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鶴文苑

冷在三九,热在三伏,爱在心头,情在人间,海河两岸,百姓人家,悠悠岁月,茫茫往事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系列小说连载《唐威虎打工记》四  

2017-08-19 13:20:0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唐威虎打工记

南郭玉鹤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九排大院轶事外传之六

 

夜深人静,中山门糖果糕点店,夜间值班室里,依旧是灯光明亮。唐威虎和王友对坐着,还在喝着酒。

王友一时被唐威虎,一口气喝下去了多半茶杯酒的举动,给惊呆了。唐威虎瞅着他来回直晃的大脑袋,不禁趾高气昂起来。

哈哈,大头呀,大头,想不到,你小子也有服我的时候!看他那个三孙子的样子,是服我了。不过真的服了,还是假的服了,我得叫这小子当面承认!

唐威虎想到这,又抄过了酒瓶,给自己倒满了酒,又给王友斟满了酒。然后挥着拳头喊道:“怎么样,你服不服?不服,咱俩比一比,一口干啦!”

啊?这么多酒,就一口干呀?

王友瞅着茶杯中几乎要冒出来的酒,马上就含糊了。这要是一口喝下去,我的妈呀,那我还不得瘫在地下!

“啊,服了!唐老哥!我服你了,还不行吗?”他赶紧低头哈腰陪着笑。

“你服我了,服我了,怎么个表示?”唐威虎又挥起拳头。

“怎么表示,酒钱罐头钱都算我的,还不行吗?”

“就这,不行!”

“不行,你说还怎么办?”

“怎么办?我想打你的嘴巴子出出气!”

“出气,打我嘴巴子?老哥,你没搞错吧,我没给你气受呀!”王友紧着说道。

“你没给我气受?刚才是不是你说的,我老婆爱打我的嘴巴子?啊,是不是!”

“是嘛?我说过这话吗?”王友一时给蒙住了。

“怎么样,认了吧,让我乖乖地扇你三个嘴巴,咱就拉倒,不然的话……”唐威虎瞪起了眼睛。

“不然你要怎么样?”王友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了。

“不然我,我,我把你尿尿的家伙给揪下来!”唐威虎猛然一掌拍在桌子上。

“哎哟,我的妈呀!你把我那家伙揪下来,我回家怎么和老婆交代!”王友下意识地双手捂住了裤裆。

“哈哈哈哈哈,你害怕了吧,好,乖乖地听话,过来,跪到我面前,让我狠狠地扇你几下!”

“哎,想不到,你小子多咱变得这么横呀!算我倒霉!”

王友说着,真就站起身,走过来,规规矩矩地冲着唐威虎跪下了,并且把脸送到唐威虎跟前。

哈哈,敢情做个横主是这么的容易,你一斗起威风,对方立马吓得老老实实啦!太好了,以后,在家里,我也这么着对付我老婆,省的叫她没事儿就吓唬我!哈哈,我老婆再敢跟我瞪眼,看我不把她的肚肠子给挤出来!

唐威虎越想越得意,这就抬起了右手,抡圆了,一掌扇去。王友闭上了眼睛。

“啪”“一下。”唐威虎大叫着。

又一掌扇去。王友喘了口大气。

“啪”“两下。”唐威虎大叫着。

再一掌扇去。王友忽然张开了嘴。

“啪”“啊!”唐威虎这回惨叫了一声。

手指头被咬得钻心的痛,使得他一个鲤鱼打挺,坐了起来。一看自己坐在地上,右手的中指果然是血迹斑斑。啊?王大头,你真的咬我呀!他急旋转着脑袋寻找着王友,却发现王友此刻躺在旁边的小床上,呼噜呼噜地睡得正香。

怎么回事?哦,唐威虎明白了,原来自己刚才是在做梦。在做梦吗?不对呀,手指头上出血了,那么又是谁在梦里咬了自己一口?我又多咱躺在地上了?唐威虎纳闷儿了,再一查看,可了不得了,就在面前不远,桌子底下,有一只半尺多长的大老鼠,大老鼠那两只小眼睛正炯炯有神地盯着自己。唐威虎马上明白了,刚才是它咬得我呀!

“啊……!”唐威虎又惨叫一声,仰面栽倒,瘫在地上。

等到他再次醒来时,天已大亮,看表已是早晨六点一刻了。

唐威虎瞅着自己右手食指,手指肚上那个一厘米长的口子,顿时感到一阵天晕地旋。天呀,还有王法嘛!在家,我媳妇欺负我,在这,这个大头欺负我,等我睡着了,仗着酒劲儿耍耍威风吧,又出来个耗子也欺负我呀!

唐威虎心里琢磨着,鼻子一阵发酸,眼睛里闪出了泪花,光流泪还不行嘛,他还把手摸着眼泪,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这一哭,把王友惊醒了。此刻王友也睡得差不离了。

“哎,老鸭!怎么啦?是你哭吗?”王友坐起身伸着懒腰问道。

唐威虎不答,马上也就住了音。不过他还在抹着眼泪。

王友马上跳下床,蹦了过来。

“哎,我说,是不是昨天夜里喝酒喝得心疼钱啦?我不是说了嘛,喝酒的钱我给了!”王友大叫着。

“不是因为钱。”唐威虎小声嘟囔一句。

“那是为嘛?难道你下了班,不敢回家了?怕你媳妇,闻到了你身上的酒味儿,又得打你?”

“也不是。”

“我说唐老鸭!那到底是为了嘛,谁叫你大清早的伤心呀?”

“是,是,我叫耗子给咬了。”

“嘛玩意儿?你叫耗子给咬了?哈哈哈哈哈,你个大活人还能叫耗子给咬了?”

“不信,给你看看!”唐威虎说着伸过了自己的右手。

“哦,哈哈。”王友一把攥住了唐威虎的手,仔细地看着。

“嘿!你死了不成?就叫耗子吃你的手指头?”

“不是呀,我喝醉了酒,不知怎么的就倒在地上睡着了。”

“你倒在地上睡了?不对呀!我明明看着你睡在椅子上的呀!”

“唉,倒霉呀,也许是你把我推到地上的。”

“不会,没有,我发誓,绝对没有!你睡着了,我也睡了,怎么会起来再去推你呢?”

“那是你在梦里推得我!”

“嘿,你小子不会是说,我在梦里咬你手指头啦?”

“对!对!一点不假!就是你在梦里把我给咬醒了!然后我才看见了一只大老鼠!”

“嘿,哈哈哈哈哈哈!有点意思!行了,一个大老爷们儿,不就是手上破了个小口子嘛,也不至于哭天抹泪儿的呀!”

对,大头这话说得没错,我是个大老爷们儿!不应该哭呀!

唐威虎马上止住了悲伤,一时感到内急,起身去了趟厕所。

王友一旁打开了收音机。他俩听着电台的广播节目,单等着下班的钟点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