,赶紧几步追了上去。

“大头,你说的工作,我,我干得了吗?”唐威虎虽然渴望着工作,但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,自己没什么文化,干不了写写算算的,自己没有技术,干不了车钳铣刨的。

“怎么着,我刚才,那是耍你!回见回见!”王友晃着大脑袋说着。

“别介呀!大头兄弟,你要真能给我找份儿工作,我请你吃顿饭,喝顿酒,怎么样?”唐威虎有些着急了,平生第一次说出请客的话。

“哎,这还差不多!”不过王友笑着笑着,马上又严肃起来,因为他知道,唐威虎那是勤俭得出奇,财迷得出了名的,一分钱都很不得掰成两半儿花的主。难道不成,下岗了,这些日子,他的作风变了,变得大方起来?

“大头,你就帮哥哥一把吧!你说的工作在哪里呀!”唐威虎把眼睛紧盯着王友。

“不忙,我现在肚子饿了,要去吃饭!”王友说罢,又要走。

“等一下!我领你去个地界儿吃饭!”唐威虎这回还算真是大方起来,拉住了王友就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